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留守親人、操辦婚宴壽宴、決定回家就業……

春節尚早 返鄉先熱

——農民工提前返鄉背後的選擇之變

《工人日報》(2018年12月06日 05版)本報記者 劉 旭
分享到:
   

12月3日,離過年還有兩個多月,可人流如織的返鄉大軍已經出現,瀋陽北站南廣場出現許多扛著沉重行李的農民工,楊大江夫婦就在其中。

夫妻倆在瀋陽市渾南區某建築工地上做瓦工和炊事員,室外溫度低,工地冬季停工,租房到期,兩人結了工資後,早早返回四川遂寧射洪縣農村老家,家裡還有80多歲的父母和倆孩子,女兒讀高三、兒子讀初三。

連日來,《工人日報》記者採訪了來遼寧打工的外地農民工和遼寧籍到外地打工的農民工發現,過年尚早,返鄉已熱。在觀念轉變、政策引導下,無論是錢賺夠了想多陪家人,還是活少早回家找短期崗,農民工越來越自主地選擇更適合的工作方式及地點。

“自從打了工,家鄉就只有冬季”

16時16分,瀋陽北站出發開往成都的K388列車上,楊大江和妻子坐在座位上看手機。他告訴記者在遂寧火車站下車後,要中轉兩次公共汽車才能到他家的村子。

“自從打了工,家鄉就只有冬季。”45歲的楊大江說。家裡兄弟三個,只有十畝地,三代十幾口人,指望土地過好日子不現實。三兄弟二十幾歲就帶著媳婦外出打工,這麼多年,倆老人帶著五個孩子在農村生活。由於路途遠,只有每年春節前後才回老家。楊大江的記憶裡,家鄉只有濕冷的空氣、穿棉服的兒女,三天兩頭的視頻電話也解不了他想家、想孩子之苦。

“今年拿回家11萬元,賺夠了,倆孩子一個中考、一個高考,正趕上坎,早點回去陪孩子。”楊大江指著車廂連接處大小四個包裹,裡面有帶著給父母的海參、榛蘑,給大女兒的筆記型電腦和小兒子的電子詞典。列車在大地上奔跑,楊大江有些坐立不安,總是念叨家鄉的一切,媳婦罵他“就這點出息”,還有38個小時才到家,心卻飛回去了。

K388次列車途經遼寧、河北、河南、四川四省,停靠34個站點,是來瀋陽打工農民工乘坐最多的列車。在這趟車中,像楊大江這樣提前返鄉的農民工有很多,回家團聚的心情是急迫的,與楊大江夫婦錢賺夠了想回家多陪家人不同,相鄰車廂的張俊明心裡想的則是活少早回家找短期崗。

張俊明來瀋陽打工12年,感歎城裡的機會越來越少,錢不好賺。往年冬季停工後,張俊明還會跑去魯園零工市場做專業防水、洗地暖、疏通下水道等零活,3個月還能賺回1萬元。今年從10月底等到前天都沒“開張”,打聽到河北邢台農村老家附近新開了紙管廠,招臨時工。既然沒活兒,每天床位費、水電費、三餐加上交通費等花銷一樣不少,還不如回到老家碰碰運氣,沒準能找到短期崗位。

提前返鄉,有自願有無奈

記者採訪發現整輛列車上,提前返鄉的45歲以上中年農民工較多,青年農民工則很少,同樣的狀況發生在工地和工廠裡。

位於瀋陽大東區的一家建築安裝工程公司共有勞務派遣農民工300餘人。工地停工後,公司表示可以推薦臨時崗位,約有250人表示要返回老家,其中,中年人佔九成。位於瀋陽市蘇家屯區的一家服裝加工企業遇到同樣狀況,年底訂單少了,農民工的計件工資發的少,許多中年農民工請假早點回老家……這些中年人給出的理由排名前二的分別是早點回家陪孩子,參加或舉辦宴席。

