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頁面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財經頻道理財技巧-正文
理個髮多少錢靠譜
http://www.workercn.cn 2017-08-25 14:07:18來源: 中國經濟網
分享到:更多

  作為日常消費中最容易被忽視的剪髮,越來越有存在感了,因為不管是社區街頭無名美髮小店,還是品牌連鎖店,剪個普通的頭髮價格已經讓人“難以忘懷”。除去燙染等複雜的造型美髮,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普通剪髮已經很難看到30元以下的價位,而且30元在大多數理髮店還是辦卡之後的優惠價。在不同的價格背後是理髮店自行劃分的理髮師等級,設計師、設計總監、店長等名頭繁多,但消費者根本無從區分。

  理髮師分級定價價差大

  在西四環一個大型社區裡,有多家理髮店遍布在底商,這些非連鎖品牌美髮店雖然名字不同、裝修風格不同,但是相同的是價格都高高在上,普通剪髮在他們的價格表上已經是68元起步,價格最高的甚至為299元。一位常年居住在這裡的社區居民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店還是一樣的店,剪髮的價格已經從之前的20元一路漲到現在的40元了,而且進店還不停地被要求辦會員卡。

  一套普通的洗剪吹需要多少錢?根據門店不同、產品和服務不同,自然有不同的價格,不過,這價格的變化實在讓消費者看不懂。北京商報記者隨意走訪了該社區一家中等裝修的理髮店,店內剪髮價格分別為68元、88元、158元、268元,把理髮師分為了“特級設計師、創意總監、藝術總監、店長”四個級別,店內工作人員熱情地引導消費者進行選擇,並且解釋不同價位對應不同等級的理髮師,如果需要店長剪髮的話,還需要提前預約,如果追問有何不同,工作人員只會給你一個含糊其辭的表達,“價位越高,技術越好”。

  理髮店內部隨意定級

  設計師、資深設計師、首席設計師、剪髮總監、技術總監、創意總監……在不同的理髮店,支撐tony、kavin、阿偉、阿豪、小目這些理髮師價格最重要的標準就是等級,這些等級並沒有統一的稱謂,也沒有官方的定義,如何稱呼、如何解釋全在於門店自己的一整套定價體系。

  但是從行業層面上講,美容美髮業並非完全沒有標準。一位從業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理髮店這些所謂的總監、首席、特級設計師等稱呼是門店自行制定的。相關協會對美髮師也沒有定級,現在這種分級亂象是行業的普遍性問題。據了解,目前美髮美容職業技能等級有全國統一標準,分為初級技工、中級技工、高級技工、技師、高級技師。但要取得證書並不容易,美髮師不僅要參加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組織的理論考試,而且還有實踐方面的考試,對美髮師從業年限也有具體的規定。

  作為生活服務業的一項重要內容,美容美髮業的監管也在加強。北京市商務委今年6月發布公告,今年擬以“貫徹實施”為重點繼續開展生活性服務業行業標準規範宣傳貫徹工作,將以不超過40萬元的預算,統一錄製便利店(超市)、餐飲(早餐)、蔬菜零售、洗染、美容美髮、家政服務、沐浴、攝影、家電維修、社區商業便民服務綜合體10個行業或業態標準規範的光碟。事實上,對於行業規範的宣貫,去年就已經開始。去年12月,美髮美容行業標準規範宣貫首場會議在京召開,會議從我國現行國家標準、地方標準遴選出的22項進行宣傳、倡導、貫徹,使業內企業、從業人員及消費者,全面了解行業現行有效法律、法規、標準、規範,從企業開業、經營管理、崗位服務等各環節做到有章可循,推進美髮行業的規範發展。今年1月,北京市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發布“北京市美容美髮行業價格行為提醒書”,提醒美容美髮經營企業要禁止出現收取未標明費用、虛構原價誤導消費者等情況。

  產品來源模糊不清

  對於燙髮染髮的消費者來說,動輒幾百上千元的花費已經是很正常的價格了,但是與剪髮不同,這個價格背後主要是由產品主導,即所選用的燙染藥水的品牌及質量。日化產品常見的品牌通常是家用消費品,而不是專業沙龍品牌,但是專業品牌不被大多數人了解,這種資訊不透明就帶來了價格上的漏洞,更重要的是,消費者對於染燙藥水的安全性也並不了解。

