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頁面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財經頻道產經-正文
中國經濟:新時代 新思維
演講人:李稻葵 演講地點:清華大學 演講時間:2017年11月
李稻葵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14 07:33:29來源: 光明日報
分享到:更多

  

  李稻葵 清華大學教授,曾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十一屆和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首屆本科畢業生、獲學士學位,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長期從事中國宏觀經濟運行、經濟發展模式及制度變遷研究。

  新時代的中國經濟有什麼特點、有什麼挑戰,需要用什麼新思維去應對,這是我想和大家交流的話題。

  新時代中國經濟三大特點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認為,這個新時代的中國經濟有三個新特點。

  第一特點是超大規模的實體經濟和儲蓄過剩。現在隨處可見的共用單車幾乎是一夜之間蹦出來,它反映了中國人生產單車的能力很強。目前,我國單車的生產量至少佔全球一半以上,而且生產能力還有餘。目前,中國經濟實體經濟規模為5.5萬億美元,遠遠超過美國。2001年,本世紀初時,美國的實體經濟是我們的3.7倍,日本的實體經濟比咱們還高一點。但現在,我們實體經濟的規模是美國的1.3倍。

  當今中國經濟的儲蓄非常多。清華大學團隊花了13年時間,研究了北宋、明朝、清朝的經濟結構、經濟規模,發現從北宋到明朝、清朝,增長速度每年也就是0.3%左右,當時儲蓄好的年份是3%。

  儲蓄非常重要,它是經濟增長之源。1868年日本才開始明治維新,而在1894年就開始和中國打仗了。按照《馬關條約》,清政府賠給日本的銀兩,相當於日本每年財政收入的6.8倍,對日本工業化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中國的經濟增長靠的是儲蓄。中國的儲蓄大部分是百姓辛辛苦苦攢出來的,股民朋友也是中國儲蓄的重要貢獻者。另一方面,企業儲蓄比重比百姓的儲蓄還多。目前,中國整個的國民儲蓄一半以上是企業儲蓄。

  我們不僅儲蓄高,而且這個儲蓄在國內還沒有用完。儘管現在中國經濟的固定資產投資的比率非常高,增長速度一般都超過了整個GDP增長速度。2016年是經濟增長速度不算快的一年,但是固定資產增長速度仍然超過了8%。儘管很多人批評中國經濟存在投資過度的情況,但即使這樣,還是沒有用完我們的所有儲蓄。怎麼辦呢?於是就出現了資金出國,一部分錢借給我們的“窮兄弟”,比如中國去埃塞俄比亞修鐵路並暫時獲得經營權,這部分資金就是來源於整個中國人民的儲蓄。

  此外,中國一年有1.2億人次出國旅遊,接近全國人口的1/11,一些人還出國去買房子,這些現象的本質也是中國儲蓄的外流。按照經濟學原理去分析,過剩的儲蓄通過什麼形式消化?一定是我們的產品自己老百姓不願意消費了,才出國去買。這基本上也可以理解為貿易順差。

  在新時代裡,中國經濟的第二個特點是要素相對成本的大逆轉。

  現在的中國勞動力價格已經上漲,但資本和資金依然相對充足。一些重要的電器生產商已經開始用無人車間,在車間裡見不到人,全是機器。快遞業也方興未艾,20年前送快遞是蹬著三輪車,現在是汽車、廂式火車,甚至是高鐵、無人機。這些變化實在不可想象。

  在過去十幾年,中國的勞動力幾乎沒有增長,但是,資本存量,也就是設備,正在以300%以上的速度增長,可以發放貸款的銀行資金,也就是存款,漲得更快。如果算上貸款,那就是7倍以上的增長。這說明我國的勞動力貴了,但資本已經不貴了,這就是中國經濟新時代的另一個重大特點:我們已經不是一個資本和資金短缺的國家,相反我們是資金和資本相對充足的國家。

  土地價格過去十幾年翻了一番,土地價格上去了,資本的相對成本下降了。此外,獲得技術已經不難,資本不再短缺。現在已經有公司在試驗用無人機送貨,同樣說明中國經濟的技術獲得能力已經很強,技術不再那麼昂貴,中國的發明專利數量已經是世界第一。

  中國經濟進入新時代的第三個特點是,國民的需求高端化、多元化。

  一旦國內滿足不了高端需求,消費者就會出國消費。目前,寶馬汽車全球最大市場在中國,超過了美國的使用量,他們在中國市場上熱賣的車型是中高端車型,在美國反而是低端車型。這證明中國人的消費能力在升級,中國的消費已經佔到了GDP的47%,而且每年能夠上升0.7%至0.8%。這些年來,消費始終是拉動經濟增長的力量。

