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大力整治欠薪,為何仍有農民工拿不到工資?

《工人日報》(2019年01月11日 01版)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分享到: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關於做好2019年元旦春節期間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強化欠薪違法懲戒,確保農民工及時足額拿到工資。

“新華視點”記者在河南、陝西、山東等地採訪發現,經過連續多年大力整治,以建築領域為代表的農民工欠薪“老大難”問題得到明顯改善,但仍有一些企業未能及時支付工人工資。

各地出台多種措施保證農民工按時足額領到工資

據人社部介紹,2018年前三季度,各地人社部門為131.3萬名勞動者——其中主要是農民工,追償被拖欠工資等待遇129.8億元。今年以來,各地整治農民工欠薪力度持續加大,保障機制不斷完善,農民工欠薪問題“三量齊減”:案件數量下降、欠薪金額下降、欠薪人數下降。

記者調查發現,多地完善工資保障制度,建築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月清月結比例明顯提升,欠薪“老大難”問題有了明顯緩解。

西安市人社局勞動保障監察支隊辦公室主任李鵬說,目前,西安358個在建政府投資項目全部落實了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和銀行代發工資制度,工資可直接發放給農民工本人;山西省聯合中國建設銀行推出金融業務,總承包可以在資金未到位的情況下,依託建行信貸資源及時支付農民工工資;深圳市建立欠薪保障金,2018年前三季度,深圳市人社局共運用市欠薪保障基金墊付欠薪2718.9萬元,墊付人數3581人。

多地出台具體措施,保障農民工欠薪維權渠道暢通。記者從山西省總工會了解到,工會組織在農民工集中的廠礦、工地和公共場所設置維權服務台,現場受理投訴;濟南市11個縣區和高新區都建成了農民工服務中心。

為有效遏制歲末年初欠薪高發態勢,各地還加強打擊惡意欠薪行為。2014年,農民工邢某某在鄭州市的一個工地做內牆粉刷,被包工頭拖欠了8000元工資。前不久在集中整治行動中,鄭州市管城區法院即時查控並凍結了包工頭的賬戶,幫助他拿到了拖欠4年之久的工資。

此外,多地建立“黑名單”制度,讓欠薪用人單位“處處受限”。石家莊市近日向社會公布了石家莊佐潤建築勞務分包有限公司拖欠37名農民工工資137萬元等6起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資訊,這些被列入“黑名單”的單位將受到聯合懲戒。

西安市將嚴重拖欠工資企業的資訊向人民銀行企業徵信系統、社會信用資訊共用系統和市場主體信用資訊系統進行通報;河南省、武漢市也出台辦法,被列入“黑名單”的單位在政府採購、招投標、資質管理、融資貸款等方面均受限。

小微企業成欠薪高發領域,建築領域層層轉包矛盾轉嫁未根治

記者調查發現,雖然各地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越來越規範,但部分領域欠薪現象仍然較多。

——小微企業成欠薪高發領域。近日,西安市人社部門公布了多起典型欠薪案例,其中包括多家餐飲、裝飾等小微企業。西安紅錦天餐飲服務有限公司拖欠35名員工工資13.4萬餘元,西安雄關裝飾裝修工程有限公司拖欠30名農民工工資12.7萬餘元。廣州締星裝飾公司在洛陽市的一工程項目拖欠55人工資109萬元。在青海省通報的典型案例中,一家裝飾公司拖欠124名農民工工資181萬元。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于丹丹說,近年來,在餐飲服務、加工製造、家政服務等領域的小微企業零散性欠薪問題高發,有的小微企業發生欠薪後,公司負責人迅速撤離經營場所,執法對象失聯,給薪資追繳、勞動者維權帶來極大難度。

——建築領域層層轉包、矛盾轉嫁仍未根治。記者採訪了解到,雖然近年來對建築領域管理不斷細化,但長期存在的層層轉包、勞務關係混亂、矛盾轉嫁等問題仍未得到根治。        

濟南市農民工綜合服務中心主任丁麟宏說,一些施工單位為取得承包權,惡意競爭壓低價格,再將工程和勞務關係層層發包,延長了風險鏈條,而一旦工程款等前端環節出現合同損失,施工方便以扣減工資方式彌補虧空,最終使農民工成為受害者。

——企業經營困難加劇工資拖欠風險。記者採訪了解到,一些企業經營出現困難,導致企業負責人“跑路”,農民工工資被拖欠。河南隆盛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是一家農業企業,從2017年年底開始拖欠工資達58萬元,並且拒不提供工資表、考勤表等相關用工材料,公司的實際經營人逃匿。

“這兩年企業經營壓力大,用工成本、原料成本都在漲,加上信貸收緊,企業面臨生死存亡的考驗,有的確實遇到了沒錢開工資的問題。”河南福美源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王宏謙說。

專用賬戶制度要深化落實,建立常態管理機制

多位專家和基層勞動保障監察部門幹部表示,應進一步細化相關欠薪違法處罰措施,保障農民工合法權益。

有勞動保障監察部門幹部坦言,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管理制度是杜絕欠薪問題的良策,但對於沒有建立專用賬戶的企業,儘管各級檔案都提出要予以通報批評並責令改正,但還是缺乏具體有效的處罰措施。

丁麟宏等基層幹部表示,整治拖欠農民工工資需要多部門聯動,不能局限於年終“救火式”的集中整治,應該建立常態的管理機制。對於違法轉包、分包和資質掛靠等問題,住建部門要做好查處,人社部門要強化日常執法檢查,提高各行業特別是建築領域勞動合同簽訂率,形成監管合力。

此外,不少小微企業負責人呼籲,在當前中小企業普遍面臨市場經營壓力,稅負和社保等負擔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希望國家能出台更多舉措減少企業經營負擔,提高支付人工成本的能力,幫助企業渡過困難期,與企業一道共同保障農民工權益。

(記者 宋曉東 陳晨 李浩 魏聖曜)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