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企業頻道產業新聞-正文
視頻社交的風口來了嗎
楊利偉 張蘩一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4來源: 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近日,第三方發布數據顯示,短視頻市場及用戶量增長迅猛,對用戶使用總時長的滲透增速驚人,以25.3%的增長率大幅度領先其他行業。美拍內容副總裁才華認為,短視頻是文字全民化、照片全民化後的第三次大眾表達革命,未來會成為一種普適性的社交形式。

  雖然2015年3月,騰訊戰略性放棄了微視——短視頻分享社區產品,但之後迅速有多家平台入局,主打短視頻社交。據記者調查,綜合影響力較大的有快手、秒拍、馬鈴薯、西瓜視頻、美拍、抖音短視頻、火山小視頻、小咖秀等。其中,秒拍、小咖秀同屬炫一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而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還有主推音樂創意短視頻的抖音則屬今日頭條在視頻領域的布局。

  短視頻界“泥石流”?

  快手一直被看作短視頻領域的“泥石流”。

  據快手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其平台註冊用戶量已突破6億,日活躍用戶8000萬,每日上傳UGC視頻數量1000萬,用戶的日使用時長超過60分鐘。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快手的用戶群體為中國海量的二三四線城市、鄉鎮及農村人口,走的是“農村包圍城市”的路子。快手科技市場副總裁陳思諾對此回應,“(平台)90後用戶超過87%,男女比例基本相當;快手用戶的地域分布,與中國移動互聯網的人群分布結構高度一致。用戶分布Top4城市為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北京地區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躍用戶數量)為300萬。”

  之前,曾有一篇描述快手App的文章紅極一時,文章給這款應用的界定是“殘酷底層物語”,稱平台上有大量獵奇的“農村奇觀”,比如大媽直播吃異物,包括活吃鱔魚、燈泡、仙人掌、蛆等;還有農民直播炸褲襠,山東小夥兒一口氣猛灌白酒……

  “你以為快手中最殘酷的就是生吃玻璃、蛆、屎嗎?錯,裡面更讓人難受的是農村兒童的精神面貌”,文章列舉了一個只有八九歲的男童,他的特技是模仿成人抽煙、喝酒、泡妞,“而且視頻都是他媽媽拍的”。

  對此,快手方面回應,對涉及暴力、色情、謠言、詐騙等違法有害內容,他們的態度都是零容忍的。像大媽直播吃異物的事件,平台發現後第一時間進行了報警處理,並且固定了證據,並協助後續的調查工作,涉及該事件的相關視頻都做了清除。

  陳思諾說,在內容管理方面,快手建立機器過濾、人工審核、舉報受理和社區自律委員會等四位一體的內容審核處置體系,按照法律法規、公序良俗管理平台上的內容。在加強技術力量研發、人工審核隊伍建設的同時,重點做好社會監督舉報受理工作。

  “從公司定位上,快手是一家重視技術,以技術為核心驅動的生活分享平台,”陳思諾說。快手是2013年由動圖製作工具轉型做短視頻內容社區開始的,“快手沒有人工的內容編輯團隊,沒有明星導向,也不捧紅人,資訊流內容均根據機器演算法來進行推送。”基於以技術為核心驅動這一語境,陳思諾也強調,他們做的只是“記錄”。

  開啟快手App,記者發現應用界面僅有關注、發現、同城這3個欄目,其中“發現”一欄為短視頻推薦,推薦中大部分為“吃播”(吃飯直播的簡稱)短視頻,比如一口氣吃一托盤雞翅,女主播在說完“雙擊的朋友吃不胖,評論的事業興旺”這樣乏善可陳的開場白後,就開始吃,此外還有直播吃辣椒醬、活章魚等。

  除了吃播,推薦視頻裡還有喊麥、舞蹈教學、各種各樣的農活或者體力勞動展示等內容,只看推薦,也並不像文章列舉得那樣“奇觀”。

  “文章那樣寫,是他自己特意關注了那些唄。”小武這樣對記者說。作為快手的忠實用戶,小武與公眾印象中的快手用戶群像不太一樣,他屬於一線城市的高學曆人群。在他看來,快手上是有不少低俗的內容,但作者列舉的那些極端案例,也是他本人的“惡意篩選”。“沒有必要非得去強調什麼城市農村,高雅低俗。其他那些‘審美’的視頻平台又好到哪去了?還不是為了美去打玻尿酸,削錐子臉,墊胸抽脂的,都一樣,只不過規則不同罷了。”

  “到今天為止,中國的一線城市人口佔比也就在7%左右,還有93%的人沒有生活在一線城市,我們真實的世界就是由各種各樣的人組成的,不完全是像在座各位一樣相對更光鮮一些的場景。”快手CEO宿華此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快手是豐富多彩的世界,我們的真實世界也是這樣的,快手是這個真實世界的一個投影,是這個真實世界的鏡子。”

