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綠色

生態旅遊

聯“園”:城園相融,涵養生態

2020-10-16 09:18:04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公園城市的“園”,於成都,是聯“園”,是聯合協同,是涵養生態。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黃琳,特約撰稿劉依林、王琳黎 編輯高雪梅

  在成都,不用寫詩,整個城市處處見詩。這種浸透進骨子裡的城市生活美學,讓政府的公文都透著詩意,比如2020年1月的一份通知的名稱是《關於開展“花重錦官城”項目綠化整改民意調查工作的公告》。

  成都望江樓公園

  夜晚的四川省博物館門前樂曲聲動,人影重重,卻不急躁,沿河的一側,藉著月光依稀見到寫在旁邊的三個大字“尋香道”。“當年走馬錦城西,曾為梅花醉似泥。二十裡中香不斷,青羊宮到浣花溪。”陸遊這首詩中的畫面,正是成都公園城市建設示範區的冰山一角:尋香道。

  何止有尋香。

  成都的公園城市建設宛如新譜的一首綠色協奏曲。這首新曲,以成都全域生態資源為美麗宜居公園城市之“底”,傳承自然人文曆史,建立健全以生態系統良性迴圈和環境風險有效防控為重點的生態安全體系,形成“園中建城、城中有園、城園相融、人城和諧”的公園城市的生態美境。

  今日之成都,儼然是“花重錦官煙水綠,水潤天府譜新篇”。

  聯“園”,涵養生態

  公園城市的“園”,於成都,是聯“園”,是園中建城、城中有園、城園相融、人城和諧的大美格局,是山清水秀的生態空間“共融共生”,是聯合協同,是涵養生態。

  調侃成都,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成都的冬天見不到太陽,陰鬱的天氣和霧霾,和空氣中積重難散的汙染物有關。這個說法如今已成曆史。太陽是成都的常駐歌手,在冬日裡也唱著溫暖的歌。

  “以前成都人是追著太陽跑,現在是待在家門口享受陽光。”在成都生活的譚嘯說。

  本刊記者在成都採訪期間,發現“空氣質量越來越好”已經是當下成都人的“共識”;另一個“共識”是——他們認為這和成都的公園城市建設有關。

  數據夯實了這種變化。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楊小廣說,成都的空氣優良天數較2017年增加52天、達287天。

  根據錦江公園建設方案,到2021年底,錦江水生態治理目標全面完成。

  實際上,在2020年春節,成都市民就已感受到“烏篷船遊錦江”美好體驗了。在部分河段,成都人可以坐在畫舫裡,聽著古樂,欣賞錦江沿岸美輪美奐的光影秀。

  這樣的美好享受,來自成都厚植公園城市生態本底的不懈實踐。

  2020年5月的新聞發布會上,楊小廣向在場的記者們介紹,成都新增綠地面積3885萬平方米,全市森林覆蓋率達39.93%,建成區綠化覆蓋率達43.5%;建立覆蓋23個區(市)縣的公園城市首批76個示範片區……

  藍圖是目標,現實更鮮活。成都市觀鳥協會會長沈尤看著一組新的觀鳥數據,非常興奮,“目前成都市已記錄到的鳥類種類增加至495種,位居全國前列。”

  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觀鳥調查中,成都觀鳥協會新發現了短趾雕、草原雕、紅頭咬鵑、海南鳽4種鳥類。“尤其是海南鳽,因極為罕見,被列為全世界30種最瀕危鳥類之一。”沈尤說,這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成都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

  初秋時節站在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的丹景台“城市之眼”,看見遠處即將建成的天府機場。天府奧體城、三岔湖等標誌性建築盡收眼底,綠植成片,鮮花展顏。

  3年前,成都開始啟動規劃建設1275平方公裡的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是成都重大生態戰略空間,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園。

  數據顯示,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建成後,能給每位成都市民新增至少10平方米的森林綠地,公園每年會釋放23萬噸氧氣,吸走31萬噸二氧化碳。

  這意味著成都將擁有一個通風廊道,將極大改善成都冬季濕冷夏季高溫的狀況,四季會更分明。

  曆時近兩年的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生態效益監測結果近日出爐,調查顯示,龍泉山生物多樣性本底豐富,至少分布有300多種鄉土植物,還保存了一定種類和數量的珍稀瀕危保護植物,這裡首次發現了被譽為“中國森林中最美麗動人的樹”——香果樹。

  如何持續提升公園城市的宜居生活品質?