  每年春節前後是燙染造型的高峰期,也是美髮行業投訴的高峰期。北京市工商局今年1月公布的“12315”消費者1月投訴數據顯示,“12315”資訊採集綜合服務平台共登記消費者投訴資訊14291件,美髮服務成為消費熱點,投訴率也在提升。比如有熱線反映,通過某知名美髮連鎖店接受染髮服務,數日後出現頭皮紅腫、脫落的問題,消費者認為是商家所塗藥水導致,要求商家賠償因此產生的醫療費等直接經濟損失,遭到商家拒絕。在“12315”、“96315”兩條熱線接到美髮服務類的投訴中,主要存在美髮設備老化損壞以及美髮產品質量不合格而給消費者造成人身傷害的問題。實際上,在美髮行業的操作中,染髮前不做頭皮敏感測試已成為美髮行業的潛規則。

  業內人士曾爆料,標價2000元的知名連鎖理髮店使用的染髮藥水和社區底商200元的染髮藥水並沒有太大區別,在批發市場上,套裝燙髮藥水價格多為5元、20元、40元、60元,最貴的也不過200多元。這些藥水不僅品牌繁多,同一品牌也有不同的系列,相比剪髮,價格體系更為複雜。

  北京商報記者 邵藍潔

   小調查

  理髮店推銷預付卡暗藏危機

  在美容美髮行業,消費者在理髮店內所能看到的服務公示價格往往不是最終支付的價格。因為在進店之後的每個流程,從等待、洗髮、剪髮到吹乾,都會有不同的工作人員在勸說辦理會員卡。

  雖然大部分消費者對此表示厭煩,但是折扣價的吸引力還是打動了不少人,比如,一個普通剪髮68元,辦理一張1000元的會員卡可以享受5折30元的價格,如果辦卡在2000元、3000元、5000元等金額,折扣會更低。最容易受到折扣吸引的是女性消費者,除了剪髮比男士更為頻繁,她們還有燙髮、染髮的需求,辦卡之後通常能節省數百元錢。

  預付卡的優惠看似誘人,但實際上暗藏危機。在消費者被店員勸說辦卡後,很多情況下,卡上的金額還沒用完,門店就已經關閉,消費者除了投訴似乎只有認栽,這也是大部分消費者對推銷辦卡反感的原因之一。

  作為北京的連鎖品牌之一,永琪美容美髮擁有不少消費者,不過去年底文學館路的永琪美容美髮閉店消失,讓不少辦卡消費者慌了。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永琪會員表示,自己當初在永琪文學館路店辦了3折的卡,現在餘額還剩2900多元,但門店當面宣稱退款要按原價退,之後便再也沒有任何回應。還有一位吳姓會員表示,自己新辦的卡一次沒用,只做過永琪贈送的項目,但是此次查詢餘額時竟然發現對方在裡面扣錢了。2015年8月底,上海市單用途預付卡投訴數據顯示,在預付卡投訴的五大類型案件中,永琪三度被列入黑名單,其中涉及“原門店關閉服務,轉移至附近門店,但承接方不提供該卡服務”、“門店關閉後,消費者對於退卡在沒有事先章程和協議約定前提下企業收取服務費用不認可”以及“單張卡金額超出限額規定,且開發票不規範”。

  去年4月,北京市商務委網站公布的《關於進一步加強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工作的通知》顯示,單用途商業預付卡是企業自主發行的用於商品或服務的兌付憑證,但又兼具融資、集資等類金融屬性。由於發卡企業數量多、規模大,管理不當容易引發社會風險。據統計,2015年一年,北京涉及預付卡的投訴佔到全市商務投訴總量的80%,其中90%都與關門跑路有關,特別是從事美容美髮和洗浴行業的發卡企業尤其嚴重。根據2011年9月1日正式施行的《北京市消費類預付費服務交易合同行為指引(試行)》規定,預付卡裡餘額有多少就應該退多少,消費者有權要回所有餘額。北京商報記者 邵藍潔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