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咖啡豆價格連年下跌,雲南許多咖農將樹一砍了之,外出打工,由此產生大批留守兒童,面臨養育和脫貧困境……

咖啡“解困計”

《工人日報》(2018年11月08日 05版)本報記者 趙劍影 文/圖
分享到:


在叢崗小學,像陳園嬌(右上)這樣的留守兒童超過半數。

   

10月24日8點,雲南保山的陽光已經明亮到刺眼,只需在戶外停留十分鐘,臉頰上就能立刻泛出兩朵“高原紅”。從市區出發,順著蜿蜒崎嶇的山勢一路絕塵,就到了位於幾座大山之間的保山市隆陽區潞江鎮叢崗小學。

今年6歲的陳園嬌(化名)剛上一年級,父母外出打工,由年邁的祖父母照看。從家到學校,她需要翻越一座山,步行大概要花去三四個小時。因此她只能選擇住校,每周回家一次。這所小學有227名學生,其中111名和陳園嬌一樣住校。“每當看到有父母接送同學,我就會更想念爸媽。”陳園嬌告訴《工人日報》記者,前幾年,父母在家裡種咖啡,她並不缺少陪伴,但近幾年收成不好,只好外出打工,能早日和父母團聚是她的心愿。

“孩子是山村希望的種子”

“在這所小學裡,像陳園嬌這樣的留守兒童超過一半。”叢崗小學校長張立中告訴記者,陳園嬌能在適齡的年紀進入學校讀書,已經算是眾多孩子中的幸運者。由於曆史原因,村裡有很多孩子直到十二三歲才開始上一年級。“我們學校有100多名孩子沒有上過學前班。這些孩子不僅基礎差,對於外界的了解也很少。不要說用電腦上網查資料,家裡經濟狀況都很成問題。”

張立中說,這所學校一共有1~6年級7個班,8名教師負責他們的教學任務,平均每人要承擔6~7門課程。加上學生多是少數民族,學校不僅要負責教授語數英等常規課程,還要義務承擔給傈僳族、傣族等少數民族學生教普通話的任務。“由於師資力量不夠,學校還在村裡聘任了幾名代課老師輔助教學。”

年近50的咖農施雲富就是其中一名代課老師,高中畢業的他是村裡少有的高學曆者。學校教師力量吃緊,校長拜託他來幫忙,承擔傈僳語漢語的“雙語教學”。說起在學校當代課老師,他說自己並不是為了每月1000元的代課費,更希望村子能儘早脫貧,過上好日子。“這些孩子是山村希望的種子。”

施雲富告訴記者,雖然咖啡是當地傳統的種植項目,但近幾年日漸衰落。“前幾年咖啡價格好時,村裡還有年輕人,現在村裡多是像我這樣的留守老人。”他說,咖啡和其他農作物不同,生長周期長達4~5年,還需要很高的種植技術。前些年咖啡期貨價格好時,每公斤生豆能賣到6元,最高時可以賣到10元。然而現在,每公斤生豆的收購價只有4元。咖啡豆賣不上價格,很多人就一砍了事,出去打工了。

“打工沒技能不如種咖啡”

家住老城寨的五年級學生密有寶告訴記者,從他記事起,父母就一直在家種植咖啡。直到前年,父親砍掉了家裡一半的咖啡樹開始栽種花椒。母親留在村裡帶他讀書,父親則外出打工補貼家用。

“這幾年,砍掉咖啡種植其他經濟作物的農戶逐漸增多,外出打工的年輕人也逐年增多。”施雲富也證實了密有寶的說法。他告訴記者,咖啡在剛開始種植的幾年裡,不太容易得病,如果氣候條件好,還能大獲豐收。如果品相好,會有很多咖啡經紀人到家裡來收咖啡。

“我年輕的時候也出去過一陣子。由於沒有技能只能在工地上幹一些苦力活,時間久了還是要回來種田。”施雲富說,“如果打工學不到技術,還不如回來種咖啡。不管行情多差,好品相的咖啡總是能賣上好價錢。”

