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高獻書:腫瘤狙擊手

http://www.workercn.cn   2017-11-13 14:50:01   來源:河北日報   查看評論

高獻書(中)在為患者家屬講解治療方案。(資料片) 記者 馬 利攝

  【人物簡介】高獻書,石家莊市元氏縣人,現任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放射腫瘤科(放療科)主任。他帶領的團隊確定了食管癌放射治療臨床靶區範圍,從此改變了美國2013版食管癌治療指南,並被各國教科書所引用;主編我國第一部《食管癌放射治療指南》;2014年在國內首次發表了《前列腺癌根治性放療靶區勾畫共識》。

  在戰爭中,狙擊手總是異常地神秘:他們潛伏在草叢或泥潭中,等到敵人頭目出現,精確瞄準,一槍斃敵,既不傷及無辜,又能功成身退。面對腫瘤,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放射腫瘤科(放療科)主任高獻書把放射線當作狙擊槍,對癌細胞進行精準打擊,在儘可能減少患者痛苦的同時,做到副作用最小化、效果最大化,堪稱癌症治療領域的狙擊手。

  改寫美國食管癌放療標準

  在北大醫院第二住院部放療科,各地慕名而來的癌症患者絡繹不絕,其中許多是被其他醫院判定失去治療機會的患者,他們希望能在高獻書這裡找到新的希望。

  與外科醫生的手術刀相比,高獻書使用的放射線同樣淩厲:“找準定位,調整劑量,就能有效殺死癌細胞。”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全世界食管癌放療都曾堅持同一個標準:亞臨床靶區邊界距腫瘤邊緣5厘米。這個標準來自美國,十幾年來無人撼動。

  直到2013年,一個全新標準的到來讓醫學界為之興奮:5厘米可以縮小到3至4厘米。

  這意味著食管癌放療更加精確,不良反應明顯減輕。這一標準被寫入美國的放射腫瘤學教科書。

  新標準的制定者就是高獻書。這位腫瘤放療界的頂尖高手,成長每一步都打著“河北”標籤。

  21歲那年,高獻書以優異的成績留校,成為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放射科醫生。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做治療、寫病曆、查資料,高獻書就像“長”在了醫院裡,有時一個月都不出醫院大門。

  成家之後,高獻書從宿舍搬到了與醫院一牆之隔的家屬院,上班有點,下班無時。每天愛人做好飯,都要給科裡打電話叫他回家吃飯,吃完飯把碗一推,又回到科裡繼續工作。

  上世紀80年代,受制於設備陳舊、技術落後等因素,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放射治療中,定位不準問題時有發生,嚴重影響了治療效果。

  當時,日本和美國的技術在世界範圍內遙遙領先。1988年,高獻書赴日本信州大學深造。此時,日本已經開始做重粒子射線治療,與一般的X線放射性治療不同,重粒子射線到達病灶部位時,釋放出巨大能量後可迅速衰減,既能達到良好的治療效果,又能減少對正常組織的損傷。

  不同患者的照射劑量如何,怎麼對準病灶,用於遮擋射線的模型怎麼做……高獻書從頭學起,如饑似渴。

  此後數年,高獻書多次到日本、美國、加拿大研究腫瘤放射學治療。高獻書把放療從不起眼的小配角,不斷推向腫瘤治療的舞台中央。

  河北是食管癌高發地區,高獻書接診的患者中,食管癌患者佔比高,高獻書積累了大量經驗。

  在提高局部治療劑量的同時,如何減少放射治療的副作用?高獻書在這一課題研究中投入大量精力。不同量的射線,患者呈現什麼樣的反應?在照射腫瘤時,照射面積大小呈現的效果有什麼差異?對於這些問題,他瞭然於胸。最終,高獻書用一個個實例證明,放射治療可以更加精準到腫瘤邊緣三四厘米,效果不變,副作用更小。

  2005年,北大醫院放療科引進主任,高獻書成為最理想的人選,醫院有關負責人說:“日本醫生的精細、美國醫生的宏觀、中國醫生的奉獻,他都具備。”

  帶領“無名小輩”成長為“金牌科室”

  剛到北大醫院,電梯裡年輕的小護士看見高獻書的胸牌,都十分好奇:“咱們醫院還有放療科?”

