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綠色

曝光台

湖南省益陽市石煤礦山環境汙染問題十分突出

個別縣級政府及部門放任企業弄虛作假應對督察組現場檢查,個別公職人員充當汙染企業“保護傘”

2019-05-06 09:29:11  來源:中國環境報

  

  本報訊 2018年10月30日,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湖南省開展“回頭看”,並統籌實施洞庭湖生態環境問題專項督察。11月12日,督察組下沉益陽市,發現當地石煤礦山環境汙染和生態破壞問題十分突出,威脅洞庭湖及長江生態環境安全。

  長期無序開採,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

  石煤是一種含碳少、熱值低的燃料,並往往伴生多種金屬。石煤中硫含量及鎘、鎳、砷等重金屬含量高,開採過程中會產生大量酸性含重金屬廢水。

  益陽市石煤礦山汙染問題由來已久。根據調查情況,該市現有在產或關閉的石煤礦山共22家,其中確定關閉16家,保留6家。此外,益陽市還有大量曆史遺留廢棄石煤礦山,僅桃江縣廢棄的大小石煤開採點就有127個,分布在27個廢棄石煤礦區當中。由於長期無序開採,管理失當,石煤礦山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即使關停後礦山廢水汙染問題也未得到根治。

  部分石煤開採企業長期偷排, 當地人民群眾深受其害

  因長期無序開採,益陽市石煤礦山生態環境問題十分突出,部分石煤開採企業長期偷排,絕大多數廢棄石煤礦山得不到有效治理,當地人民群眾深受其害。

  在產石煤礦山環境違法問題突出。督察發現,益陽市宏安礦業有限公司露天開採石煤,長期偷排,汙染嚴重。該公司年產10萬噸石煤項目於2012年7月獲得原湖南省環境保護廳環評批覆,並於2014年8月通過環保竣工驗收,但實際產能為20萬噸/年,批小建大、批建不符。

  該公司建成以來,多次違法偷排、超標排放礦山廢水。2013年至2018年,該公司石煤破碎車間兩個廢水收集池未採取防滲漏措施,造成周邊農田重金屬汙染。2018年10月,該公司擔心自身環境違法犯罪行為敗露,在未採取任何治理措施的情況下,將周邊被汙染田地及兩處廢水收集池直接用黃土掩埋。督察組現場挖掘發現,兩處廢水收集池中黃土滲出液總鎘濃度分別達到2.86毫克/升和7.42毫克/升,超過《煤炭工業汙染物排放標準》(GB 20426-2006)排放限值27.6倍、73.2倍。

  督察還發現,石煤破碎車間被填埋的廢水收集池周邊溝渠水總鎘濃度達到6.6毫克/升,超過《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 3838-2002)Ⅲ類標準限值1319倍;石煤破碎車間附近溪流水總鎘濃度0.38毫克/升,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75倍。由於該公司廢水處理站長期超標排放,附近池塘水體總鎘濃度1.6毫克/升,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319倍。另外,該公司礦區已開採區域形成一個露天礦坑,未做任何防滲漏處理,礦坑中長期積存大量酸性鏽紅色礦坑湧水,積水面積超過6000平方米,水中總鎘濃度8.0毫克/升、總鋅濃度65毫克/升,分別超過煤炭工業排放標準79倍和31.5倍,對地下水及周邊環境構成嚴重威脅。

  另一家在產礦山開採企業,即桃江東方礦業有限公司環境違法問題也十分突出。該公司未採取任何有效措施收集處理礦山廢水,反而在礦區進場主要通道上用土堆隔斷道路,並謊稱礦區不再開採,土堆用於阻止礦區廢水流入外環境。但督察發現,該公司黃家壩礦區礦山廢水未進入廢水處理站,集水池、反應池儲存的都是清水;廢水處理站平時不運行,督察時為應付檢查臨時空轉。經採樣監測,廢水處理站出口下遊小溪總鎘濃度0.0241毫克/升,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3.82倍,進場道路旁小溪總鎘濃度0.0522毫克/升,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9.44倍。

  11月17日,按照督察組要求,益陽市公安、環境保護部門對其開展突擊檢查,發現該公司正在偷排礦山廢水,偷排廢水pH值為2.92,總鎘、總鋅、總砷濃度分別達到1.92毫克/升、17.5毫克/升、0.6毫克/升,超過煤炭工業排放標準18.2倍、7.75倍、0.2倍;總鎳濃度5.8毫克/升,超過《汙水綜合排放標準》(GB 8978-1996)4.8倍。

  關停礦山生態修複治理敷衍應對。益陽鑫盛礦業有限公司赫山區石筍石煤礦2018年1月正式停產關閉。督察發現,該礦山開採區域形成面積約2萬平方米的露天礦坑,坑內積存大量酸性鏽紅色廢水。當地僅採取向礦坑廢水灌入石灰漿液的方法,對水中重金屬進行沉澱處理,但產生的沉澱物仍然沉積水底,起不到實際效果。

  安化縣楊林石煤場2017年12月停產關閉。該礦山開採區形成多個礦坑,長期積存礦坑湧水及淋溶水,礦坑廢水呈酸性,總鎘濃度5.5毫克/升、總砷濃度5.25毫克/升,分別超過煤炭工業排放標準54倍和9.5倍,且部分礦渣傾倒河邊。目前安化縣未採取有效措施收集處理礦區廢水。

  桃江縣廢棄的大小石煤開採點127個,分布在27個礦區,大部分未得到有效治理。2015年至2017年,桃江縣獲得國家重金屬汙染治理資金3040萬元,但僅對桃花江水庫周邊8個遺留礦山進行治理,其他礦區曆史遺留開採點生態環境尚未得到修複,環境安全隱患突出。

  一些地方對汙染問題整治部署推進不力,對企業長期超標排放行為姑息縱容

  益陽市黨委、政府對石煤礦山環境汙染問題重視不夠,部署推進不力,監督管理不到位。益陽市赫山、桃江、安化等區縣黨委、政府對關閉的石煤礦山治理不力,對在產石煤礦山企業涉嫌環境犯罪行為打擊不力,桃江縣政府及其部門在督察組現場檢查期間放任企業弄虛作假,應對督察。

  益陽市及赫山區、桃江縣兩級環境保護部門對企業長期超標排放含重金屬廢水行為姑息縱容。赫山區環境保護局個別公職人員充當“保護傘”,對宏安礦業涉嫌環境犯罪行為,案發前包庇掩飾,上級介入後以罰代管,督察督辦後拒不移送。益陽市及相關區縣國土資源部門對企業地質環境治理恢複工作監督不力,失職失責嚴重。

編輯:陳思南

高清圖片

健康生活

生態旅遊

曝光台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