“本來,從地理緯度上來看,我們這裡應該能種出藍山那種品質的咖啡,但由於種植投入不足,導致咖啡品相差,賣不上好價格。”潞江鎮鎮長張自線說,“前些年由於咖啡的行情好,隨行就市種咖啡收成還不錯。村民很少有人外出打工。近三年,咖啡行情衰落,生豆收購價暴跌,為討生活外出打工成了村民的常態。”

一位咖農告訴記者,行情好的時候,市裡會經常組織農藝師對咖農進行專門培訓。這幾年行情差,加上一些咖農砍掉咖啡樹種上了別的作物,很難組織培訓。“這些咖啡樹現在基本上就屬於自由生長狀態,不知道怎麼了。”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幾排咖啡樹上掛滿了咖啡果,但不知什麼原因,一些咖啡果已經在成熟之前乾癟。

“這主要是由於生長過密,缺乏必要的修剪和管理造成的。”從普洱趕到保山給咖農提供技術輔導的星巴克咖啡公司的農藝師王萬東說,咖啡在種植一段時間後需要對蟲害、施肥和土質等方面進行鑒定,如果不加以管理,就很難保證咖啡的品質,自然也賣不上好價格。

“叢崗村和赧亢村是潞江鎮咖啡種植比較集中的村,種植傳統久,品種不錯,但是咖啡生產存在不少問題。”中國扶貧基金會相關項目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在扶貧調研時發現,由於咖農對於咖啡種植的必要農資投入不足,組織化程度也不高,對於精品咖啡的種植和加工標準掌握不到位,所以咖農的收入呈現出逐年下降趨勢。“隨著咖啡種植收入減少,外出打工的人逐漸增多,村裡漸漸成為‘三留守’的聚集地。尤其是留守兒童的養育問題比較突出。”中國扶貧基金會調研發現,這兩個村的學齡兒童缺乏優質定期的體檢和義務教育課程外的綜合課程,孩子們的認知力發展較緩,心理健康水平相對也弱一些。

“山村脫貧更要扶智”

“這兩個村分別有建檔立卡貧困戶88戶529人、73戶287人,建檔立卡貧困戶佔兩村總戶數的12.9%,貧困人口佔兩村總人口的15.9%。”潞江鎮鎮長張自線介紹說,這些年他們的平均收入很低,在建檔立卡貧困戶中,又有將近85%是易地扶貧搬遷的安置戶,脫貧的任務更加艱巨。“產業脫貧是我們目前需要的脫貧模式,這樣不僅可以解決勞動力就業,還能解決農村的留守問題。”

星巴克雲南項目負責人佟亞倫說:“如果說咖啡種子是咖農對生活的期待,那孩子就是他們希望的種子。咖農的生活水平和農藝技術的提高直接關係到咖啡口味和品質。”星巴克中國首席執行官王靜瑛說:“目前,雲南已經成為全球最重要的咖啡產區之一。未來,我們將繼續強化咖農培訓,讓他們靠自己的能力脫貧致富。我們也將積極投資當地教育,計划到2023年,實現造福雲南全省30個村莊5萬名咖農和6000名學齡兒童的目標。”具體包括給孩子們提供健康體檢,還有一些興趣藝術愛好課程資源,給他們提供一個全面發展的機會。

記者了解到,保山潞江壩獨具特色的乾熱河穀氣候,非常適宜小粒咖啡的生長。雲南保山小粒咖啡是中國國家地理標誌產品,是中國乃至全球品質較好的咖啡之一。事實上,早在2012年,星巴克就在普洱建立了雲南種植者支援中心,幫助上千家咖啡莊園獲得了高標準的“咖啡和種植者公平規範”認證,為1.7萬人次的咖農提供了規範種植培訓。並且通過推進“優質優價”的採購原則,引領行業規範,為種植出優質咖啡豆的咖農帶來更豐厚的回報。

“相信一顆種子的力量。”中國扶貧基金會會長鄭文凱說:“教育扶貧是為脫貧種下種子。星巴克採用綜合解決方案,期待其創新扶貧模式能提供更好的效果。”據悉,為實施該項計劃,星巴克將與中國扶貧基金會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率先在雲南保山地區叢崗村和赧亢村開展試點,預計首批將有超過1000名咖農及近400名學齡兒童直接受益。此次試點項目投入款項3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