  其實,北大醫院的放療科早已有之,只是在聲名遠揚的北大醫院裡,成長慢、名氣小,不大起眼。

  “放療的原理是用放射線照射令腫瘤萎縮。照射範圍、照射劑量都是有標準的。”初到科裡,看著一位醫生開出的治療方案,高獻書問:“為什麼用這個劑量?”

  那位醫生回答:“憑感覺。”

  上任第一把火,高獻書從規範化治療抓起,“要為患者制定最佳化的放療方案。一個好的放療方案能夠在最大限度殺滅腫瘤的同時又最大限度地保護正常組織。”直到現在,科裡收治的每個患者,都由高獻書親自審定治療方案。

  在高獻書帶領下,北大醫院放療科臨床技術水平迅速提高。曾沉寂多年的放療科一天比一天忙,如今,來北大醫院就醫的腫瘤患者中,三分之一選擇在放療科接受治療。

  北大醫院是綜合性醫院,要在與腫瘤專科醫院競爭中佔據一席之地,就必須打造出專業特色。

  放射治療在前列腺癌治療中的地位十分重要,根治性放療效果可以與手術媲美。高獻書帶領團隊,向前列腺癌的放射治療發起了衝鋒。

  2011年9月,北大醫院放療科聯合泌尿外科、影像科成立了前列腺癌放射治療中心,在國內開創了先河。

  在高獻書帶領下,放療科還在亞洲地區率先開展“即時超聲引導下前列腺癌放療”等國際頂尖技術,在全國首次實行“每日映像引導放療”,以保證每一個前列腺癌患者都能接受精確放療,每天的放療誤差控制在1mm以內。

  在高獻書的帶領下,目前北大醫院年均治療前列腺癌患者300例左右,是國內治療前列腺癌患者數目最多的單位,積累了豐富的臨床及科研經驗。

  高獻書團隊還編寫了國內《前列腺癌根治性放療靶區勾畫共識》,放療科前列腺癌治療已成為國內放療界的“水準原點”。放療科已成為全院公認的“金牌科室”。

  推廣科學理念讓更多患者受益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腫瘤患者中近70%患者需要放射治療。而我國的腫瘤患者,使用放療的比例不及美國一半。

  一位山西的膀胱癌患者慕名找到高獻書:“做手術能保命,但以後需要天天戴著尿袋子。渾身的尿騷味,怎麼往人堆裡湊啊?”

  高獻書仔細檢查後,給他提出了治療方案:做內鏡微創手術聯合放療,不但生命可以延續,依舊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但這位患者對放療心懷恐懼:“副作用致命不?聽說會迴轉發,屬於燒傷治療。”

  不僅患者存在認識誤區,許多其他專業的腫瘤醫生也對放療缺乏科學了解,這直接制約了放療在癌症治療中的普及。

  “放療的副作用比手術和常規化療小很多。全身乏力、食慾下降等是不需要處理的輕微反應。”在北大醫院放療科,幾乎每一位醫生在治療的同時,都會給患者普及放療知識。

  在高獻書的帶領下,科室不定期舉行公益科普講座,推動社會對放療的認知。

  相比患者的恐懼,部分醫生理念的固化更讓高獻書著急:明明有更好的治療方法,卻不了解或不願嘗試,結果是一些患者耽誤了治療,過早結束了生命。

  現在,高獻書和他的團隊一有時間就奔走於全國各地,給基層醫生做培訓,教給他們先進的診療技術。“作為大醫院的專家,我有責任把所學所知傳授給更多基層醫務人員,讓更多患者受益。”

  “照射劑量不變,離正常器官近的部位少給,離正常器官遠的部位多給,效果更好一些。”與腫瘤打了幾十年交道,高獻書也在摸索它們的“脾氣秉性”,開展了“病灶內局部超高生物學劑量”的研究。

  高獻書積極與同行交流自己的研究成果,幾乎每個周六日,高獻書都行走在基層培訓的路上傳播他的理念:“在腫瘤的治療上,不要只盯著腫瘤,更要看患者能否有質量地生活。”

  令他欣慰的是,現在越來越多的醫院正在積極引進先進的精準放療設備,使病人能夠以最少的費用享受最好的治療服務。2015年,全國放射治療收治患者數比2011年增長61.6%。

  “但這還不夠,我還會繼續我的推廣之路。”高獻書堅定地說。 記者 馬利

[責任編輯:李昕]

相關新聞:

著作權聲明:轉載須經著作權人書面授權並註明來源

我要留言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