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零工期間與二手書結緣,從擺攤賣書到辦起書店書友會……

為外來工守住精神之家

《工人日報》(2018年11月08日 06版)本報記者 劉友婷 本報實習生 範 偉
分享到:
   

“11月11日下午3點,深圳讀書月獻禮:書協公益講座要在深圳外來者之家舊書店開講了!”見到劉金龍時,他正在為幾天后的讀書月公益活動忙碌地準備著。8月底,劉金龍將位於深圳市南山區蛇口南水村70號的“外來之家”文化書屋搬遷合并到阪田書倉,已經開業三個月了。

對於放棄駐紮了13年之久的蛇口,劉金龍至今仍然有很多不舍:“那是我20年來開的第四家實體二手書店,和它的感情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儘管閱讀模式和途徑上逐漸變得多元,舊書行業流量不斷走低,年過半百的劉金龍仍堅持“為外來工守住一個精神之家”的初心。他在網上銷售二手書、辦“外來之家”書友會、給外來青工舉辦大講堂……他不斷探尋著屬於自己的春天。

從“打零工”到“與二手書結緣”

“外來之家”文化書屋門口貼滿廣告、電話號碼,卷閘門向上開了三分之二。或許是外面投射進來的光線不足,堆滿二手書的店裡顯得有些昏暗。書架上擺滿了書,由於位置不夠,不少書本堆放在書架頂部和地面,有些許雜亂。

藉著微弱的燈光,一個背著墨綠色雙肩包的少年埋頭於書堆中,尋找三毛那本《撒哈拉的故事》。“不知何時起,我喜歡上看二手書。舊書裡有其他讀者的筆記,就像面對面交流感悟。”

少年的話將劉金龍的思緒帶回20年前,自己也曾是那個喜歡看舊書打工青年。1994年,劉金龍加入了外出打工浪潮,從湖南邵陽來到深圳。經曆過高考落榜、兩年複讀,他想出來闖一闖。“打了兩年零工,幫人收過鴨毛,剪過頭髮,燒過磚,基本上什麼都幹過卻沒賺到錢。”

“那時打工者太多,工作並不好找。輾轉了兩三個月,通過人介紹才找到一份在工地上做鐵工的工作。由於沒有經驗和技術,很多事情做不好。”劉金龍回憶說,當時沒錢買防護鞋,只穿得起膠鞋,工地上到處都是鐵釘,腳經常被紮出血來。

“打工的時候像機器一樣,並不是很開心。我興趣愛好不多,下班就看看報紙、雜誌和書籍。”正是在打工的日子裡,劉金龍和二手書結了緣,“買不起新書只能買二手書,有的一兩元一本,有的要三五元。我的二手書都是從收廢品人那裡買的。”

從“擺地攤”到經營“外來之家”

1997年,劉金龍開始了第一次創業,和親戚在南山區蛇口南水村開了一間理髮店。由於意見分歧,第一次創業失敗了。“交了一整年的房租,為何不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呢?”於是,劉金龍從批發市場批發了一套金庸全集,加上自己以前買過的舊書和房東賣給他的一百來本閑置圖書,做起了租書生意,妻子在店門口做縫紉。

“租書生意不好做,一家人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劉金龍歎息道,“租書生意積下了不少舊書,我決定搬去夜市擺攤賣掉。”

剛開始時,劉金龍擱不下面子,擺攤的地點不固定,人流不多,生意做得並不好。但久而久之,他便漸漸得心應手。隨著顧客越來越多,劉金龍的書攤規模也越來越大。2001年,夜市不再允許擺攤。劉金龍便在蛇口步行街開了他的第一家門店,生意幹得風生水起。在方圓一公裡的範圍內,他又開了另外三家門店。

他在蛇口開的門店始於2005年,由於顧客大多是蛇口工業區的打工者,所以劉金龍給書店取名為“外來之家”。2006年,劉金龍在朋友的啟發與幫助下入駐了孔夫子舊書網,“外來之家”客戶人群也通過互聯網擴散開來,不再局限於深圳地區。如今,劉金龍一個人經營著“外來之家文化書屋”和網上書店,還會不定期舉辦書友會。

從“賣書人”到免費的“維權律師”

自己在賣書的同時,劉金龍還鑽研法律,為一些打工者代理勞動糾紛的案子,與職業律師當庭對陣,當起了外來工的免費“維權律師”。幾年下來,他為外來打工者接了近30宗維權案。

2002年,深圳一家制衣廠的8名工人通過朋友介紹找到劉金龍。原來,這家制衣廠的工人周末都要加班,卻沒有加班費,因為工資按計件算。這幾名工人提出辭職時,制衣廠老闆卻以主動辭職為由不結算拖欠的兩個多月工資。

“我分析案子後,建議他們先去勞動保障部門申請了勞動仲裁,仲裁後工廠仍堅持不支付工資,於是就到法院申請訴訟。”劉金龍告訴記者,次日,他以“公民代理”身份與職業律師當庭對陣,最終贏得了官司。打工者維權案子接觸多了,劉金龍經驗頗豐富,此次拖欠工資案也打了一個“漂亮仗”,為八名工人共討回近6萬元工資。“走出法院時,辯護對方律師還詢問我是哪家律所的,我告訴他我只是公民代理。”劉金龍自豪地說。

劉金龍坦言,2000年前後,公民代理委託並不是特別嚴格,自己平日通過看書習得一些法律知識,也接觸過較多打工者維權案子,因此打官司勝訴率還算高。從1998年至2003年,常有打工者來到“外來之家”找劉金龍維權,他這個外來工的免費“維權律師”則幫打工者出謀劃策、寫材料、甚至出庭辯護。“做這件事情家人挺反對的,但是我對打工者的遭遇感同身受。我想幫助他們,讓他們少碰壁。”劉金龍說,他希望“外來之家”能真正成為外來工的精神家園,能讓打工者在這裡學到知識、技術和法律知識,提高自身能力。年初,劉金龍有了“二次創業”的想法,希望在保持書友會的同時,與有意向的書友共同開拓出更多業務和品牌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