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頁面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財經頻道財富故事-正文
“觀鳥經濟”富山鄉
http://www.workercn.cn 2017-10-30 00:35:54來源: 經濟參考報
分享到:更多

  10多年前,這裡常常只聞鳥聲,不見鳥影。“聽到腳步聲,鳥就飛了。”

  如今,這裡鳥兒活躍於房前屋後,還常竄入村民家中與人爭食。

  這裡是廣西龍州縣逐蔔鄉弄崗村隴亨屯,坐落在弄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旁。昔日偷柴、打鳥屢禁不絕的窮山區,如今人們護鳥愛鳥,百姓生活富裕。

  在弄崗保護區護林員農偉宏20年的護林生涯裡,近幾年是他最不用操心的日子。“現在村民在自家甘蔗地裡發現鳥窩,都不會採收那小塊甘蔗,在山裡看到被風吹倒的樹,都會扶起來。”

  村民能夠有如此強的生態保護意識,也經曆了一個曲折的過程。

  農偉宏記得,他剛做護林員沒多久,看到一位村民掏了一窩鳥蛋,上前理論,剛一開口便被打斷,“吃不起肉還不給我拿幾個鳥蛋?”農偉宏急了,“每個人都跟你這樣,把生態破壞了咋辦!”村民不服,“靠山吃山,從來都是這樣。我拿幾個鳥蛋,鳥就滅絕了?”

  “我就不知道怎麼反駁他,我也是村裡人,明白讓村民餓著肚子守護綠水青山,難!”農偉宏說。

  2004年,一次學者的野外考察成了村裡生態保護狀況的轉折點。那年,廣西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院的教授周放經常來到弄崗保護區進行野外考察,一邊跟村民們宣傳保護生態的知識。

  周放跟村民開玩笑,“你們掏鳥蛋能換幾個錢,發現了鳥窩保護起來,到時候帶我過來看,給你們的帶路費可以買幾十斤酒了。這裡生態好,鳥類多,以後可能還有其他城裡人來旅遊。”他可沒想到,這句話開啟了這個小山村發展“觀鳥經濟”的大門。

  隴亨屯屯長農海忠說,正是這次帶路經曆,讓他們意識到,依靠生態或許能夠吃上“旅遊飯”。

  從那之後,給周放團隊當“鳥導遊”的幾位村民,包括農海忠在內,便在村子裡當起了“生態保護宣傳員”。“我們得看長遠點,國家級的生態保護區,我們守好了,或許有機會掙錢,掙不到錢,也不吃虧。”農海忠說。

  得益於周放團隊的研究考察成果,鳥類品種繁多的弄崗自然保護區逐漸走入大眾視野。特別是2008年在保護區發現弄崗穂鶥後,一下子吸引了全國各地“鳥友”的目光。

  弄崗穗鶥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次在國內記錄到的鳥類新種,一經描述發表後便被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物種紅色名錄的近危物種。

  “帶著‘長槍短炮’的人來到我們村拍鳥的人漸漸多起來。”農海忠說,村民當“鳥導”帶路,一次可收取100元帶路費。

  後來,為了方便遊客拍鳥,村民開始尋找鳥窩,培育“鳥點”。村民在山裡尋找鳥類聚集較多的地方,把麵包蟲放到固定的地點,鳥兒會漸漸習慣來覓食,從而形成“鳥點”。

  村民們在“鳥點”、鳥窩附近布置好偽裝棚。攝友去偽裝棚裡拍鳥,一個機位交30元或50元。如果是名貴罕見的鳥類,價碼會漲到100元。

  農偉宏是村裡第一位擁有“鳥點”的人,去年僅靠他家後院的一個“鳥點”,就能掙7000多元。

  同時,村裡還開起了民宿、農家樂。目前這個僅有40戶人家的小村子,擁有56間客房,樓價每天100元。“到了夏天冬天觀鳥季節,客房常常爆滿。”農海忠說,遊客們增多,也帶動了村裡土特產品的銷售。

  “去年我掙了2萬多元。”農海忠說,現在全村人都參與到“觀鳥產業”中,掙最多的可達8萬元。

  “護住了鳥的同時還能掙到錢,你說村民能不開心嗎?”農偉宏說,“現在別說是打鳥,砍柴的人都沒有了。”

  在外打工多年,如今返鄉做“鳥生意”的青年盧海恒對村民們思想的轉變深有感觸,“本來大家都是為了掙錢才開始保護生態,這些年得到的回報,也讓許多人意識到,保護生態的作用不僅僅是掙錢。”

  “保護生態是有利於子孫後代的一件事。我們現在很清楚,哪怕有一天,做‘鳥生意’掙不到錢了,我們也會把如今保護生態的勁頭延續下去!”農海忠握緊拳頭說。(農冠斌)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