  怎麼能夠滿足高端需求從而讓經濟升級,怎麼能夠讓產業升級,把這些不斷升級的需求留在國內,而不是把消費者推到國外?保證中國經濟不斷髮展?這是我們面臨的挑戰。

  中國經濟新願景

  中國經濟的未來怎麼樣?十九大給我們描繪了一幅值得期待的藍圖,我們把它翻譯成經濟學的語言去解釋。

  第一個節點是2020年。經過我們的測算,按照2016年的美元計算,2020年我們人均收入應該能夠達到1萬美元,這個數字非常接近於世界銀行所定義的高收入國家的門檻,即1.2萬美元。

  當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遠不只收入水平這一項。2020年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我們的人均收入將會達到美國的27%至30%左右。到了2020年,中國人也可以驕傲地說,我們沒有拖全球經濟發展平均水平的後腿,邁入了平均水平之上。

  從另一方面看,由於全球的發展是極其不平衡的,高收入國家的水平很高,但是有大量的地區發展水平較低,兩極分化嚴重。所以,到2020年,當我們人均收入達到1萬美元時,同樣可以使全球不平衡的格局大大改善。2020年絕對不只是收入水平提高,更重要的是全面消滅貧困,把過去非常貧瘠的農村轉變為現代化的富裕農村。

  2035年,十九大描繪的藍圖是“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經濟層面上而言,我們就跨入高收入國家的行列了,發展水平進入中大型國家30強,而且人均GDP將達到美國的50%。這個意義很重大,按一般的發展規律,只要人均GDP到了美國的50%,經濟就會比較穩定,因為我們的人口數量是美國的4倍。折算下來,屆時中國經濟總量就將是美國的2倍以上。

  到2035年,我們的人均收入水平將跟西班牙差不多。老百姓收入水平高了,社會民主、法治、百姓的文明程度以及百姓的心態,都需要跟上。

  2050年,我國發展水平進入中大型國家20強,人均收入和法國差不多。人均GDP應該至少達到美國的70%,GDP總量是美國的2.8倍,這是一個很大的發展前景。2050的發展目標,絕對不僅僅是經濟發展水平,更重要的是社會不斷進步,社會法治、民主、文明建設得更加完善。

  2020、2035、2050,這些美好願景會不會太樂觀?事實上,這樣的推算是保守的。比如達到前面所說的那幾個標準,只要我們在前面的13年按照5.5%去增長;接下來的10年按4%增長——4%是最近金融危機爆發後韓國的發展速度,不算很高;再接下來最後那10年按3%增長——3%也不算什麼,美國也有幾年增長速度達到3%;按5.5%、4%、3%這個標準區間發展。

  新時代中國經濟面臨六大挑戰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絕對不是輕輕鬆鬆就能夠實現的,一定要有艱苦付出的思想準備。哪些地方需要我們艱苦付出呢?我們未來的挑戰是什麼呢?新經濟的發展需要一些新思維,有幾個方面需要特別關注。

  金融危機堅決不能有 國際經驗證明,一旦發生金融危機,經濟發展可能倒退十幾年。金融危機爆發後,韓國砸鍋賣鐵,老百姓連金戒指都賣了,韓國第一國民銀行也被賣給了美國私募股權公司。整個金融體系元氣大傷,優質企業也得不到融資。

  金融危機到底會以什麼形式在這些國家出現呢?有兩種形式:一種形式是自己沒錢,借了很多錢。別人忽悠你,“你經濟發展情況不錯,我利率很低,借給你吧。”拉丁美洲國家、當年的東南亞國家、韓國都是這個情況,別人忽悠他們,借錢給他們。但是,之後債主們突然就變臉了:“你們的經濟發展好像不太好,你們的企業好像競爭力量不太行,你們的政治制度沒搞好,我不跟你續約了。”甚至說:“你把錢提前還給我吧!”拉丁美洲反反覆複的金融危機就是這麼產生的,這叫“國際收支的危機”。中國出現這種危機的可能性不太大。中國目前是儲蓄大國,同時我們從外面借錢非常謹慎。

  關鍵在於必須提防第二類金融危機。第二類金融危機有點像2008年美國式的金融危機——金融體系自身沒有建設好,過分依賴貸款、投資,於是產生了一大堆不值錢的金融資產,短期內的交易一旦出現問題,大家都去拋售。這一些商品拋售資產價格下降,導致公司破產,金融體系縮水,金融體系一縮水實體經濟跟著倒黴。

  十九大報告指出,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2017年7月份召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關鍵詞也是“穩定”,不能發生風險,這是底線,堅決不能突破。

