詳細頁面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財經頻道產經-正文
記者體驗“搶票軟體” 兩小時800多次搶票都失敗了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13 13:57:10來源: 揚子晚報
分享到:更多

  實習生 徐霖晨 嚴嘉琪 郭飄飄 揚子晚報記者 徐媛園

  今天開始,網路和電話售票可以買到2月11日(臘月廿六)的春運火車票了,基本上春運“搶票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面對難買的火車票,你是老老實實在12306官網或APP上搶票,還是藉助第三方軟體、或者“花錢買速度”去搶火車票呢?為了驗證12306網站、搶票網站和加價搶票網站到底哪個更快,揚子晚報記者昨天上午分別使用12306、360瀏覽器、攜程APP“50元套餐”、高鐵管家“30元光速套餐”、智行火車票“30元加速包”,以及淘寶售賣的網友自行開發的搶票軟體,在車票開售的第一時間進行體驗。

  實習生 徐霖晨 嚴嘉琪 郭飄飄 揚子晚報記者 徐媛園

  記者體驗

  兩小時800多次搶票都失敗了

  普通模式搶票均未成功

  7:55,記者登錄網頁版12306,並將資訊全部填寫完畢。8點一到,記者便點擊D2255次,但幾秒後,該趟列車車票顯示“無票”了。

  不過記者在購票試驗中發現,12306系統如果餘票只有1張或2張的時候,確認訂單後就會顯示訂單排隊,出票慢,最後顯示出票失敗。刷新頁面後還是顯示餘票1張或2張。如果餘票數很多,整個出票過程就很快。此外,12306偶爾會出現“查詢超時”。不過,記者也了解到,12306近年來做出不少努力,比如將服務託管在阿里雲,對驗證碼技術的不斷升級,12306APP開放通信埠給滴滴打車和首汽約車,都能看得出,12306也在不斷地改善自己的體驗。

  在搶票網站方面,由於不少搶票網站都選擇和不斷優化的12306“講和”,記者便選擇360網站進行體驗。不過記者用360網站迴圈搶了兩個多小時800多次,依舊搶票失敗。

  加錢後,搶票功能有所增加

  目前“搶票軟體”主要分兩類,一類是增加了搶票功能的瀏覽器,另一類是OTA(線上旅行服務商)的官網或APP。有的是全免費的,有的則有一些收費項目。很多時候,旅客要多付幾十元錢,才能利用這些軟體搶票。

  記者觀察了解到,收費項目也分兩類,一類是10-50元不等的加速套餐;一類是充值會員。在記者體驗的六款搶票方式中,多款都是有付費功能的。記者也在開售第一時間進行體驗。記者在高鐵管家APP中,選擇了30元的光速套餐,這樣記者需要提前預付540元。不過不知為何,系統通知記者要等候5分鐘才能進入購票系統。進入後當然車票已經售空。不過系統通知記者,1月20日左右會有一批票放出,建議記者屆時提前來刷票。而在攜程APP上50元的套餐服務中,記者看到該服務提示搶票成功率為95.3%。2小時後,軟體迴圈搶票100多次,但沒有搶到票。系統顯示買到這張車票預計還需要2天。而在智行火車票APP中,記者一開始看到自己的搶票速度在加速條中處於“低速”狀態,記者邀請好友加速,但速度仍不高,於是記者購買了30個1元/個的加速包,看到進度條移到了“高速”處。不過兩個小時後,記者還是沒有能夠搶到票。記者又在淘寶上購買了一款據稱是“黃牛神器”的搶票軟體,速度非常快,但依舊沒有買到票。

  另外,記者調查發現,要想成為搶票軟體的會員,用戶必須先上交會員費,而像智行火車票在會員權益說明中就會明確表示,用戶已經支付的會員服務費不會退還。其他軟體只要成功搶到票,費用也不退還。