  2020年7月15日,成都市委十三屆七次全會召開,會議通過了《中共成都市委關于堅定貫徹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戰略部署加快建設高質量發展增長極和動力源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

  《決定》指出,成都要踐行綠色發展理念,持續提升公園城市宜居生活品質。其中,“全面提高生態容量,加速全域增綠增景。”

  市民在藍天白雲下的浣花溪公園拍照留影(張青青/攝)

  全域增綠:構建五級城市綠化體系

  成都近年來持續深入推進全域增綠增景,加快建設大熊貓國家公園、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天府綠道、錦城公園、錦江公園等重大生態工程。

  在2020年夏天公開徵求公眾意見的《成都市公園城市綠地系統規劃(2019-2035年)》中,全域增綠有了具體的目標:“到2025年,實現城市綠地率不低於40%,人均公園綠地面積不低於14平方米,公園綠地服務半徑覆蓋率不低於90%。”

  成都本地媒體的報道說,成都人均公園綠地面積增加了4倍。

  據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向本刊記者提供的數據,成都如今綠化覆蓋面積52870.77公頃,共有公園161個,公園綠地面積為14783.72公頃。人均公園綠地面積為14.90平方米。

  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管委會綜合管理部的曹李攀告訴本刊記者,龍泉山的森林覆蓋率從54%增加到58%。“4%的增量來之不易。造林要成林才能算覆蓋率,而在龍泉山造林非常不容易,因為這裡近水缺水、土層瘠薄等問題較為突出,生態建設困難重重。龍泉山很早就開始有意識地造林,但多年來苗木長勢一般,直到2018年才開始改善。”

  2018年納入城市公園建設後,龍泉山森林公園有了清晰的定位:世界級品質的城市綠心,國際化的城市會客廳,市民喜歡的生態樂園。

  成都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管委會的張興華介紹,龍泉山森林公園以生態保護為主,並根據不同區域特點,採取不同分類保護的措施。同時,實施山水林田生態保護修複,對龍泉山進行全方位的多要素地質調查,鼓勵和有序引導居住在龍泉山的老百姓退耕還林,並妥善解決當地居民房屋、就業等問題。

  “效果也慢慢有了,在某些地方,林內小氣候已經改善,植被和林層都豐富起來。”張興華的欣喜溢於言表。

  在成都增綠的過程中,天府綠道是當仁不讓的主力軍之一。成都天府綠道是目前全球規劃設計最長的綠道系統,以“一軸、兩山、三環、七帶”為骨架在全市鋪開綠網,織就近1.7萬公裡綠道系統,分為區域級、城區級、社區級三級綠道體系。

  在成都市規劃館的沙盤圖上,本刊記者“直觀”了整個圖景:“一軸”是以錦江為軸綠道穿城而過,“兩山”是龍泉山、龍門山,“三環”則是熊貓綠道(沿三環路)、錦城綠道(沿繞城高速)、田園綠道(沿第二繞城高速),“七帶”則是濱河綠道。

  每一條綠道都具有巨大的潛在生態價值。成都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汪小琦以錦城綠道為例,算出成都人的綠色福利,“建成後,將形成133平方公裡的生態公園、20平方公裡的生態水系、24平方公裡的城市森林、8條一級通風廊道,同時保護35平方公裡的基本農田。”

  除了緊鑼密鼓進行建設的天府綠道之外,成都已初步形成生態區、綠道、公園、小遊園、微綠地的五級城市綠化體系,構建完整綠色空間。

  增綠亦在社區中同步進行。

  在老城區,見縫插綠拆牆見綠,在細微之處提升市民的綠色福利,包括公園在內的圍牆逐漸消失,市民的生活融入到一個個綠色場景裡。成都市青羊區少城街道辦黨工委書記何媛說,老城區公共空間小,但可以利用有限的空間進行市民可參與可進入的景觀化設計。

  本刊記者獲悉,人民公園、文化公園、百花潭公園、望江樓公園等著名的成都老公園已拆除圍牆、綠籬1100多米,留出的空間裡種滿綠植,也添設了一些便民的娛樂設施。

  在少城街道,小型的綠地被利用起來,建成社區足球公園。本刊記者在小通巷發現,街對面的賓館圍牆已被綠色植被覆蓋。“春柳起始”、“話劇開端”等傳承曆史的微景觀與“小通智造”的創新理念在這裡和諧共生。

  泡桐樹街角的入口一側被改成了圖書室,居民在這裡可享受全城的借書還書服務。

  全域增景:詩意棲居新成都

  繪綠入城,指狀交融。成都營造的是一個生態系統中的巨大綠色空間,在“景觀化、景區化,可進入、可參與”的思路下,成都的綠是增景,增加可進入可參與的景區和景觀。

  作為“城市之眼”的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丹景台景區,早已成了人氣爆棚的網紅新地標。

  這是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第一個先導性、示範性、引領性項目,包括丹景台、丹景閣、丹景亭等特色功能性建築及其周邊區域的綜合景觀提升、遊憩設施建設以及兩條上山道路改造和沿線景觀提升。

  以愛情為主題,位於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綠道天府新區段的“高空棧道”,2020年9月竣工,“全長2.81公裡,寬2.4米,垂直落差超過250米,從棧道一端走向另一端平均約1個小時。”