  記者隨機採訪了一些快手用戶,不論有什麼不同的體驗,大家普遍給出了一個共同的觀感——熱鬧。

  “在上面你能看到各種各樣的人還有生活,真的是超乎想象”,有網友總結了快手短視頻的類型,比如各種社會搖(一種舞蹈形式,早年在迪吧十分盛行,受到眾多社會青年的追捧),DJ音樂,鬼步舞教學,直播吃東西,曬貓曬狗曬孩子,曬懷孕,“不嫌醜的點進來,點進來交友”,無論是哪種類型,落腳點都是“雙擊666”。(網路用語,雙擊是表達喜歡的方式,666即為完美、幹得好)。

  有長期使用快手的用戶表示快手現在已經變了,“剛開始的時候上面許多人是分享生活的,經常有一些有趣的小視頻。不過後來就是很多為了紅,都是炒作。紅了就接劣質廣告,把產品賣給粉絲”。

  也有很多用戶對於平台上許多無意義的低俗內容表示“卸載保智商”。

  構建“審美”的平台

  與其他短視頻軟體相比,“美拍目前最核心的競爭優勢,是完善的平台化構建”,美拍產品副總裁陳白說,“這是區別於媒體屬性、工具屬性的短視頻產品的關鍵。”

  “美拍的核心是基於興趣的視頻社交,鼓勵用戶拍出好看的短視頻,然後通過大數據智能演算法,將短視頻推薦給符合興趣的觀眾。”陳白說,“例如一個愛拍美食視頻的用戶,在美拍上能夠很容易地找到受眾,獲得粉絲的點贊評論,從而構建用戶的興趣關係鏈。”

  而刻意製造美的意圖,也被用戶捕捉到了。“本來很普通沒新意的視頻,通過美拍可以把效果升級,操作簡單,顯得洋氣。”許多高黏性的用戶表示,美拍最吸引他們的第一是可以製造美,第二是傻瓜式操作。

  開啟美拍App,記者發現視頻排行榜上美食、搞笑方面的內容居多,比如“糖醋排骨的做法”“辣面混吃”“奶茶試喝”等,據艾瑞聯合美拍發布的《短視頻達人發展趨勢報告》顯示,美拍中達人比較集中的前3個領域分別是音樂、美食、舞蹈。

  但在記者的隨機調查中發現,天然討厭這款短視頻軟體的用戶也不在少數。

  陳白介紹,從2014年推出至今,美拍完成了社區化轉型,並維持用戶活躍度穩定增長,截至今年6月30日,美拍的月活躍用戶量為1.52億,海量的非機構化內容生產者,隨手拿起手機就能即興創作10秒到5分鐘的短視頻作品,都為美拍沉澱下海量的UGC內容,這是美拍平台化的基礎。

  短視頻流行,監管須跟上

  儘管當下短視頻被視作又一個風口,但陳白認為,短視頻是一個尚在成長期的行業,未來必然有各種形態的產品,會出現一些平台級的產品,也會出現一些垂直的、深耕的產品,“微博推出微博故事,其實是在進一步說明,短視頻形式已經成為社交的主流形式”。

  陳白認為,未來短視頻行業會朝著平台化、商業化方向發展。“在平台化方面,海量的用戶自主地生產內容、大規模的垂直的內容類別產生、企業與MCN機構等組織機構入場,都是平台化發展的方向;在商業化方面,如何實現短視頻內容生產者、短視頻平台等的商業變現,也是行業需要突破的方向。”

  第40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網路視頻用戶規模達5.65億,較2016年底增加2026萬人,其中, 手機視頻用戶規模為5.25億,與 2016年底相比增長2536萬人,增長率為 5.1%。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常江認為,從過去的圖文社交,到現在的短視頻社交,線上社交向視覺化、感官化轉變是一個基本的趨勢,這種視覺化、感官化的線上社交旨在使人們同時獲得兩種快感:與他人的親密感,以及“獨善其身”的安全感。在傳統媒介環境下,這兩種快感很難同時獲得,但短視頻做到了這一點,實現了兩者的調和。短視頻最大的優勢是極好地適應了日趨碎片化和感官化的主流線上生活方式,尤其是移動互聯網,它的受歡迎符合技術和文化上的邏輯。

  但他同時認為,雖然短視頻會同時在資訊生產和虛擬社交領域產生較大的影響,這種影響將受限於日趨嚴格的監管。“一切內容生產模式在監管尚未跟上的時候,都會出現失範現象。人本來有著不同層次的趣味。這些東西沒有出現在報紙電視上,不是因為報紙和電視本身是更加高尚的媒介,而是因為它們受到了極為嚴格的監管。短視頻也只是多種網路內容中的一種,因此需要不斷完善網路內容(含資訊、娛樂)的規制政策。”

  從運營方面,陳白認為,短視頻廣告市場潛力巨大,但缺乏統一的平台共通供需資訊,也缺乏精準的數據追蹤平台統計營銷效果。比如,達人憑藉高品質的自製短視頻吸引了大量粉絲,卻常常面臨接不到廣告的情況;而對於品牌來說,又難以找到匹配的達人和渠道。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