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120位農民工的房屋煩惱——

【農民工居住情況調查①】群居房難住 保障房難進

前者環境差、不安全;後者比例少、門檻高

《工人日報》(2018年07月12日 05版)本報記者 劉旭
分享到:
   

【開欄的話】

隨著我國大城市從事服務業的外來人口不斷增加,農民工的工作形態逐漸出現了移動性增強、零散化程度高、工作地點相對分散等特點。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全國農民工總量達28652萬人。其中,離開戶籍所在地、到外地打工的農民工超過17185萬人。

作為城市新移民的主體、城市經濟建設的重要貢獻者,這些農民工進城打工之後,居住在哪裡?條件如何?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帶著這個疑問奔赴全國各地展開了一番調查。


攜帶型音樂播放器大聲地播放著歌曲,客廳裡五六個光膀子的人吵鬧地打著撲克,走廊和廁所不斷傳來異味,床邊燒焦一角的插排上滿是插頭……在瀋陽市和平區一間74平方米的兩居室裡,住了20名農民工。6月17日18時30分,記者見到周銳時,他正坐在床上撓著腿上被蚊子叮咬的紅包。

周銳的居住情況是瀋陽市租住群居房農民工的一個縮影。瀋陽市現有農民工70餘萬人,在最近一項對瀋陽已就業的農民工調查中,自購樓房和平房的比例僅占12%,除了住在工地或工廠的集體宿舍外,大部分的農民工個人或者夫妻租房住。

6月6日~19日,《工人日報》記者採訪瀋陽市9個市轄區(除遼中區外),來自製造業、餐飲業、家政服務業、休閑娛樂業、建築業等行業的120位農民工,了解他們的居住情況。他們感歎,群居房難住,保障房難進。

環境和安全性差,交往閉塞

45歲的周銳來自遼寧朝陽市農村,18歲來瀋陽打工,至今單身。周銳回憶說,上世紀90年代,瀋陽七八成的單位都提供住宿,很少有人租房。2000年後,農民工開始集中在瀋陽城郊的城鄉結合部附近的勞務市場、大規模工地,形成聚集地。在瀋陽市渾南區勞務市場、和平區魯園零工市場等地,像這樣大大小小的“聚集地”有幾十處。

“現如今租住條件已經比早些年好很多了。群租房裡不僅有自來水、洗衣機、冰箱和無線網,還能洗澡了。”周銳告訴記者,“但生活環境仍然很差,安全性也不怎麼好。”

“說了好多次,不讓隨地大小便。不好好住趕緊搬走。門口堆放的雜物,不要的趕緊扔。”正說著,保安推開門就嚷了起來。周銳小聲向記者抱怨:“20個人共用一個廁所,早起睡前都要排隊。這一個有16年房齡的小區,管路老舊,經常缺水斷電。由於通風條件差,夏天氣味特別差。”

“三個屋仨簡易熱水器。經常有人忘拔,插排不知道燒焦過多少回。” 周銳說,他能接受環境差一點,但最擔心的是安全問題。“還有住在這裡漸漸變得閉塞起來。剛開始鄰居都是本地人,隨著打工者聚集,新房客都不肯住進來,漸漸地自然成了‘孤島’。”

“那為啥不搬離這個地方呢?”周銳靦腆一笑:“還不是因為這裡價格便宜。農民工聚集得多,來招工的僱主也多,工作機會也多。”

在記者採訪的這120位農民工中,有89位農民工靠租房或者單位僱主提供房屋。這其中,84%的農民工認為居住場所環境髒亂差,53%的農民工反映經常停水斷電以及洗澡不方便,43%的農民工表示擔心租住地的安全問題。

流動性大,買得起供不起

“不是沒想過買房,好房子買不起,差一點的房子還不想買。”王國華說。他在瀋陽打工13年,做疏通下水道的工作,每月能賺到3000元。現在夫妻兩人和另一對農民工夫妻合租一個兩居室。

王國華並非個案。據“安居客”網站統計, 6月,瀋陽樓價均價為8454元/平方米。記者採訪的120位農民工中,62.5%有購房意願,他們的家庭月收入平均為4576元,僅有3人的單位給繳納公積金。大部分農民工即使付得起首付,卻很難承擔“月供”。

近年來,瀋陽市出台了《瀋陽市城市低收入房屋困難家庭房屋保障辦法》《關於農業轉移人口、外來務工人員和新就業中高等教育畢業生申請公租房的通知》《瀋陽市經濟適用房屋購買申請審核公示退出辦法》等房屋保障政策。

瀋陽首位農民工人大代錶王海霞是少數住在公租房的農民工之一。2011年9月,瀋陽市為10位優秀的農民工安排公共租賃房屋。當年,瀋陽市新建和改建完成公共租賃房屋3.87萬套,將10%的公租房即3800餘套分配給有房屋困難的農民工,此後瀋陽陸續出台了十批公租房。實際上,只有受過獎勵、表現優秀和技能過硬的農民工更有機會享受公租房待遇。

“除了農民工享有比例少外,更關鍵的是戶籍和收入限制提高了門檻。” 王國華說,流動性大,讓許多符合條件的農民工放棄了申請。今年3月,瀋陽市2018年第一批2000套公租房放出,地點是瀋陽市沈北新區秀園一街2號的惠生新城。“這些項目交通不便利,而且合同一簽就要三年。我們這種打工的不會在一個地方長住,不方便。”

救濟為主,兼顧改善

2017年11月,瀋陽市政府出台了《瀋陽市推動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實施方案》,明確將進城落戶農民工完全納入城鎮房屋保障體系。結合新型城鎮化和戶籍制度改革進程,在保障城鎮中低收入房屋困難家庭的基礎上,將在城鎮穩定就業的外來務工人員納入公共租賃房屋保障範圍,適當放寬准入條件,優化分配方案。相關專家呼籲,為農民工提供保障性房屋時,要以救濟為主,兼顧改善。

“各地都有大學生公寓,政府可以鼓勵開發商多建農民工公寓,最好建在勞務市場附近,肯定受歡迎”“一些閑置的房屋可以降價租給我們,收到的租金還可以維持房屋的日常維護”“政府可以多給農民工分配一些公租房,降低門檻,讓更多人也能住進去”……記者採訪的多位農民工對租房政策發表了看法。

對於有定居需求的農民工,王海霞建議說:“打破戶籍壁壘,讓農民工也能享有經濟適用房。可以根據農民工所在行業和月收入實現差異化保障,讓不符合公租房條件、還想買房的農民工有機會改善房屋條件。比方說,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將經濟適用房暫時租給農民工,實行半租半買的政策。”

“將農民工房屋問題納入城市總體規劃。”作為社區主任,李豔所在社區居住著500餘名農民工,是典型的農民工“聚集地”。她建議說,居住隔離產生的障礙會阻隔農民工與城市居民的交流和融入。應當將農民工納入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規劃中,避免集中建設出現居住隔離,採取以配建為主,以購買、改建、長期租賃為輔的方式擴大公租房房源,這樣才能更好地讓農民工融入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