  在青龍湖濕地公園,一到周末,不到9點,停車場就停滿了車。興城集團成都天府綠道公司董事長康瑛說,前段時間她在周末早上9點到公園門口,差點被一早遊園晨跑的人群“擠”出來。一名帶著孩子的遊客告訴康瑛,早上進去的第一撥人是鍛煉者,第二撥是親子遊,在這兩撥人輪換的空隙進去是她遊園總結出的經驗。“佔一塊地,搭個小帳篷,和孩子一塊兒過周末”,已慢慢變成她周末生活的一部分。

  青龍湖濕地公園呈現出來的巨大吸引力,來自於天府綠道錦城公園一直以來堅持“景觀化、景區化,可進入、可參與”的理念,通過對山、水、林、田、湖進行統一保護、統一修複,以及對天府文脈的傳承發揚,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生命共同體。

  園區中央有一塊靜態保育區—鳥島,在規劃建設初即按照“生態先行、涵養文脈、動靜分區、人景交融”的設計理念,堅持不動林、不設橋、不進島、不增建築,經過多年涵養形成了“與世隔絕”的密林濕地,吸引了眾多野生鳥類在此安家築巢,在繁華的都市中形成了野生鳥類棲息地,有效保護了成都平原中這塊極為珍貴的鳥類棲息濕地,形成了“鳥不走、人可留”和諧相處的生態景觀,打造了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生態典範。

  沿著成都的母親河錦江而行,詩意和美好迎面而來,猝不及防。在成都老城區,本刊記者穿過人民公園,順著錦江,拐到清水河,直至浣花溪。

  在初識成都的人眼中,這一路浸滿文脈餘香,有靜雅古樸的百花潭,也有浣花溪裡的杜甫草堂。然而用腳丈量後,會看到成都市民才是這一路水清綠幽中的主角:

  一位剛下班的女孩,站在橋上,正用手機捕獲城市天際線,橋下的水面上倒映著夕陽的餘暉;百花潭公園步行道一旁的長椅上,一位母親正翻看女兒的作業,女兒靠在她身上,書包放在椅子上。

  除了像杜甫一樣看清水綠意,如今的成都人還能體驗豐富多彩的生活場景。在公園城市的成都,公園不再是具體的區域,而是一個個生活消費創意的具體場景。

  在浣花溪公園的川西文化廣場上,水晶葡萄、晚白桃、脆紅李、香酥梨擺滿了白色的臨時攤位。這個在綠道沿線公園舉辦的成都特色農產品品鑒展銷活動,陪著成都市民剛過完一個甜美的夏天。

  每次給人解釋“綠道”的時候,康瑛都會不厭其煩地說:“綠道不只是一條路,它是連接公園、片區及聚居區之間的紐帶,是城市慢行系統的核心一環,串聯起公園城市的各種空間、場景;同時,綠道的‘綠 ’是綠水青山,‘道’是實現價值轉化的方法和載體,是連接城市生產、生態、生活的重要平台,是‘道法自然’的‘道’,是尊重自然、順應自然的生動實踐,有著無限想象空間。”

  康瑛告訴本刊記者,綠道中的“綠”是綠水青山,“道”是實現價值轉化的方法和載體,有無限想象空間。

  按照成都官方的說法,成都天府綠道將“實現生態保障、慢行交通、休閑旅遊、城鄉融合、文化創意、體育運動、農業景觀、應急避難等多種功能”。也就是說,天府綠道作為城市未來美好生活的體驗空間,會呈現更多可閱讀、可感知、可欣賞、可參與、可消費的公園城市新場景,讓廣大市民遊客有獲得感、幸福感。

  家住成都東三環的成都市民小吳,每天需驅車前往南三環外的天府三街上班,通勤往來佔據了工作日裡很多時間。最近,她發現多年的通勤路出現了新變化,“二環路上的綠色植被變多了,上下班的路上,人的心情都變得比以前輕鬆!”

  小吳的感受印證了成都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公園城市示範區的進展和成效:從“生態屏障”躍升為“城市綠心”的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正帶動西面的既有城區與東面的新城這“兩翼”同頻振翅;二環高架路28公裡的立體綠化全覆蓋,空中花帶架起了居民對生態走廊的全新期待;高樓林立間的垂直綠化項目令人在市區盡享閑情雅緻。

  “綠”,正將成都有機整合、串聯、融合——一幅“花重錦官煙水綠,水潤天府譜新曲”的畫卷已漸漸鋪開。

  從“公園城市”首提地,到“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範區”,成都篳路藍縷,一個詩意棲居的新成都漸入佳境。

  《成都覽勝圖》

  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

  成都西嶺雪山

  成都杜甫草堂

  成都都江堰南橋

編輯:陳思南

綠色圖庫

生態旅遊

綠色生活

優美小鎮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