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款跑路,誇大師資,分期付款成了分期貸款

【關注3·15】教育類培訓機構亂象頻出,如何整治?

《工人日報》(2019年03月15日 04版)本報記者 楊召奎
分享到:
   

幾萬元學費剛交了沒幾天,培訓機構竟然捲款跑路了;按規定必須公示教師資格證號等資訊,但很多培訓機構並不公示,並存在誇大師資的問題;說的是分期付款,卻給辦成了分期貸款,導致無法退學還不得不按月還貸款……

《工人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教育類培訓機構亂象頻出,引發消費者不滿。專家表示,有關部門必須對教育培訓等重點行業加強監督,完善企業信用監管體系,防止培訓機構坑害消費者。

捲款跑路現象時有發生

今年2月,《新京報》等媒體報道稱,多名學員反映,被北京的博學教育公司欺騙。記者探訪該公司辦公地點發現,該機構已大門緊閉,工作人員疑“跑路”。北京朝陽區教育委員會方面稱“未找到該公司任何資料”。北京商務中心區工商所工作人員表示,無法與公司有關人員取得聯繫,已將該公司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無獨有偶。去年10月,主打小初高學生線上1對1培訓的上海理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被曝停課,負責人跑路,拖欠員工工資,學員費用無法退還。

記者梳理髮現,近年來,教育類培訓機構倒閉、破產、跑路現象頻頻出現,導致大量消費者預付費無法退還,維權無門。

中消協法律與理論研究部主任陳劍告訴記者,培訓機構跑路事件大致分為三類:一是惡性故意,以教育平台為名頭圈錢;二是經營不善,資金鏈斷裂;三是挪用預付款,投資失敗。

“培訓機構跑路現象頻發,凸顯行業亂象,也暴露出監管缺位。有關部門必須對教育培訓等重點行業加強監督,強化企業信用監管體系,防止培訓機構坑害消費者。”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說。

記者注意到,國務院辦公廳去年8月印發的《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規定,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學費。但這一規定僅限於中小學生的校外培訓機構,沒有針對其他教育培訓機構以及線上培訓機構。

未按要求公示教師資格證號

去年11月26日,教育部等三部門聯合發布的《關於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規定,線上培訓機構必須將教師的姓名、照片、教師班次及教師資格證號在其網站顯著位置予以公示。

3月初,當記者開啟海風教育官網,想詳細了解老師們的資料時,卻跳轉出“0元試效果”的連結界面,要求先填寫年級、稱呼、家長姓名和手機號,方可查看老師簡介。可當記者按要求填寫後,卻顯示“恭喜提交成功,海風教育將儘快致電”的資訊,仍然無法獲取老師的詳細簡介,在精品公開課一欄,也難以找到關於教師資格證號的公示資訊。

此外,記者瀏覽gogokid、vipkid、51talk、掌門1對1等線上教育機構官網發現,這些機構也沒有在網站顯著位置公示教師資格證號。

除了不公示教師資格證號之外,誇大宣傳師資力量也十分普遍。據媒體報道,英語培訓機構噠噠英語,在官網中描述高標準嚴選歐美外教團隊,培訓上崗錄用率僅3%。但卻有不少家長吐槽:“隔三岔五換老師,許多外教都是在中國的外國留學生兼職。”

中消協去年4月發布的報告也顯示,為擴大培訓規模,有培訓機構通過編造教師學曆、誇大培訓內容和培訓效果等方式虛假宣傳,誤導消費者。

分期貸退款難

教育類培訓行業普遍採用預付的方式收費,這對消費者而言存在退款難的風險。而部分培訓機構為了促銷課程更是跟“消費貸”等金融產品掛鈎,讓這種風險大大增加。記者在“黑貓投訴”APP瀏覽發現,有的培訓機構甚至在消費者不知情的情況下給消費者辦理了分期貸。

通過“黑貓投訴”APP,記者聯繫到了浙江衢州的周先生。他向記者反映稱,今年2月12日,在聽了一家學曆教育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介紹後,決定報名“會計專本連續(不過退費班)”,費用是12800元。

“當時工作人員給我承諾,不過全額退款,我就選擇了嘗試。工作人員對我說,可以全額付款,也可以分期付款。由於手頭沒有多少錢,我說那就分期付款吧。不久,我手機就收到一個驗證碼,工作人員說註冊用的,我就給他了。但沒想到,原來是工作人員給我辦理了分期貸款。”周先生說。

周先生表示,在還未放款成功的時候,他曾打電話給貸款平台,要求取消放款,但貸款平台不給退,當天就放款了。“現在我不僅沒法退學,還要每月還960元的貸款。”周先生說。

“預付式消費一直是維權熱點,橫跨眾多行業,監管難、維權難,群體性消費投訴多發。當預付式消費又與金融信貸捆綁疊加,侵害消費者權益的問題肯定會更加突出。”陳劍對記者說,當消費者通過經營者推薦的金融機構貸款預付高額費用後,往往在出現商家虛假宣傳、不履行承諾、服務縮水甚至關門跑路等情況時,才發現金融信貸條款中含有各種高額違約條款,消費者享受不到有關服務,無法退款還需繼續償還金融貸款。

對此,陳音江建議,相關部門有必要儘快採取措施,控制培訓機構與金融直接對接可能引發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