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訂餐平台總部建會為突破口,向第三方配送公司推進,再將工會建到各送餐站點。日前,全國首家網約送餐行業工會——普陀區網約送餐行業工會聯合會成立——

外賣小哥,“娘家人”為你擋風遮雨

《工人日報》(2018年01月04日 02版)本報記者 錢培堅
分享到:
   

“當我們遭遇委屈、面臨困難、想要尋求幫助的時候,工會是我們堅強的後盾。”日前,在上海普陀區網約送餐行業工會聯合會成立大會上,外賣小哥吳義講述了自己一步步認識工會、加入工會的故事。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和共用經濟快速發展,出現了更加分散、靈活、多樣的就業形式,新型就業群體不斷壯大。從2017年2月起,上海普陀工會主動探索網約送餐員這一新型就業群體入會、建會新模式,在近一年籌備工作中,工會幹部以體驗式調研了解網約送餐員的工作和生活現狀,用熱情服務遞送工會組織的溫暖……贏得了企業和職工的信賴,同時也為新型勞動關係中的就業群體入會、建會趟出了新路。

工會幹部體驗網約送餐員

要在網約送餐員中開展工作,並吸納他們入會,首先要了解這一群體的工作生活現狀。為此,上海市總工會幹部秦斌(化名)決定親身體驗一把網約送餐員。2017年3月,在“蜂鳥眾包”軟體上上傳了個人照片、健康證,並交納了100元押金後,秦斌開始了為期3天的送餐經曆。

緊趕慢趕卻仍然超過規定送餐時間10分鐘,向客戶道歉之外還被扣去積分……短暫的72個小時裡,秦斌真切感受到了網約送餐員的種種不易。“一是交通安全堪憂,二是送餐時間緊迫,三是送餐期間經常受氣。”他在體驗結束後的個人心得中這樣寫到。

與此同時,在上海市總工會引領下,一系列分層、分類的調研工作“走”入基層,通過對網路平台及配送騎手召開座談會、分發調查問卷、走訪配送站點等多種途徑,網約送餐的組織架構、員工管理、薪酬待遇、騎手構成等基本情況逐漸明朗起來。

靈活性過大、安全性不足、保障機制不完善……問題也顯現出來,工會該如何作為,為網約送餐員撐起一把合法權益的“保護傘”?

訂餐平台總部先建會

2017年2月,上海市總工會主席莫負春主持召開座談會,專題研究網約送餐員用工情況及上海拉紮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即網路訂餐平台“餓了麼”)相關情況。

“說服餓了麼公司總部建會成為難點。”普陀區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李戌淵說,“企業關心兩個問題:一是建立工會對企業發展有什麼幫助,二是建立工會是否會增加用工成本和經濟成本。我們感到讓企業了解工會所能提供的服務,是非常關鍵的第一步,而這需要時間。”

在上海市總工會關心下,在普陀區委、區總工會等單位持續兩個月的不懈努力下,餓了麼公司管理層對工會的認識發生了變化。2017年6月12日,餓了麼公司總部成立工會,並同步建立了工會經審委員會和女職工委員會。由此,餓了麼公司成為上海訂餐平台第一個建會企業。

建會行動在第三方配送公司“打響”

總部建會的“地基”打起來了,接下來的問題是:怎樣推動與餓了麼公司簽訂合作協議的配送公司組建工會?

送餐行業目前存在3種用工方式,一種為訂餐平台自聘送餐員,另一種是與訂餐平台簽訂合作協議的配送公司聘用的送餐員,第三種是“眾包”,即更為靈活、多為兼職的網約工。上海工會摸底數據顯示,“眾包”形式下的騎手在上海地區的註冊人數近8萬名,但大部分為兼職,日活躍人數只有3000人左右。目前上海第三方配送公司送餐員約有1.6萬人,但他們的送餐量占90%以上。和餓了麼公司合作的第三方公司大多不在普陀區。

普陀區總工會將數據分析情況向市總工會彙報後,第三方配送公司的建會及專職送餐員入會的工作被確定為下一步工作重點,由所在地區的總工會調查了解第三方公司送餐員的管理、勞動用工、工會組織建設等情況,採用“先工作覆蓋、再組織覆蓋”的組建、入會模式。

普陀區總工會與餓了麼公司推出“蜂鳥騎手之家”官方微信,持續向送餐員們發出入會邀請函、宣傳工會服務項目,並開展了一系列線上線下活動。2017年夏天,區總開展1元搶購西瓜騎手專享福利、向外賣小哥送清涼及為蜂鳥配送站點配備醫藥箱等活動,形成了積極的“吸粉”效應。

工會建到送餐站點

“健康保險,我們贈送會員專享保障;權益維護,我們提供法律援助服務;技能晉級,我們給你獎勵多多;公益樂學,我們提供文化藝術培訓;會員服務,享受各類專享優惠購;生活單調,文體活動約起來;遇到困難,互幫互助與你共渡難關;幹得出色,我們推薦你當先進勞模!”從2017年8月起,這樣針對網約送餐員群體建會入會的宣傳單伴隨著普陀區工會幹部走遍了大街小巷。

對於建會,一開始擋在基層工會幹部面前的有“3個攔路虎”。首先,送餐站點底數不準確;其次,網約送餐員具有高度流動性;第三,多數送餐員維權意識淡薄。

普陀區萬裡街道總工會發動送餐員入會的曆程可謂一波三折。起初,街道總工會副主席鄭瀚拿著區總工會下發的餓了麼公司第三方送餐員站點表,經過逐個實地排摸後,確認轄區內僅有一家第三方送餐站點,它位於廣泉路上一個不起眼的位置。

廣泉路站點有員工50多人,由於老闆將業務層層轉包而造成員工人事關係錯綜複雜。經過一番周折,鄭瀚找到了站點一級負責人王虎猛。王虎猛對建會並不反對,但他說的一句話給興奮中的鄭瀚澆了一盆冷水:送餐員對工會完全不了解,能有什麼積極性入會?

鄭瀚意識到,想要建一個讓送餐員真正願意加入的工會,首先要讓他們體會到工會組織的溫暖。

時值上海市總開展“兩非一無(非正規就業、非標準勞動關係和無單獨建會)”職工入會活動。經過申請,萬裡街道成為普陀區該項工作的試點單位,獲得了服務“兩非一無”工會會員的資金保障。

萬裡街道總工會製作了易拉寶和宣傳單頁,明確告知會員可享受的工會福利和保障項目。2017年10月中旬,街道總工會主席楊鑫帶隊到廣泉路站點給首批15名入會會員送福利,當看到會員得到實實在在的實惠後,送餐員們紛紛要求加入工會。街道總工會趁熱打鐵,著手建會,11月10日,萬裡街道網約送餐員聯合工會成立。

2017年11月17日,隨著真如鎮街道網約送餐員聯合工會第一次會員大會的召開,普陀區範圍內5個街鎮的網約送餐員聯合工會全部組建成功,共吸納400餘名網約送餐員加入工會。在此基礎上,日前,普陀區網約送餐行業工會聯合會正式成立。據悉,這在上海乃至全國都是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