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企業

要聞縱覽

愛立信被調查 電信設備商的壟斷反噬

2019-04-15 07:49:06  來源:中國經濟網

  4月14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愛立信方面得到確認,由於相關企業對愛立信在中國智慧財產權許可業務的投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近日啟動了對愛立信相關許可業務的調查。對於電信設備商來說,涉及專利的官司和調查已經不勝枚舉。5G時代即將到來,對於手機廠商來說,如果不能早點解決專利收費標準的問題,日後將需要花費更多資金在專利費上。

  正式啟動調查

  愛立信方面表示,公司將全力配合此次調查,在調查進行期間不會再做進一步評論。愛立信基於公平、合理和非歧視(FRAND)的原則對所擁有的業內領先的專利組合進行許可,並且始終致力於嚴格遵循這一原則。

  目前還不清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對愛立信調查關注的具體問題。但此前,業內已有傳言稱多家手機廠商向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舉報,投訴愛立信在3G和4G標準必要專利(SEP)許可市場存在違反《反壟斷法》的行為。

  運營商財經網總編輯康釗表示,早年通信業的標準是主要的設備商和晶片廠商聯合參與制定的,專利大部分掌握在它們手裡,但當時它們都做手機,所以需要跟其他廠商交換專利,實際很難收到專利費,或者收的不多。“後來這些設備商和晶片廠商不做手機了,所以就敢大膽向手機廠商收取專利費,典型的就是高通,其次是諾基亞。”

  通信世界全媒體總編輯劉啟誠指出,在2G、3G和4G時代,愛立信手中握有大量的通信專利,而國內大多數手機廠商都是從3G和4G手機開始發家的,手中的智慧財產權專利比較少,需要很大程度上依靠愛立信這樣的電信設備商。隨著這兩年國產手機廠商規模的壯大,它們每年交給愛立信的專利費也在增加,對自身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特別是今年以來,整體手機市場出貨量下滑幅度大,手機的生產成本上升,手機廠商的利潤空間進一步壓縮,因此手機廠商只好來投訴這些專利廠商,指控它們收費過高。”劉啟誠說。

  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7693.1萬部,同比下降11.9%。其中,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7085.7萬部,同比下降6.6%,占同期手機出貨量的92.1%。

  小米董事長雷軍在小米9發布會上坦言,手機成本進一步上漲,一方面是元器件價格的普遍上漲,另一方面是因為更多先進技術和工藝的成本高。

  電信行業常事

  在電信領域,針對電信設備商的反壟斷調查可謂“家常便飯”。2009年,韓國公平貿易委員會認為高通濫用其在CDMA數據機和射頻晶片市場的主導地位,而對高通處以2730億韓元的罰款;2013年,國產手機廠商集體向國家發改委投訴高通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國家發改委於2015年責令高通停止違法行為並處以約10億美元的罰款。

  此次則是國家反壟斷監管部門在智慧財產權許可市場領域發起的第二次反壟斷調查。此外,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還曾審理了華為與IDC的智慧財產權反壟斷訴訟。這三次智慧財產權反壟斷案件均發生在通信領域。

  2014年以前,愛立信一直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商。其後,由於華為的強勁增長、諾基亞與阿爾卡特朗訊的合并,愛立信市場份額下滑,在2018年排在第三位。但由於長期的研發投入,2018年愛立信擁有4.9萬件專利,且其中大部分為標準必要專利。IHS Markit報告顯示,愛立信2018年移動通信設備銷售市佔率達到29%,排在全球第一。

  作為2G、3G、4G移動通信標準的主要貢獻者之一,愛立信與許多中國手機廠商簽署了專利授權協議,但彼此之間的專利糾紛一直存在。2014年,愛立信在印度訴小米專利侵權;同樣在2014年,TCL就愛立信在SEP授權許可中違反FRAND承諾,在美國加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提出合同違約訴訟,請求法院就愛立信2G、3G、4G授權許可費率進行重新裁定,2017年12月,美國法院做出裁決,將愛立信原來的許可費率減半。

  5G的變與不變

  在康釗看來,手機廠商對愛立信的投訴,不光出於自身的經濟壓力,也是為即將到來的5G手機做準備,“因為中國明年5G正式商用,不解決5G專利費問題是不行的。而按照之前全球幾家通信設備巨頭及高通的說法,它們都有權收取專利費,那5G產業就沒法進行下去了,手機廠商都變成電信設備商的打工者了”。

  面對未來市場,數以億計的5G手機出廠,高通已經公布了巨額的專利使用費。全球範圍內使用高通移動網路核心專利的5G手機每部收取專利費:單模5G手機:2.275%;多模5G手機(3G/4G/5G):3.25%。愛立信也公布了專利收費標準,高端設備是按照每部5美元,低端設備是每部2.5美元。

  華為因為在5G領域也佔據了較大的份額,也將會公布自己的收費方案。華為相關人士表示,華為5G專利售前費用不按整機收費,而且華為重申不敲詐社會與廠商,價格非常透明,比過去的4G專利授權費用更低。數據顯示,華為已在全球範圍簽署了30多個5G商用合同。

  但康釗指出,愛立信、高通等不會只談5G專利,5G是在2G、3G、4G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每一代都需要用前一代的技術,也就是說高通、愛立信、諾基亞等在收取費用時會稱,5G也用了第一代通信技術、2G的基礎性專利,需要交專利費。

  劉啟誠也表示,5G時代這些專利都存在,儘管中國廠商的話語權上升了,但是專利費該上交的還是要上交。

  “愛立信在全球通信廠商中算是比較溫和的,在專利費問題上跳得最高的就是高通,堅決拒絕取消專利費。專利費問題上也沒什麼合理模式,主要是要洽談一個合適比例。我個人覺得,所有擁有專利的主要設備商及高通等晶片商,它們收取的專利費比例不應該超過2%,這2%如何在它們內部分配,它們自己可以協商。”康釗說。

編輯:張秋晨

高清圖片

企業家

品牌產品

勞動保護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