“錢賺到啥時候是個頭,孩子學習咋樣都是聽她奶奶說,報喜不報憂,上個月把同學打了,老師告狀到我這才知道。別錢賺了,孩子學壞了,得不償失。電視裡留守兒童問題多,能早回去陪他就早回去,要不大了更管不了。”“冬季農閑,除了婚宴,孩子滿月、老人長壽宴等都挺多,俺們農村不像城裡份子錢到了就行,人還得去,要不然不給人家面子。今年我二哥家孩子結婚,我得回去幫著操辦。”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轉變觀念,更加重視孩子教育和親友往來。

受環保、產業升級等政策大背景影響,從河北返回遼寧阜新彰武縣老家的薛帥等農民工心裡更多的是無奈。

國慶過後,薛帥就被“攆”回家等複工通知,鋼鐵廠裡的環保一直不達標,被迫停產整頓。等得心煩,他託人脈廣的“高工”幫他找工作,直到現在也沒動靜。前幾天,一場喜宴上,遇到去山東、河南打工的老鄉發現情況相同。

“被機器換下來,又沒合適機會,城裡啥都貴,快過年了,索性早點回家。”李其良抱怨到廣州某電子零件加工廠打工20年,新上的設備看不懂、學不會,廠裡就把他辭退了。不止是李其良一人,隨著城市建設放緩、壓縮,工地招工也有所縮水,許多沒有技能的中年人提前返了鄉。

三農扶持政策越來越多,曾憲友等農民工則是自願提前返回老家的。曾憲友的老家在遼寧綏中縣農村,老家物產豐富,白梨、奇異果、核桃、對蝦、水豆腐……這幾年,農產品銷量越來越好。他二姐在網路直播平台註冊了賬號,名叫“綏中白梨姐”,直播農產品採摘、運輸、保存過程促進銷售,一年銷售賺了30萬元,請曾憲友回家幫忙打理賬號,讓當保安月薪僅有2000元的他動了心。

無論是自願還是無奈,記者採訪的農民工們均表示,錯開“返鄉高峰”提前回老家,買票不怕“黃牛”加價,長途有座,也免去了許多辛苦。

沒錢賺,何必蹲守大城市

“沒錢賺,何必蹲守大城市。”農民工們對待提前返鄉的態度很坦然。

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認為,提前返鄉折射出打工者由勞動型向技術型轉變。另外,新農村改革後,農村的就業機會逐漸增多也吸引了農民工提前返鄉。

“農民工外出打工的目的無非是掙錢比在老家更多、更容易,可這兩條現在都不存在了”。張俊明認為,現在的大工廠自動化水平高,用人的崗位越來越少,工作越來越不好找,也不是那麼穩定。產業升級下,有些工廠關撤了,有些轉向了,再過幾年沒技能的中年人可能在城裡無工可打。另外,交了社保,扣除城裡高額花銷,能實在帶回家的錢並不比在家掙的多多少。

“鄉鎮技能培訓多了,留在老家打工的農民工越來越多。”遼寧鐵嶺凡城惠工綜合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劉豔玲告訴記者,2006年由於城鎮化建設,遼寧省鐵嶺市凡河鎮7個村的2萬餘名農民住上樓房,其中有很多失地沒技能的農民到外地找工作。這幾年,鐵嶺市鐵嶺縣凡河鎮總工會創辦了鐵嶺凡城惠工綜合服務中心,提供電工、電焊等23項技能培訓,幫助免費辦理職業資格證書。村鎮周邊開起了許多大工廠,用工需求大,每年都有上百人回鄉參加培訓後留鄉就業。

“帶著從城裡積累的經驗、拓寬的眼界和學到的知識回鄉創業、就業,賺錢機率更高。”曾憲友表示,外出打工的農民工都是中青年,家裡上有老、下有小,隨著年齡增長,幹體力活的農民工不僅會更加吃力,而且工資不見漲。國家大力扶持三農,有的地方政府提供補貼,回家賣農產品、開小作坊,同時還能照顧老人和孩子,反而輕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