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對農民工的包容性不斷增強

研究表明,農民工的社會安全感、總體公平感、對地方政府的滿意度較高

《工人日報》(2018年12月06日 05版)
分享到:
   

本報訊(記者杜鑫)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變遷,隨著工人隊伍總人數的大幅度增加,工人隊伍的結構也發生了顯著變化,農民工成為工人隊伍龐大的新生力量,成為我國基礎設施建設、生產流水線、一般建築業和日常服務業的骨幹力量。這是《當代中國階級階層變動(1978~2018)》一書中得出的結論。該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培林在近日舉行的“改革開放40周年社會變遷與社會治理”高端研討會上發布。

課題組認為,20世紀90年代,中國經濟進入高速增長的快車道,農民工群體的規模開始迅速擴大,人數以數億計。農民工就業情況基本保持穩定。近10年來,農民工呈現3個變化:一是高學曆農民工的數量顯著增加。二是農民工就業出現“去工業化”趨勢。到2015年,製造業和建築業農民工比例同時下降,說明農民工就業大規模轉移到第三產業。三是農民工絕對收入持續增加但增速顯著下降。從2008年到2015年,農民工平均月收入從1340元增加到了3072元,整體上跑贏了中國GDP的增速。農民工絕對收入在2008年之後進入一個曆史上最快的增長階段。

相關研究表明,農民工具有比較積極的社會態度,他們的社會安全感、總體社會公平感和對地方政府的滿意度都較高。這主要來自兩方面的原因,一是農民工在流動中收入和生活水平得到極大提高。二是農民工以他們的辛勤勞動和社會貢獻贏得了社會輿論的支援和讚譽,並通過社會傳統的關係網路不斷融入城市,政府也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來保護農民工的權益,支援農民工轉化為市民。整個社會對農民工的包容性不斷增強,並形成了農民工作為國家建設“脊樑”的形象。

此外,課題組指出,僅依靠在戶籍登記上改變農民工的戶籍屬性,並不會提高他們的社會經濟地位,反而可能在城鎮社會形成一個以農民工為主體的社會底層。同時,也要反思高等教育制度,在長期的“掐尖效應”之後,人才匱乏已經影響到農村社會的發展,如果不能採取有效政策措施彌補“掐尖效應”導致的農村人才真空,那麼農村的長遠發展也會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