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貼“陪伴式啃老”標籤

《安徽工人日報》(2019年04月12日 01版)□劉效仁
分享到:
    中青報近日對2002名受訪者進行的調查顯示,77.3%受訪者身邊有“陪伴式啃老”現象,63.4%的認為以陪伴為借口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 63.1%的認為“陪伴式啃老”會使子女習慣依賴父母,缺少奮鬥動力。
  筆者注意到,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中,年輕人佔了絕大多數,而更多的又是“陪伴式啃老”的身邊人;被“啃”的老人佔比卻很少,以至於缺少了老年人的聲音。基於此,“陪伴式啃老”就是“不孝”,難免失之偏頗。
  “陪伴式啃老”之所以大量存在,恰恰說明這是當下家庭養老的一種必然。時下社會養老基礎設施十分滯後,及至一床難求,排隊要等十數年,軟體建設服務質量同樣不盡如人意。況且智能機器人進入普通家庭等“智能養老”尚需待些時日,陪伴式養老自然就成了眼下的上佳選擇。
  一方面,親情陪伴可滿足老年人晚年感情生活的訴求。二三線城市的家庭,退休後的老人衣食有餘,無須物質“養老”,更多的需感情慰藉。有些生活狀態、自理能力比較差的,請護理人員費用非常高。有子女陪在身邊時時照應,老人即可得到更體貼的照料。
  另一方面,子女在陪伴過程中,得到老人的一些經濟補償,亦在情理之中。只要不是過度的索取,既不能稱之為“啃老”,更不當視為不孝。再者說家本不是講理的地方,老人是否一味溺愛子女,給予過多,“窮養自己,富養兒女”;或者致使子女習慣依賴父母,缺少奮鬥動力等,既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更需要尊重當事家庭的選擇。在我看來,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老人和子女都心安理得,就挺好。真的不需要別人說三道四,尤其不能人為的搞道德審判,貼上“不孝”的標籤。
  “陪伴式啃老”就一定導致子女的過於依賴心理,從而不思進取,荒疏自己的事業,顯非必然的因果關係。或如30.3%的受訪者所認為的,這隻是“現在年輕人生活壓力大的體現”。將其“歸因於父母沒有培養孩子的自立意識”,同樣失之公允。
  解決“陪伴式啃老”功夫卻在家庭之外,一則國家層面亟待發展社會化養老模式,完善社保和護理保險制度,提升社會化養老水平和效率;二則從政策層面,當通過子女陪護法定假期等,給子女“常回家看看”提供製度性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