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基金,建廣場,蓋書屋……

漯河貧困村56名農民工反哺家鄉

“把外出打工增長的見識回饋給家鄉,是我們共同的心愿”

《工人日報》(2017年10月12日 06版)本報記者 餘嘉熙 本報通訊員 苗卉 文/圖
分享到:


農民工義工小分隊用捐贈的資金,為村民修建愛心書屋。

   

9月底,中原大地秋意已來,綠色還沒有散去。在漯河市臨潁縣郭莊村,一條條整潔通暢的硬化道路延伸至村民家門口,沿路而下,鬱郁蔥蔥的綠樹環繞著魚塘,岸邊坐著一排閑來垂釣的鄉鄰,一群孩子在不遠處開闊的文化廣場上追逐戲耍著……若不是親眼所見,很多人都想不到,如今這片為村民提供休閑娛樂之地,去年還是一個垃圾成堆、髒亂不堪的廢棄水坑。

在一旁圍觀垂釣的村民告訴《工人日報》記者,這可喜的變化得益於56位外出農民工回報家鄉的“文化自覺”。

一個不謀而合的反哺想法

郭莊村是漯河市臨潁縣吳集村下轄四個自然村之一,2014年就被列為河南省級貧困村。由於沒有什麼掙錢的門路,村子裡的青年基本以外出打工為業。

和父輩一樣,學習電焊專業的郭廣才2004年從技校畢業後,隻身一人南下廣州打拚。雖然早早在異地成家立業,老家的青山綠水卻一直令辛苦奔波達七年之久的他牽腸掛肚,“過去‘鄉下人’三個字是罵人的。現在農村真不一樣了,空氣好,環境好,我覺得比城市好,適合養老。” 郭廣才說,“在外面待時間久了,我發現,和父親那一輩的農民工不同,我們這代年輕人對於家鄉更多的是眷戀,而不是逃離。”

和郭廣才一樣,在外打拚的村民郭建成從北京又輾轉到甘肅搞起了農業種植。走出家門的六年裡,他有時會忍不住跟朋友們念叨離家太遠了,“其實現在當個農村人挺好的,田間地頭沒那麼大壓力。而且是自己生活過的地方,有記憶、有鄉愁。不是有句話叫落葉歸根麼?”

“可能是心理上的貼近感,我們幾乎是同時有這個想法的。” 郭建成告訴《工人日報》記者,一個名為“郭莊高富帥文明和諧群”的微信群,原本是外出務工青年日常交流、談心和緩解思鄉之情的通訊工具。郭廣才、郭建成加入了之後,這個群變成了回鄉反哺建設新農村的交流群。

一種來自鄉親鄰裡的期待

從為村裡修建了文化娛樂廣場開始,憑著一股對家鄉的熱愛,河南漯河市臨潁縣皇帝廟鄉郭莊村這56位外出務工青年不僅為家鄉建起了文化娛樂場所,還義務勞動把舊瓦房改造成了圖書室,讓村裡孩子有讀書的地方,讓他們多讀書、讀好書。

“當初給微信群起了這個名字,是出於一種調侃,可沒想到後來鄉鄰們都叫順口了,這竟然就成了我們的代號。”群主郭栓柱明白,這是鄉親鄰裡對他們這些外出打工者的期待和認可。

“大家在外謀生,掙的是辛苦錢,但是這幫小夥子一心想著為村裡做點貢獻。一說起為老家做點事兒,熱情都很高。”在漯河市臨潁縣吳集村黨支部書記張廣超眼裡,他們已然成了村民心裡的榜樣和帶頭人。“尤其是外出打工多了,村裡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殘幼。村裡需要這些腦子活、見過世面又有想法的年輕人多關注,支援家鄉發展。”張廣超也十分支援這些年輕人為家鄉建設出謀劃策。

“出力不在大小,都是對家鄉的心意。”2016年年初,有人在群裡提議,“我們在外打工見識了不少好的做法,是不是也能為家鄉做點什麼,把好的做法也帶回鄉?比如成立個小基金,集中力量給村裡辦些事。”

這個建議剛提出來就得到了所有人的響應和支援。從那之後,大家都自覺自愿地把“捐款”以紅包的形式發到群裡,起初每人每天捐5角,後來變成了每人10元,時間不長就累計到了3萬元。而“一人少吸一盒煙,拿這錢為老家做貢獻”也成了大家的口頭禪。

“我們的賬目上捐錢和支出都有明細記錄,必須落實到賬,公布在群。”在漯河市開文具店的郭照傑有一些管理經驗,他負責管理財務。一年多下來,他記下的四個賬本,“這都是大家辛苦掙來的血汗錢, 每一分每一角我都會好好記下來,定期向大家公布。”

一股為家鄉做貢獻的聚力

資金一分一分地積攢了起來,把錢用在合適的地方很重要。2016年,吳集村修建文化廣場的扶貧項目開始實施,由於一時找不到可利用場地,群友們主動請纓,又捐了2萬多元,把一處水坑填平,把廣場修建完成,同時還把村裡一個荒廢的魚塘給改造利用起來。如今,這裡成為了村民日常娛樂的休閑場地。

在福建廈門打工的郭曉東對群裡通報的村裡大小事都格外上心。每次捐款,他都非常踴躍:“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在外打工時間越長,對故鄉的感情就越深,想為家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讓家鄉發生一些好的變化。”

看到村子裡留守兒童放學了回到家沒事幹,這56位農民工又有了新主意,把村裡的三間破瓦屋改建成書屋,重新刷牆,布置桌椅板凳,換上新電線,還邀請了村裡退休老教師為學生們輔導功課。

就在上周,漯河職業技術學院的李老師聽聞此事後,還專門來到村子裡給這個書屋捐贈了100多本課外書,孩子們都很開心。

在村支書和駐村第一書記的支援下,微信群裡在漯河市和縣城打工的農民工還定期到貧困戶家中義務勞動。“現在,家鄉一旦有什麼事,只要在群裡一喊,大傢伙都動員自己留守在家的親友出來幫著幹,而且捐錢的熱情也比以前高漲。”看著大家越來越抱團,群主郭栓柱慨歎道,“剛開始有人不理解,但看到了大家的付出讓村裡也漸漸變好了,我們得到了更多的認可。”

讓他們更加欣喜的是,駐村幹部已經聯繫對接好,年底就能為文化廣場配置一批健身器材;書屋也已布置好,再添幾套桌椅,不出一周就能投入使用,讓孩子們在書屋裡安心學習。村容村貌有了改變,也有更多外出務工的青年人希望加入。發稿前,郭栓柱告訴記者,在北京一工地上打工的郭申偉聽到家人說起這些變化,也主動要求加入到群裡,想為故鄉的建設獻一份綿薄之力。

“我們吳集村還有另外三個自然村,郭莊的這個群目前作為試點群,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接下來我們會在其他村子裡推廣。”張廣超說,一說到農民工,大家就會想著是弱者,但是郭莊村的這些小夥子絕對是精神上的強者。“這些力量凝聚起來,給我們村帶來了很多精神上的變化。”郭栓柱說:“把外出打工增長的見識回饋給家鄉,這是我們共同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