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企業頻道班組之星-正文
關鍵時刻顯身手(圖)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在他的理念中,集體的利益高於一切!

  ——大型車間工會主席武淑傑談“龍江工匠”別林

  從他的身上你會感受到“工匠”這兩個字到底意味著什麼。

  ——徒弟董雲龍談師傅別林

  別林姓別,這是一個比較罕見的姓氏。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了這個不一樣的姓氏,他總是要承擔一些“特別”的任務。

  1988年,別林從佳木斯電機廠職業高中畢業,隨後進入到了佳木斯電機廠。在校學習的時候,別林學的是電工專業,入廠第一年,他乾的是車工的活,原因是單位的車工需要人。

  但是到第二年的時候,他就被調入了大型車間裝配工段,並且一直工作至今。

  裝配是電機出廠前的最後一道工序,每一個電機上的零件在生產完畢後最終匯聚到裝配車間進行總裝。如果說之前每個零件的生產者關注的是一個點,那麼在這裡,裝配工關注的必須是“全面”。

  別林調入裝配車間時,佳木斯電機廠的產品正在從“軸承”電機向“軸瓦”電機轉型。或許對於外行來說,這兩個名詞過於專業、抽象,用通俗易懂的話來說,後者是前者的升級換代,承載能力更強,更耐用,雜訊低,更換維修也方便,給企業帶來的效益也更大。

  從電工專業到車工新手,再到調入裝配車間,正是別林上班不久就隨著企業的發展進行了二連跳。談到自己當年的成績,別林笑言“沒覺得自己幹啥”“都不記得了”。

  儘管他“不記得”自己做過了什麼,但是對師傅教過自己什麼卻念念不忘。

  “我的師傅叫齊春林,他也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的獲得者。”當被問到師傅的情況時,別林脫口而出。

  “我師傅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吃苦在前,他就是老黃牛,現在太缺這種精神了。”

  在別林的記憶中,師傅教過的手藝有些遙遠,但是,師傅的做人標準卻近在眼前。他對師傅最深刻的印象是,一次在生產一款管道泵的電機過程中,師傅憑藉經驗指出了設計工藝上存在的問題。

  工藝設計員是指導工人工作的,師傅的這個行為雖說是出於公心,但依舊有點兒“冒犯”的意思。雖然自己的建議沒被採納,但別林記得師傅當時堅持不懈,一定要求修改施工工藝。

  最終事實證明,師傅的堅持是對的,這也讓別林記住了老一代工人敢於較真的做法。

  “敢較真是要有真本事的。”別林說。

  從18歲上班開始,別林就不斷地為自己增加著真本事。軸瓦刮研、金屬焊接、電機維修等多方面的理論知識,他都是通過自學掌握的。

  因為掌握了真本事,在一些特殊時刻,別林還真是有機會跟別人較真了。

  2003年,新疆一家煉油廠訂購的佳木斯電機廠某型號同步電機軸瓦發生了嚴重燒毀。這家企業停產一天的損失將達上千萬元。當車間主任帶著別林坐飛機趕到企業時已經是深夜,別林來不及休息直接進入現場工作。

  然而,他的積極敬業並沒有得到對方的稱讚,反而是等來了對方一句接一句的質疑:“你們這麼有名的企業就生產這種產品?”這家煉油企業當時的想法是,將這次事故上報給上級單位,在全系統內進行通報,這樣一來勢必會影響佳木斯電機廠今後的形象和產品銷路。

  通過現場勘查別林發現,企業生產“這種產品”沒問題,問題在這家煉油企業安裝電機時出現了偏差,導致了機器故障。

  在指出問題所在之後,別林立刻著手對機器進行修理。當時正值盛夏,別林在近40℃的高溫下工作。由於現場空間小又沒有起重設備,很多零件就靠別林自己手搬肩抗。當電機重新啟動並正常運轉後,這家煉油企業對別林、對佳木斯電機廠都有了全新的認識——顛覆了此前的負面看法。

  2010年開始,佳木斯電機廠的核電電機逐漸成為了新的支柱產業。毫無意外,別林也開始了核電產品的裝配工作。

  “做核電產品,需要比過去更嚴謹、更細心,這可是關係到國計民生的產品。”在談到核電電機的時候,別林還分析了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的原因以及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當年的泄露事故。當被問到怎麼知道這麼多資訊的時候,別林回答說:“我每天都看新聞聯播,從年輕的時候就看。”

  “你看,從去年的十九大到今年的兩會,出台了不少關於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政策、措施,我都知道。”2018年龍江工匠獲得者別林說,現在當工人跟過去不一樣了,“越有技術,你就越有前途。”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