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頁面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財經頻道專家視點-正文
李偉:把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作為創新“主戰場”
http://www.workercn.cn 2017-01-17 20:56:33來源: 中國經濟網
分享到:更多

  中國經濟網北京1月16日訊1月15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李偉在第八屆中國經濟前瞻論壇發表主旨演講指出,現階段培育新動能更為重要的是,把創新重點放在對既有產業和產品的升級上,把創新的主戰場放在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上。

  李偉指出,一方面因為,前沿領域的創新和新興產業的培育並非易事,需要資金,需要探索,需要知識和經驗的積累;這些新技術和新產業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主體性支撐力量,絕不可能在短期內實現。另一方面,雖然我國已成為世界製造業第一大國,但實體經濟總規模還需要繼續擴大。李偉主旨演講全文如下。

  1月15日,第八屆中國經濟前瞻論壇在京舉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李偉發表主旨演講。

  剛剛過去的2016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們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保持了經濟運行緩中趨穩、穩中向好的發展趨勢,實現了“十三五”經濟社會發展的良好開端。同時,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在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大背景下,經濟增速下降、結構失衡的狀況並未根本改變,金融和房地產領域的風險仍在積聚,一些地區發展困難等突出問題日益增多;迫切需要通過改革釋放創新活力,通過創新培育發展新動能,以新動能支撐經濟較快增長,以新動能優化經濟結構,以新動能化解潛在風險。  

  第一,培育發展新動能必須正確理解新動能,深化對新動能內涵的認識。

  近些年來,“新動能”這一概念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大家普遍認識到,培育新動能,有助於保持經濟以較快的速度增長。然而,穩住增速,並不是培育新動能的唯一目的。培育新動能,還應有助於經濟結構的優化和風險的化解。換句話說,我們對所培育的新動能,不僅要有“量”的要求,更要有“質”的要求,應從發展所處階段、經濟結構和政府監管能力等多維度認識新動能。倘若如此,就會發現,經濟運行中的有些所謂“新現象”並非都是我們所需要的“新動能”。

  比如,有些新出現的經濟活動雖然在一定階段內能支撐經濟的增長,但是假以時日,這些活動可能會惡化經濟結構,加重風險積累。21世紀初,科技股泡沫破滅之後,為了刺激經濟增長,美國推出了次級貸款及以其為基礎的資產證券化等一系列新的金融工具,促進房地產業的快速發展,目的在於以房地產的發展來保持美國經濟的增長,使得全美房地產價值從1999年的10.8萬億美元飆升到2006年的24.9萬億美元,進而引發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實踐表明,這些新的金融工具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遠大於它們的積極意義。

  又如,有些新出現的經濟活動,在健全的制度環境中,是經濟發展的正能量;在制度不完善的背景下,有可能是經濟發展的負能量。以近年來迅猛發展的互聯網金融為例,網路信貸能夠降低資訊不對稱性,提高信貸資金的配置效率;但如果監管體系不健全,監管制度不到位,這種金融創新很容易蛻變為中國的“龐氏騙局”,E租寶、泛亞的案例就是慘痛教訓。根據“網貸之家”的統計,僅2016年一年,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數量就達到1741家。更為甚者,有些人利用這些平台實施金融詐騙並捲款跑路,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僅在經濟層面,而且還擴大到了社會層面。

  由此可見,我們所培育的新動能,一定要有質量要求。這種新動能不僅應是經濟增長的動力,也應成為優化經濟結構和化解各類風險的動力。

  第二,培育新動能需要創新,需要把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作為創新的主戰場。

  培育新動能需要注重前沿技術和新興產業領域的創新。當前,無論是從技術和產業革命的長周期來看,還是從經濟運行的短周期來看,全球正處於新技術、新產業快速湧現的時期。不同於傳統技術和產業領域的情形,在這些前沿技術和新興產業領域,我國往往與那些發達國家處於同一起跑線上,甚至由於我們沒有曆史包袱而具備後發優勢。另一方面,在金融危機之後,全球貿易增速大幅下滑,國家之間貿易摩擦大幅增加,一些區域性組織和投資貿易安排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逆全球化的跡象顯現,中國的發展面臨越來越多的外部壓力。在這種背景下,不少發達國家在高新技術領域將實施更為“嚴出”的限制政策,對我國拓展海外市場可能會築起越來越高的壁壘。只有在前沿領域取得重大突破,在新興產業領域實現重大發展,才能形成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內在需要的發展新動能,才能為世界經濟走出困境作出應有的貢獻。

  培育新動能需要把握虛擬經濟領域的創新。虛擬經濟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滿足人們多樣化需求和服務實體經濟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當前,我們正處在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資訊技術革命之中,資訊技術的迅速進步為虛擬經濟的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條件。在虛擬經濟領域創新有必要,也有廣泛的可能性。從培育發展新動能的需要出發,我們要鼓勵那些有利於打破壁壘、促進競爭和提高實體經濟效率的虛擬經濟創新,鼓勵那些有利於創造新的就業機會的虛擬經濟創新,鼓勵那些有利於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虛擬經濟創新,鼓勵那些有利於提升人們生活質量和水平的服務業創新;我們要抑制那些可能導致市場壟斷的虛擬經濟創新,抑制那些不利於就業總增長的虛擬經濟創新,抑制那些導致財富過度集中的虛擬經濟創新。

