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企業頻道曝光台-正文
町町共用單車創始人:我現在是個“負二代”
郭琳琳
http://www.workercn.cn2017-10-31來源: 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町町創始人:我現在是個“負二代”

  昨天,一篇名為《被抓進看守所的共用單車創始人:我已一無所有》的文章在網路上熱傳。町町單車創始人丁偉接受採訪時表示,因受到父母公司經濟問題波及,自己曾進了看守所接受調查,已於9月底被放出。目前,身上已經“一無所有”。

  昨天,北京青年報記者聯繫到了丁偉,丁偉稱自己以前是一個“富二代”,現在卻成為了“負二代”。對於町町單車退不了押金的一萬多用戶,丁偉稱仍希望退還錢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為1800元的單車。從開著保時捷卡宴的富二代,到如今成為“北漂”打工者,不少人對丁偉的經曆表示唏噓,也有人對他創立町町的初衷表示質疑。

  9月底,結束調查被放出來的丁偉身上已“一無所有”。昨天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丁偉稱,此次創業雖然失敗了,但他還年輕,會從頭再來。

  去年底,只有20歲出頭的丁偉在南京創立了町町單車,加入了共用單車創業者的大軍。在成為“創業者”之前,丁偉身上的標籤是一個“富二代”。因為不滿足於幫家裡照看珠寶生意,丁偉選擇做一項“年輕人的事業”,創立了這家共用單車公司,投資方則是自己的父母。

  工商資訊顯示,町町單車商標所屬公司為南京鐵拜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6年11月3日,註冊資本為1000萬元人民幣。公司法人於今年4月28日發生過一次變更,由原來的丁偉變成了目前的丁金玉。同時資料顯示,公司也於今年8月2日,因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在依法履職過程中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繫,依據《企業經營異常名錄管理暫行辦法》第九條之規定,被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

  丁偉對北青報記者稱,在今年4月,他開始發現父母的公司經濟上出現了問題,要回財務權失敗後,丁偉於4月底帶領一些核心人員離開了町町單車。“我不幹了之後,因為沒有投資過一分錢,所以也就把公司零元轉讓了。”

  7月初,丁偉的父母因公司債務問題接受調查,丁偉從此之後經曆了一段“最困難的時期”。不久後,因丁偉是公司股東,也進了看守所接受調查,在看守所裡面共待了近40天。

  幾乎就在丁偉進看守所的同一時間,町町單車“跑路”、公司“人去樓空”的消息充斥網路,大量用戶充值的199元押金無法退還,丁偉也被貼上了“騙子”等標籤。

  昨天,已經從看守所出來近一個月的丁偉對北青報記者否認了關於“跑路”的種種傳聞,稱只是在看守所接受調查。丁偉稱,目前仍有一萬多町町用戶沒有退還押金,雖然已離開公司,丁偉仍希望能將押金退還,或者把投放市場的一萬多輛單車分給用戶。

  對於自己以後的生活,丁偉稱會在今天來到北京,幫朋友打理一家經紀公司,晚上打算做直播,“多攢點錢,以後還是想創業”。

  對話

  丁偉:“二代”是自嘲也是激勵

  昨天,北青報記者聯繫到了町町單車創始人丁偉,目前,丁偉給自己的微信取名為“二代”。他表示,在看守所的時候,裡面的嫌犯都這麼稱呼他,丁偉覺得是自嘲也是一種激勵。以前是“富二代”,現在自稱“負二代”,丁偉說工作積累一定資本後,還會選擇繼續創業。

  不滿足於富二代而創業

  北青報:當時為什麼創立町町?

  丁偉:我那時候在上海,幫父母打理珠寶生意。但在20多歲的時候,誰願意做黃金啊。那時候我每天上下班都是騎摩拜,我自己有跑車,之前我從來都不騎單車,我爸來看我的時候也很奇怪我為什麼不開車,但他也看到了市場,覺得這個畢竟是互聯網嘛,後來我就創立了町町。

  北青報:創立町町的資本都是父母給的?當時父母也很支援你創業?

  丁偉:投資是我爸投的,但他們覺得我小,所有的公司我都管不了錢。之前我也是一直拿父母的零花錢,如果我想用,肯定不缺錢,我爸也是覺得共用單車蠻好,覺得這個項目不錯。

  北青報:有媒體報道稱町町的每輛單車成本都很高,為什麼會投入這麼多錢在造車上?

  丁偉:當時就是想著要做就做好,輪轂用的都是鎂合金,一根就值一個用戶的押金錢。我自己又有兩輛保時捷,單車上面塗的都是保時捷那種熒光漆,光車漆就調了一個月,因為要在陽光下測。雖然看著單車的外觀就這樣,但是仔細看細節,都是用的最好的。正常使用情況,不包含人為破壞的話,可以用三年時間。

  出事後希望退回全部押金

  北青報:每輛車成本很高,投資這麼多錢,有沒有想到不到一年就出現了問題?

  丁偉:完全沒有,我在公司的時候運營情況還是蠻好的,一切正常。剛準備開發的時候,摩拜和ofo剛剛興起,每天使用量能達到十幾次,當時想的是我的車每天使用能達到8次,一年半也就能回本了。

  北青報:4月底為什麼離開了公司?

  丁偉:我是4月份中旬知道家裡的事。那天我剛好在公司樓下修車,然後老家公司的一些人找過來問丁總在不在,我過去之後,有人說這是丁總的兒子,他們上來就給我兩巴掌,當時我就被打蒙了,我就問我爸媽公司怎麼了。因為他們公司有我的股份,我媽跟我講了之後,我就想把財務拿過來,但是我爸不肯給我,然後我就負氣帶著核心人員走了。

  北青報:你還在公司的時候實現盈利了嗎?

  丁偉:沒有完全實現盈利,每天有一萬多盈利把開支打掉能餘幾千。投資的2000萬元只是一個粗算,因為這個錢是從我爸私人銀行賬戶轉出去的,只能是一個估算,現在還虧了200多萬。

  北青報:現在也有網友質疑,創立共用單車公司,是為了吸收用戶押金,填補父親公司運營的窟窿?

  丁偉:我爸媽確實沒有挪用單車的資金,因為當時押金就有3000多萬元,後來也退了大部分的押金,但後來確實是拿不出錢了。

  北青報:現在會擔心這些用戶的押金退還問題嗎?

  丁偉:說實話我也想全部退掉,但是我現在沒法打包票,毫不誇張地說,我現在有的就是一身債。我是想如果一個人能分一輛車是最好的,一輛車的價格肯定要高於押金。

  攢錢之後還會再創業

  北青報:以前是“富二代”,後來卻被“抓”進看守所,會不會有心理落差?

  丁偉:說實話,7月初,就是我爸媽進去之後,是我最困難的時候。以前是住豪宅,開豪車,父母親人都在旁邊。爸媽進去後,我也想不開,天天就一個人喝酒,也沒人陪著,甚至想過自殺。但是在看守所裡面的時候就想開了,裡面很多人都聽說過我的事情,他們也會安慰我。

  北青報:這次創業失敗,今後有沒有想過再次創業?

  丁偉:家裡出事以後,短時間創業肯定不可能,創業需要啟動資金,肯定是先熬過去,把父母事情處理好,再慢慢上班、開直播攢錢,攢錢之後還會再創業。我是不願意一輩子碌碌無為去打工的,而且打工也不現實,打工一輩子可能連住的房子也買不起。

  本組文/本報記者 郭琳琳 實習記者 劉思佳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