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月台離家一百九十二公裡

《工人日報》(2019年02月11日 01版)本報記者 王偉
分享到:
   

從家到單位的距離是192公裡,每次上班途中,要花兩個多小時輾轉於公交、地鐵、高鐵,下班也是如此。工作5年多,鐵路職工沈福康每隔3天都要重複著這樣的情形。春運期間也不例外。

2月7日大年初三上午,記者在寧杭高鐵宜興站見到沈福康時,他剛接完G1503次車下來。

28歲的沈福康是宜興站的客運員。光鮮的制服背後,“藏著”許多艱辛。

2013年啟用的宜興站,隸屬於南京站。因為是新開闢的寧杭高鐵線中間站,建站時大部分職工要麼是別的線路調整過來的,要麼是新分配來的。老家在南京市六合區的沈福康,鐵路學校畢業正好趕上宜興站啟用進人,便到這裡工作,當了一名鐵路客運員。

六合距宜興192公裡,從踏上工作崗位的那天起,沈福康便開始了日複一日的長途上班路。

大年初二上午,沈福康10點半吃好午飯,騎共用單車10分鐘到達地鐵站,然後經地鐵S8線轉3號線,曆經1小時20分鐘到達南京南站。下午1點乘坐G1493次車,40分鐘後到達宜興站。稍作休息,參加3點鐘點名會,3點半正式接班。

“也可以先乘公交車到地鐵站,但還是騎單車省時間。有時天不好就打個車去坐地鐵,反正不能影響上班。”

宜興站每天有160多趟列車經過,客運員工作任務繁重:引導乘客上下車、維持站內秩序,還要幫助乘客解決各種突發情況和實際困難,與列車工作人員進行工作對接——比如,有時會遇到列車長移交遺失物品等情況。

春運期間,因為客流量大,加開臨客後,一天多達180趟車。“一個人要幹幾種活,檢票、售票,跑月台。正常情況晚上10點半就沒車了,但春運期間,最晚的一趟臨客是淩晨0點40分。”

下午4點後,車子少了,沈福康和同事們開始輪流吃晚飯。因為是春節期間,食堂特地加了菜。4點半後,工作到晚上10點半最後一趟車順利開出,然後到間休室睡覺。

沈福康妻子也在宜興站工作,他們的孩子才9個月大。春運前,因相鄰的溧陽站工作需要,妻子被調到那裡上班。最近,領導照顧小夫妻,讓他們錯開上班,這樣,每個班次,他們會有半天時間同時在家。

宜興站站長斯楊告訴記者,宜興站本部共有66名幹部職工,其中26人為宜興當地人,其餘大部分職工家在南京,還有徐州、連雲港以及安徽蚌埠。有6名職工,因為上班離家太遠,乾脆在宜興租房住了。

春運剛開始,宜興站車間每天進出旅客達到1.7萬人,這幾天,客流少了些,但每天還有1萬人左右。斯楊也住南京,但是在宜興過的年。“年夜飯也是大家輪著吃的,輪到誰吃,再把菜熱一下,一頓晚飯,吃了好幾個小時。”

“上下班路途是遠了點,但為了工作,吃點苦也習慣了。”沈福康告訴記者,為了不影響正常上班,每次他都會提前幾十分鐘到車站。

中午12時20分的G1481次車,是途徑宜興唯一一趟開往貴州的列車。老人多,孩子多,行李多是這趟車的一個特點。沈福康一般都會提前到電梯口,檢查電梯狀態,通知檢票口提前幾分鐘檢票,讓旅客有充足的時間進站。

“讓旅客走好,心裡就舒坦了。”有一次,列車到站後,大多數旅客下了月台,沈福康隱約感覺月台盡頭有人還在。走近看,原來是一位老大娘,拖著兩個麻袋。因為行李太重,老人想歇一下再出站。沈福康趕緊查了下,確定下一趟車還有好幾分鐘進站,便幫老人提起了行李。“老人家的連聲感謝,讓我心裡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