  當然,培育新動能,現階段更為重要的是,把創新重點放在對既有產業和產品的升級上,把創新的主戰場放在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上。這是因為:一方面,前沿領域的創新和新興產業的培育並非易事,需要資金,需要探索,需要知識和經驗的積累;這些新技術和新產業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主體性支撐力量,絕不可能在短期內實現。另一方面,雖然我國已成為世界製造業第一大國,但實體經濟總規模還需要繼續擴大。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4年我國第二產業增加值達到4.4萬億美元,比美國第二產業增加值高27%。然而,客觀地說,我國實體經濟的發展還遠談不上充分。2014年,我國人均第二產業增加值不到美國的1/3。即使只是把人均第二產業增加值提高到美國1/2的水平,我國的第二產業增加值規模還可以擴大70%左右。

  同時,我們還要看到,在傳統產業領域,我們在技術、管理等方面與發達國家差距雖然已經縮小,但差距依然較大。以紡織服裝製造業為例。根據OECD等部門編製的全球投入產出表測算,2014年中國紡織服裝製造業的增加值率只有20%,而發達國家基本都在30%以上,如美國、德國、日本和英國紡織服裝製造業的增加值率分別達到30%、34%、37%和51%。增加值率的這種差距表明,我國傳統產業領域在技術、工藝流程、品牌價值和運營管理等方面還有較大的創新空間。我們要圍繞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推動技術創新、產品創新、工藝創新、管理創新和營銷模式創新。

  第三,培育發展新動能,必須通過改革創造良好創新生態環境,釋放各類創新主體的創新活力。

  近年來,我國在創新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正在從航天大國向航天強國邁進,中國高鐵裡程世界第一,並已經走出了國門,中國的互聯網企業引領世界潮流。但需要正視的是,我們的創新短板依然突出。一是關鍵領域創新匱乏,核心技術受制於人,重大技術供給不足嚴重製約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比如,我國汽車產量2015年已超過2450萬輛,連續七年位居世界第一,但發動機的核心部件仍然依賴進口;我國手機產量2015年約為18億部,但手機晶片與作業系統仍嚴重依賴國外廠商。二是在一些市場潛在規模比較大的領域,缺乏那些在技術上並不複雜,但能夠顯著提高產品質量、改進管理效率的創新。我們辦公和生活中常用的一些產品,比如印表機、圓珠筆、電飯煲、馬桶蓋,與航空航天產品相比,其生產技術並不那麼複雜、並不那麼“高科技”,可是我們依然沒有做出與國外廠商有明顯競爭力的產品。

  我國創新短板的形成有多種原因,主要表現在:一是國家所擁有的創新資源統籌整合利用程度不夠。在重大技術領域(比如汽車發動機),大量性質相同、目的相似的創新資源分散在不同的研發機構中,沒有形成創新合力,遲遲沒能取得技術突破。二是單個創新主體所擁有的創新資源不多。2015年,我國全社會研發投入達1.4萬億人民幣,排在世界第二位;但從單個創新主體擁有的創新資源來看,中國企業的創新投入與發達國家企業的創新投入不可同日而語。根據歐盟委員會發布的《2016全球企業研發投入排行榜》,2015-2016財務年度,研發費用排在前50名的企業中國只有一家,這與中國巨大的經濟體量嚴重不匹配。三是各類創新主體的積極性沒有充分發揮,創新潛能沒有充分挖掘。科研人員將大量精力耗費於項目申請、經費使用、職稱考評等瑣碎事務上;一些企業家過於注重短期收益;部分一線職工學習技藝、積累知識的動力不足。

  彌補創新短板,既要發揮市場在配置創新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也要發揮市場經濟條件下新型舉國體制優勢,統籌整合利用好各類創新資源;要繼續加大創新資源投入,提高單個創新主體的資源投入水平;要通過改革建立健全激勵各類主體創新的體制機制,釋放全社會的創新活力。要尊重科研工作者,遵循研發規律,通過完善分配製度、資金管理制度、職稱評定製度,創造良好的條件和寬鬆的環境,讓科研人員全身心地投身創新活動之中。要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加強產權特別是智慧財產權保護,遏制各類投機行為,使企業家更加註重長遠發展,更加註重通過創新實現持久發展。要提高技術工人的福利待遇和社會地位,破除其縱向流動和橫向流動的身份障礙,給他們以體面的生活和事業發展的通道。要構建崇尚創新的氛圍,激發各類人員創新的活力;要建立創新者保護制度,為創新失敗者提供安身立命的基本保障。

  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也是做好經濟工作的方法論”;強調“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奮發有為”。我們認為,奮發有為重在改革,有所進取重在創新。要通過改革,打破束縛各類創新主體活力釋放的體制機制障礙,形成讓各類創新主體都有創新意願、都有創新擔當、都有創新能力的生態系統;以更有活力的創新,培育更強大的新動能,推動經濟發展更高效、更健康、更可持續。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