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護工出呂梁

《工人日報》(2018年01月14日 04版)本報記者 王偉偉 攝影報道
分享到:


2017年11月16日,應聘成功的韓兔平和三位老鄉與家人揮手告別,她們將搭乘第二天淩晨的火車前往北京。



2017年11月15日,參加完"呂梁山護工走出大山歡送儀式"的護工們走出會場。隨後幾天,他們將陸續前往太原、北京、青島等地上崗就業。



2017年12月17日,喬海燕和另外一名家政工利用周末第一次到天安門遊覽,拍完照片後她們就迫不及待地把照片分享到了朋友圈。



2017年11月14日,喬海燕在呂梁山護工第十三期培訓班上學習。她很喜歡小孩子,培訓期間重點學習了嬰幼兒護理技能。



2017年11月14日,職業技能考試日益臨近,來自山西柳林縣石西鄉的郭改改正在溫習知識點。參加培訓的護工只有取得職業技能證書才能順利實現就業。



2017年11月13日,“呂梁山護工走出大山雙選會”在呂梁衛生學校舉行。會場上,她們和僱主在工資待遇上“討價還價”。



2017年11月13日,忙到很晚的馬金蓮回到家中。天氣漸冷,婆婆提醒她要保暖。



馬金蓮給新上崗的護工們分享自己的創業故事,說到辛酸處,不少人留下了淚水。



2018年1月7日,韓兔平在僱主家護理老人。這是她來北京的第一份工作。



更多精彩 掃碼關注

   

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是國家新一輪扶貧開發攻堅戰主戰場之一。2015年,針對呂梁市農村剩餘勞動力多、文化程度低的特點和大城市護工短缺的情況,當地政府制定了呂梁山護理護工免費培訓這一精準脫貧扶助計劃,力爭到2020年培訓護工10萬名。目前,已有數萬農村婦女通過培訓掌握了護理技能,開始走出大山……

1月4日,來自山西省呂梁市柳林縣白家塔村的42歲護工韓兔平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個月工資——4000元。作為一名具備養老護理職業技能的家政工,她這個月的收入超過了在老家打零工的丈夫。

呂梁市因呂梁山脈縱貫全境而得名,惡劣的自然條件使得這裡閉塞落後,目前仍有60餘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是山西貧困面最大、貧困人口最多的地區。為了脫貧,一些農村婦女選擇外出打工,受年齡和文化程度限制,她們大多從事家政服務行業。

針對這一情況,自2015年開始,山西省委、省政府為呂梁市量身定製了“10萬貧困人口護理培訓” 精準扶貧行動計劃,專門針對貧困戶提供免費護工培訓,方便他們外出就業。截至2017年底,呂梁市已累計培訓“呂梁山護工”23414人,實現就業11222人,韓兔平就是其中之一。

“沒有技術只能給人做小工。”韓兔平說,去年春天,為給婆婆治病,她和丈夫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可上大學的兒子女兒每個月還有三四千元的花銷。面對拮据的生活,迫切希望學點技術好外出多掙錢的韓兔平把目光瞄向了新一期護工免費培訓班。從去年10月份開始,韓兔平在呂梁經濟管理學校接受了為期40天培訓,並順利拿到了養老護理員職業技能證書。2017年11月13日,懷著“要去就去大城市”的心態,韓兔平與前來招聘的北京愛儂家政公司簽約。

和韓兔平一樣,45歲的喬海燕也是在那時簽約了北京萌姨萌嫂家政公司,負責照顧客戶家小孩的日常生活。剛到北京的時候,喬海燕最受不了的是想家,“每天一閉上眼睛,眼前全是老家人的影子”。那時很想放棄,但她時常告訴自己,“既然學了這些技能,就不能白學”。

“扶貧更需扶智,輸血更要造血。”呂梁市總工會常務副主席王海生說,只有掌握了就業技能她們才能真正獲得脫貧的源頭活水。而這樣的“源頭活水”不僅實現了呂梁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培訓一人,就業一人,脫貧一戶”的目標,還讓一些已經走出去的護工開始“反哺”。

32歲的馬金蓮是呂梁山護工第一期培訓班的學員。兩年來,小學沒畢業的她從當護工轉變為自己辦家政公司,並帶動呂梁當地護工在外就業489人。

馬金蓮姐妹五人,她是家中長女。由於母親體弱多病,她16歲開始外出打工,第一份工作就是到太原照顧老人。2016年初,呂梁山護工第一期培訓班正式招收學員,馬金蓮就報了名。到了北京後,工作業績突出的她很快被抽調到一家門店任職洽談老師。在此過程中,馬金蓮逐漸意識到,家政服務業是一項朝陽產業,隨著中國老齡化的加速和“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未來將需要更多的家政服務人員。這個判斷點燃了她的創業夢。

2017年1月,馬金蓮的家政公司在當地政府和培訓班老師的幫助下註冊成立。“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呂梁人,我只想把更多的姐妹們帶出大山。”她說,成立公司就是要讓自己的護工事業更加正規,以便拓展客戶。

公司成立4個月後,她與北京理工大學達成長期合作協議,設立了呂梁山護工北京理工大學就業服務處,為呂梁護工走進大學校園就業建立了服務平台。

如今的馬金蓮已成為呂梁地區的創業名人,也成為呂梁山護工走出去的榜樣。隨著呂梁山護工培訓計劃的持續實施,未來還有更多人像馬金蓮這樣,在脫貧致富路上演繹出新時代的“呂梁英雄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