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案件呈下降趨勢,但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仍需多措並舉

一位勞動監察大隊長眼中的清欠新路子

《工人日報》(2018年01月04日 06版)本報記者 羅娟
分享到:
   

2017年10月,程英歌接到海口12345市長熱線轉來的投訴,海口市海秀東路一家商場的保安農民工老張辭職後認為商場少算了工資。趕到現場的程英歌和商場負責人一筆一筆核對,最後查明確實是商場少算了26元。商場當場為老張補發了26元錢。

在勞動監察崗位上工作了20多年,這是程英歌最普通的一個工作場景。作為海口市龍華區勞動監察大隊的大隊長,負責著轄區近5萬家用人單位的勞動監察工作,其中,為農民工討薪是他最主要的日常工作。

沿著他工作的軌跡,《工人日報》記者見證了當下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真實圖景的一隅——諸多的新路子新辦法正在試圖解決久治不愈的欠薪頑疾。

刷卡上下班,欠薪可預防

坐標,工地。

在人們印象中,農民工上下班不用打卡。

2017年12月14日,在海口龍華區華潤中心一期項目工地上,水電工廖良亭走到施工現場的門禁系統前,掏出門禁鑰匙卡刷了一下,順利走進工地開始工作。與此同時,一旁的大屏幕上,清晰地記錄著廖良亭進入工地的時間、出入類型、所在部門等詳細資訊,工地區域內的人員總數也一目瞭然。

同時,程英歌從施工方中建五局安全總監莫裕東手裡拿過工人的花名冊一一核對。程英歌介紹說,要求該項目所有的工人都實行實名登記管理,“無論是工作一天,還是一年”。

莫裕東告訴記者,凡是到工地施工的人員,由班組長負責把工人的身份證拿到項目部複印登記辦卡。“每個月20日左右,班組長會提交工資表,核對出勤率等資訊,28日到31日,工資將發放到工人的工資卡賬戶。”

廖良亭告訴記者,以前出來務工時只能按月拿生活費,年底再拿工資,有時候會遇到拿不到的情況。現在實名制不光要辦進門卡還要辦工資卡,按月拿工資。

程英歌表示, 如今,在海口市新開工建設的項目中,農民工刷卡上下班已成常態。建築行業農民工實行實名制管理,是保障農民工合法權益的一種手段。據統計,2016年以來,全市超過400家建築企業的5萬多名農民工已實行了實名制管理,建設領域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得到了有效遏制。

為解決長期以來存在的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今年8月份,海南省人大常委會正式通過了修改《海南省勞動保障監察若干規定》的決定,要求嚴格規範勞動用工管理,全面實行實名制管理制度,完善用工資訊採集和嚴格用工檔案管理,真實、準確地建立職工名冊、錄用登記等用工檔案。

據海南省人社廳副巡視員龍小敏介紹,今年以來,海南省全省拖欠工資的案件數、涉及人數、金額均呈明顯下降趨勢,欠薪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

暢通訴求渠道,工資可討回

坐標,討薪現場。

“這活兒是我做的,我就不相信天理不在我這,憑什麼不給我錢。”這是程英歌在討薪現場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然而,沒有勞動合同,沒有工作考勤,任務量沒法計算,甚至是否在這上班都無法確定,程英歌經常很無奈地發現,農民工手裡只有“天理”,沒有證據。

記者採訪發現,當前部分行業特別是工程建設領域拖欠工資問題仍然比較突出。一旦發生欠薪問題,工資找誰要,這是不少農民工特別關心的問題;農民工沒有證據,怎麼替他們討薪,這是程英歌們關心的問題。

“很多工程屬於老鄉帶老鄉,協議沒有書面的,都是口頭的,屬於人情約定,一旦產生糾紛就不好處理。”程英歌說,由於當前建設領域農民工合同簽訂率低,人員流動性大,用工管理不規範,易出現欠薪,政府有關部門在認定工資拖欠問題時存在一定困難。

如何保障欠薪第一時間得到處理?在程英歌看來,必須依法維權,主動巡察,拓寬訴求渠道。記者了解到,近年來,海口市成立了12345市政府服務熱線平台。按照要求,遇到欠薪投訴事件時,勞動監察大隊必須在半小時內趕到現場,並將處理情況報送熱線平台。

此外,程英歌認為,必須把工作落實到日常中,及時檢查用人單位按時足額支付農民工工資情況,建設項目實行工資保證金、實名制管理、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情況等。

據統計,今年以來,海口市龍華區勞動監察大隊主動約談項目負責人,為537名農民工討回工資近1286萬元。

設立“黑名單”,企業不敢賴賬

坐標,龍華區監察大隊。

龍華區勞動監察大隊管轄33480家企業、15000家個體工商戶,今年以來,一共處理了805件案件。走進程英歌所在的海口市龍華區勞動監察大隊,滿是農民工送來的感謝錦旗。

站在錦旗下,程英歌和同事們還是會為欠薪事件感到棘手。他說,對企業的處罰較輕,導致很多企業不在乎,甚至很難協調他們的負責人去討薪現場。勞動監察執法權責有限,導致從企業取得農民工上班考勤、工作量等證據比較困難。

不過,程英歌認為,2017年年末的情況改觀非常大,“‘黑名單’的威懾力很有效果。”

從2018年1月1日起,人社部印發的《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管理暫行辦法》將正式實施,規定用人單位的兩種違法情形應被納入“黑名單”:一是剋扣、無故拖欠農民工工資,數額達到認定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數額標準的;二是因拖欠農民工工資違法行為引發群體性事件、極端事件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的。

與此同時,人社部與住建部、交通部、水利部、人民銀行等5部門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完善工程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的意見(公開徵求意見稿)》,規定工資保證金按工程建設項目合同造價的一定比例繳存,原則上不低於造價的1.5%,不超過3%,要求在建築市政、交通、水利等工程建設領域全面實行工資保證金制度,要實現所有在建工程項目全覆蓋。

“用人單位如果被列入‘黑名單’,在政府資金支援、政府採購、招投標、生產許可、資質審核、融資貸款、市場准入等方面都會受到限制,這對企業的打擊是致命性的。”程英歌說,“一處違法、處處受限”聯合懲戒格局的形成,將進一步提高企業失信違法成本,企業不敢再當“老賴”。

“農民工欠薪案件呈下降趨勢,但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還是要靠制度多措並舉。”奔忙在工地間的程英歌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