  目前,中國的主要金融風險是流動性太大,大量的金融資產以流動性很強的存款和現金的形式存在,約合23萬億美元,而央行只有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按照現在的換匯制度,只要有5%的中國人不相信中國的金融體系,準備要出國,我們的金融就會出現問題。所以未來的十年、二十年,資金跨境的流動恐怕都需要管理,絕對不能聽一些所謂的國外主流學者、經濟學家的忽悠,這條線是不能碰的。如果把這些銀行存款和現金逐步轉換成老百姓持有的公司債和國債、地方債,使流動性下降,情況會稍微好一點。

  大國發展思路解決發展不平衡問題 發展不平衡不充分有很多表現,包括醫療、教育、公共服務等。從經濟層面來講,我們現在集中表現為區域發展不平衡。即使是兩個相鄰的省份,經濟狀況差距依然很大。江蘇省是全國人均GDP最高的省份之一,人均GDP是安徽省的2倍以上;安徽省人均GDP全國倒數第六,這就是中國經濟的不平衡。

  不平衡恰恰是經濟增長的潛力,就是要讓那些短期內還沒有發展起來的地區發展起來。這就是我們大國發展的潛力,歸根結底怎麼彌補發展不平衡?經濟層面上講,資源尤其是生產力要素,要流動起來:或者資金帶著技術從江蘇流到安徽,或者是人口從安徽逐步挪到江蘇省。

  提高勞動力素質 第三個挑戰可能更加長遠,即勞動力素質問題。現在北京快遞員的平均月收入還不錯。他們也應該是最有憂患意識的群體。因為未來社會的競爭主要是勞動力跟勞動力的競爭,同樣的裝配線,同樣的流程,中國的勞動力能不能幹得比意大利強,能不能夠讓工廠的生產能力留在中國,而不是去意大利或者匈牙利,這是關鍵。說到底這是勞動力要提高生產效率的問題,工作能力要提高,單位時間要效率上去,“周末不休息只加班”的模式不可持續。中國要實現2035、2050的願景,勞動力的技能一定要提高,一定要對標世界發達國家的水平,僅僅對標東南亞、印度是不行的。未來,快遞小哥、工人等這部分人能不能夠操縱機器,能不能夠適應未來的柔性化生產,這是關鍵。

  未來還有一個競爭,就是人跟機器的競爭,會不會出現一個科技陷阱呢?快遞小哥們會不會被以後的自動送快遞的機器和車取代了呢?十年內恐怕很多快遞工作就被機器取代了,屆時上百萬的快遞小哥怎麼就業呢?一定要依靠教育、教育、再教育,提升勞動力的素質,去適應未來需要。

  我們現在的短板在哪裡,事實上是在高中階段的教育。現在初中畢業的一大批勞動者,收入可能很高,大量的學生初中畢業趕緊去就業,沒有耐心讀高中。他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飯碗很快將被機器替代,必須轉變工作方式,所以政府要做點對應的政策,要求他們在學校裡多學幾年,要多學點軟的技能,包括心理學、曆史、外語等內容,這才能夠適應未來中國社會發展的需求。

  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政府與市場同向使勁,比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在未來幾年內迅速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同時政府也必須給相關的家庭提供經濟激勵,讓這些家庭和孩子有經濟動力去讀書,而不是在初中畢業後就進入工資日益高漲的打工大軍。企業也必須有激勵,多僱傭短期來看工作能力並沒有迅速提高的高中畢業生,而不是簡單的年輕的初中畢業生。

  合理應對老齡化 根據聯合國2015年的預測,2050年中國65歲以上的人口將達到3.6億,約佔人口的25%。要通過制度創新、政策創新來解決。最好的前景是,有工作能力還可以繼續工作一段時間,願意幹就幹,不願意幹,老有所樂也行,建議專門設置老年活動區,給老年人娛樂用。

  根據北京大學健康老齡與發展研究中心的預測,到了2050年有接近1/4的家庭只有一個人。人最怕的是健康出問題,長期住院,給社會、家庭帶來負擔。人生應該三件事都得搞好:第一,智商要高。第二,情商要高。第三,“健商”要高,要懂得怎麼管理自己的健康。管理好自己的健康其實不容易,僅早睡早起這一件事,很多人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所以“健商”很重要。

  新型開放發展戰略 第五個挑戰來自於新型開放發展戰略。中國經濟儲蓄高,必然要走出去投資。投資的學問很大,投資不僅不能浪費我們老百姓的血汗錢,還要獲得好的回報,而且要對世界作出新貢獻。“一帶一路”的目的就是用好我們的剩餘儲蓄,支援周邊沿線還沒有發展起來的兄弟國家搞建設,讓他們跟中國經濟一起往上走。所以2035、2050不僅僅是中國夢,也是一個世界夢。

