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的城市與舒心的日子

《工人日報》(2018年08月10日 03版)劉文寧  
分享到:
   

北京南站成“難站”、城市下雨就“看海”、公共基礎設施設計得“人嫌鬼棄”……近來,類似新聞不時見諸報端。對公眾來說,一座城市除了繁華、熱鬧、光鮮之外,更重要的是宜居,是“面子”背後的“裡子”、框架背後的細節。城市能否讓生活更美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公共設施和公共空間設計、使用、管理、維護等細微之處的智慧。

——編者


我們的城市越來越光鮮靚麗——氣派的高樓、豪華的酒店、時尚的商場、開闊的廣場、雙向八車道的道路,連不少老外也刮目相看。那麼,視覺上的好看之餘,生活在其中的市民感受如何呢?

我開車上下班,即使熟悉路況也會開啟手機導航,為的是選一條“不太紅”的非擁堵線路,因為在早晚高峰時間越來越長的情況下,一個剮蹭事故瞬間能讓飽和狀態的主幹道癱瘓。

兒子騎單車上下學,告訴我說,單車道本就少得可憐,僅存的還往往被機動車堵住出入口,他只能在一側停著的機動車與一側行駛的機動車之間小心穿行,身後還不時會竄出快遞小哥的電動車。

先生喜歡走路,發現十字路口即使綠燈亮起,拐彎的機動車也鮮有禮讓行人的;偶爾遇到過馬路必須走幾百米才能找到一座天橋或地下通道的情況,也沒脾氣;即使走在行人路上,人也往往要在水果攤的貨箱、停靠的三輪車、共用單車之間拐來拐去;綠地、街心公園被一座座高樓擠得日益“袖珍”……

“一個人可以四處走走看看的自由,是判斷一個城區文明質量的極有用的指針。”一位研究城鎮交通的國外學者的話初聽起來有點拽,細想一下不無道理。

今天,對於中國不少大城市的居民來說,每天能順暢地出行、悠閑地在大街小巷間走走看看,似乎成了一種奢侈。

“城市不等於建築,城市等於居民”——經濟學家愛德華·格萊澤在《城市的勝利》一書中的話,其實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城市要以人為本”。

當媒體上大張旗鼓地報道,某地今年招了多少商、蓋了多少大廈、修了多少廣場、建了多少新區時,普通市民更關心的是自家小區附近有沒有可散步的公園,下雨時路邊有沒有積水,晚上出行有沒有路燈,外出找公廁是不是方便,公交換地鐵是不是痛快,等等。正是通過這些生活中的細節,市民會更直觀地感受到城市的溫度。而這些細節其實是連接城市骨骼的肌肉、血管、經絡,它們的布局是否合理、運行是否順暢,直接關係城市生命體是否四肢靈活、活力滿滿。

以行人路為例。安全、便捷、舒適,是城市步行道建設的重要原則。香港之所以被稱為“步行天堂”,一個重要因素是其發達的立體步行系統(包括行人天橋、行人路、地下通道)覆蓋範圍廣,結合公交站點和商業區設置,線路規劃合理,使市民日常出行能通過步行基本實現。其中,不需要繞很多彎路,步行不遠就有各種服務設施,行人路兩側有座椅、公廁和垃圾箱等基礎設施,出現高低變化時用緩坡代替台階,等等,都可以讓步行者感覺更便捷、舒適。

“城市管理應該像繡花一樣精細。”

城市管理理念當然需要一個不斷學習、進步的過程。同時,對權力的制衡和約束也不可忽視,否則就可能管不住斥資數千萬元修廣場、卻讓村民點煤油燈的決策者亂花錢的手。

《全球城市史》一書的作者喬爾·科特金認為:最終,一個偉大城市所依靠的是城市居民對他們的城市所產生的那份特殊的深深眷戀,一份讓這個地方有別於其他地方的獨特感情,因此,必須通過一種共同享有的認同意識將全體城市居民凝聚在一起。

城市更美好,每一個生活在其中的人,日子才會更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