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企業頻道班組之星-正文
刷新單班掘進世界紀錄,降低呼吸性粉塵濃度
紮根沙漠的煤礦“沙棘”
李玉波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8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在陝蒙交界的毛烏素沙漠,一種並不起眼的綠色灌木常常映入眼帘,它們頑強地鑽透黃色地表,逐漸把沙地浸染成綠色。它們耐旱、抗風沙、易生長,充滿生機。它們便是沙棘。薛占軍,作為一名神華神東煤炭集團大柳塔煤礦工人,就像沙棘一樣,紮根在沙漠深處、奉獻在沙漠深處。

  薛占軍是神東煤炭集團大柳塔煤礦連採三隊的隊長。27年的時間,薛占軍從一名普通採煤工成長為全國勞模。

  “遇到事情得沖在前頭”

  1988年大柳塔煤礦剛剛開建,生產環境惡劣,井下勞動強度大,僅試用期內,與薛占軍一同的200多人中就有近半數因無法適應而離開。薛占軍說:“也打過退堂鼓,尤其是剛工作了一周,就經曆了同崗帶班師傅在打錨杆時被‘鍋底石’打斷了脊椎的事情。”薛占軍眉頭緊皺繼續說道:“我母親常說‘遇到事情得沖在前頭’,讓我有了一種責任感,最終我留了下來。”這一留就是27年。

  2009年7月,薛占軍升任大柳塔煤礦連採三隊隊長。一任職,考驗便接踵而至。薛占軍說,“當時感覺還真是‘福無雙至’,還沒來得及慶祝呢,就先開始頭疼了。”

  最先讓薛占軍感到頭疼的就是,連採三隊遇到了大柳塔煤礦建礦以來最薄的薄基岩,“只有2.6米,上面全是沙”。薛占軍回憶道,“一個不小心就容易造成頂板破碎,後果不堪設想啊。”薛占軍搖搖頭,當年的重壓溢於言表。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裡,薛占軍跟這處薄基岩“杠上了”。每天只睡4個多小時,而井下一待最少也得12個小時。白天緊盯現場,夜裡制定措施。薛占軍說:“我這人也軸,不輕易服輸。”正是這股不服輸不言棄的軸勁兒,助薛占軍不僅攻克了這一難關,還創造了大柳塔煤礦連採單月進尺1860米的最佳紀錄。

  改進世界首套快掘系統

  緊接著,更為嚴峻的考驗來了——世界首套快速掘進系統要在連採三隊進行工業性試驗。

  薛占軍從事連採工作近20年,深知傳統連採工藝的弊端——支護跟不上掘進,造成生產效率低下。而且工作面移動設備多,設備來回擠人的事故時有發生。有了這套快掘系統,就能夠實現掘、支、運平行作業。但是,正如薛占軍所說,“這可是世界首套啊!可以借鑒的經驗也沒有。”

  接下來的日子裡,薛占軍面對的困難是一個接一個。首先是系統後配套的八臂錨杆機由於體積過大無法入井,必須在井口完成拆解,可40多噸重的龐然大物拆起來並不容易。“全隊上下忙了6個多小時,才把這個‘大傢伙’運送到井下。”

  薛占軍用“大傢伙”形容八臂錨杆機。在系統試生產過程中,問題更是接踵而至,由於系統是第一次進行井下工業性試驗,各設備存在的設計缺陷逐漸暴露出來。為此他積極同廠家單位交流溝通,並利用自己多年積累的經驗對系統不斷地改進完善。邁步鋼性架重量大,拉架困難,他設計增加了泵站系統,提升拉架效率;八臂錨杆機使用的鐵絲網搬運困難,他就在錨杆機上設計了儲存點,降低工人的勞動強度。

  隨著快掘系統日趨完善,進尺紀錄被不斷刷新。2015年2月,單班掘進88.7米,圓班掘進158米,刷新了煤礦掘進的世界紀錄。這一紀錄的誕生,標誌著中國煤礦的掘進水平超越歐美髮達國家,領跑世界。

  “常壓短抽”降低呼塵濃度

  2014年4月,薛占軍隨集團領導前往澳大利亞的煤礦考察。在考察時他驚訝地發現,井下工人的防護設備居然沒有口罩!當地礦工告訴他,由於作業中粉塵產生極少,根本就不需要佩戴口罩。這令飽受粉塵困擾多年的薛占軍深受刺激,他下決心要解決井下生產粉塵控制難題。

  “我這人有個特點:想幹一件事,就一定要幹成。”薛占軍說。回國以後,他就和全隊上下一起潛心鑽研國內外已有的各類降塵方法,最終確定了用“長壓短抽”的通風方式降塵。通過這種方式,掘進工作面的呼塵(呼吸性粉塵)濃度已經從原來的28.8mg/m3降為1.6mg/m3,遠低於國家規定水平,長期困擾掘進作業員工的粉塵問題基本得以解決。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