  海外投資不能僅僅把儲蓄配置在美國資產上,不能像當年日本一樣,匆匆忙忙一窩蜂出國購置資產,那樣一定會吃虧。走出去投資一定要謹慎,一定不能錢多、人傻,被世界笑話。進行商業談判的時候,有時候多給人家錢,別人反而會瞧不起你,會認為你傻,認為你不精明。

  從中國故事到中國理論 中國發展起來了,世界不理解,覺得中國人佔了西方人的便宜。面對誤解和曲解,需要講好中國故事。但僅有中國故事還不夠,還要有中國理論,理論上不去,理論立不住腳,在國際上、在政策發展問題上難有發言權。

  十八世紀60年代,英國人搞工業革命,1776年蘇格蘭人亞當·斯密出版了《國富論》,這本書被認為是經濟學的《聖經》。《國富論》的基本思想是:自由市場經濟能夠自我平衡。自由市場經濟中,人人都能發揮效益,且人人都從中受益。亞當·斯密不僅創造了理論,還創造了一種思想,影響了許許多多的人。

  接近一個世紀後,馬克思研究當時興起的英國資本主義市場生產方式。他的《資本論》有著非常鮮明的鬥爭性、實踐性,充滿了哲學的思考。他說,資本主義的制度是暫時的,不是永恒的,因為資本主義制度有著潛在的本質性矛盾。馬克思的理論恰好給當時的工人運動提供了思想指導,並指導了各個國家工人運動和科學社會主義的發展、思想和理論。

  1933年大蕭條,工人大規模失業,有人想買東西,但是工廠又不能開工。英國人凱恩斯作為那個時代頂尖的經濟學家,看到了自由市場經濟本身的衝突、矛盾,提出政府必須幹預,政府發債券、僱傭工人從事勞動。他的思想在哲學層面實際上是繼承了馬克思。

  美國建國200多年來,絕大部分時間是搞貿易保護的,美國內戰的結果是,搞貿易保護的北方戰勝了支援自由貿易的南方,完全背離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的基本原則。美國從內戰結束以後一直到二戰結束,沒有出經濟學的大家,沒有出思想家為自己辯護。二戰結束,美國要主導國際秩序,蹦出來一位米爾頓·弗裡德曼,芝加哥大學自由經濟的領軍人物,繼承了維也納學派。這符合當時美國所主導的自由市場經濟的精神。二戰之後,哈佛大學當時最有名、最有影響的教授阿爾文·漢森,把凱恩斯主義引入到了美國,美國這麼強大的經濟體還要到英國去學凱恩斯主義,可見當時他們的經濟學思想還是落後的。阿爾文·漢森的學生薩米爾森奠定了很多經濟學的基礎,建立了現在整個經濟學的技術體系。但是嚴格意義上來講,薩米爾森是一個技術上的先驅者、完美者,但是並不是思想的領先者,他把凱恩斯主義跟自由市場經濟混在一起,稱為古典綜合。

  這就是美國經濟學的走勢,一步一步地發展,總體而言,稱得上成功。但是坦率地講,思想層面有點欠缺,重大思想都是來自於歐洲的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卡爾·馬克思。

  最悲情的故事發生在日本。日本的經濟衰退為什麼持續了將近30年?日本人非常勤奮,技術上精益求精,做一件產品幾十年如一日。但是日本人的缺點是什麼呢?沒有學到西方的精髓,思想層面缺乏創新。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衝擊日本。此前,日本借了很多錢給東南亞國家,日本非常希望東南亞國家能夠緩一口氣,能夠把這個錢還回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錢不夠,日本建議由他們掏錢搞一個亞洲貨幣基金,由日本來營救亞洲國家,希望把這些國家扶起來之後他們能還錢給日本,就像美國人扶持墨西哥一樣。美國人說,堅決不行,一定要按照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要求統一步伐行動,日本就這樣放棄了原來的想法。

  我們有責任把中國故事在理論上講清楚,中國未來的發展,在2035、2050不僅要解決具體問題,而且要把中國的理論講出來,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為什麼我們要市場跟政府同時使勁?過去我們成功的經驗是什麼?未來我們為什麼要堅持這些經驗?要把這些在理論上講清楚,這是我們的責任。中國的經濟學乃至整個社會科學仍然要走過漫長的道路。

   (根據2017年11月2日在“人文清華”講壇的演講整理而成。)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