  買票者說

  買不買加速包,差別並不大

  市民李先生自己就是個軟體工程師,他換過不少搶票軟體購票。在他看來,購不購買服務,其實差別並不大。“我去合肥,如果沒票了,我就掛兩天,機器自動替我搶,一般兩天就能搶到。”而用了加速服務後,搶到票的時間也並沒有提前多少。李先生認為,搶票軟體用的是企業級頻寬,並用技術手段代替人工手段(比如自動識別圖形驗證碼、自動提交訂單),效率自然比人要高,但現階段12306也並不弱,相比較之下,李先生還更願意在官方購票,“12306有時改點代碼,這些搶票軟體就要歇火一會,相比之下官網搶票更穩定”。

  不過,在採訪中,不少使用者都認為,付費的搶票軟體“很方便”。不少軟體會提醒用戶搶票的天數和放票的日期,包括接續中轉的方案推薦和其他出行方式提醒、別人搶這趟車都用了多少天的大數據等等。業內人士表示,不同軟體的加速方式是不一樣的,有一些使用加速包或購買VIP會員是給用戶增加更多的節點,但用戶在第三方軟體上購買了加速服務時,其實很難判斷該軟體是否真的為你增加了更多的節點,提供了更快的網速。

  四個問題

  1

  付費搶票軟體侵害了誰的利益?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在這些軟體中,的確有目前代購黃牛們使用的軟體。現在的“黃牛”們,靠著機器撿漏,一張收取幾十上百的手續費,在網路那頭就實現了盈利。“但就像打車軟體一樣,上班族可能是不在乎這些錢的,但對於民工、老年人及一些對這種軟體並不熟悉的人、老老實實從官網購票的人來說,他們的利益就被侵害了。”北京中銀南京律師事務分所的周健律師認為,從本質上看,這些網站的做法和“黃牛”沒什麼區別,都破壞了正常的購票秩序。

  2

  不少網站都存在“被消費”,如何維權?

  記者看到,鐵友火車票、智行火車票、訂票助手、高鐵票務等軟體,雖可選“餘票監控,搶到再付款”,付款時都自動勾選“加速包”。

  在鐵友和智行軟體上,記者將加速包金額減到0,但再進行下一步,加速包又自動跳轉為5元。在某APP上,記者在付款時差一點就又被購買了意外險。真是一不留神,沒有勾掉選項,你就被消費了。而如果遇到這種情況,消費者可向相關部門投訴,尋求幫助。

  3

  網站加價是“代售”還是“代購”?

  揚子晚報記者昨天採訪了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佔領,他認為,判斷搶票軟體提供有償搶票服務是否合法合規,關鍵在於它是“代購”,還是“代售”?“如果是代售,比如火車票代售點,他們是不能夠收取5元之外的費用的。但是現在的搶票軟體,其性質並不是代售,那麼它和普通用戶之間的關係應該是一種委託代購的關係”。趙佔領認為,目前的法律對此並沒有直接的禁止性規定,還很難界定為違法違規,是在打“擦邊球”。

  周健認為,如果網站採用的是純人工幫助旅客購得車票,這本身是合法的,加價多少也屬於意思自治。但付費軟體性質不同。

  4

  搶票軟體肆意加價 有法律約束嗎?

  北京中銀南京律師事務分所的周健律師認為,無論是最初以選座加價形式出現的各主流門戶網站還是各類搶票軟體,其實質上都是一種涉嫌倒賣車船票的非法經營行為。“付費搶票軟體是採用不公平交易的方式,侵犯到其他正常登錄12306網站購票的旅客的購票機會,這理應被認定為寬泛意義上的非法經營。只是這兩者的區別,一直以來沒有被點破。”但“法無明文禁止即可為”的原則以及“罪刑法定”的原則,都要求必須對這種新型黃牛的非法經營行為以司法解釋的方式進行補充,才有執法依據,不能僅憑法律的原則定罪量刑,這還需要全社會尤其是人大、政協和辦案機關形成合力。我國《刑法》第227條對偽造或者倒賣偽造的車票、船票、郵票或者其他有價票證的情況,有詳細的法律解釋。《鐵路法》中刑事罰則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對倒賣旅客車票,包括高價、變相加價倒賣車票以及倒賣座席、臥鋪簽字型大小及訂購票憑證等,也有處罰依據。但付費搶票軟體具體如何界定,並沒有明確的條款可依照執行。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