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贈就是一種熱愛生活的方式

——追記捐資助學的天津退休女工王婭

《工人日報》(2019年04月16日 01版)本報記者 張璽
分享到:
   

4月3日,清明節前夕,王婭離世第46天。

在國網天津市電力公司為王婭舉辦的追思會上,甘肅省平涼市靈台縣一中學生白雲的信讓現場無數人動容:“親愛的王奶奶,收到您的回信後,我真的很開心,被您資助已經有一年了……我一直記得您的忠告,也懂得了什麼是學習的意義,生活的意義!”

讓白雲和他的同學痛心的是:今年2月16日,王婭奶奶在與胰腺癌抗爭了11個月之後,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幾天,距離天津1300公裡的靈台縣,大雪飄落,封山阻路,得知噩耗的同學們沒能送王奶奶最後一程,他們哭作一團。

最大的財富:捐款證書和學生來信

生於1952年的王婭是國網天津市電力公司的一名退休職工。16歲時她曾到內蒙古五原縣插隊,後來在河北省一個縣城當了一年民辦教師,農村孩子對知識的渴求給王婭留下了深刻印象。

早在1989年,國家希望工程正式設立,王婭一次性捐出100元,而當時她的工資還不足200元。

自此,這份“初心”成為她一生的堅守。100元、500元、4000元、3萬元……數字在疊加,愛越延越深。一生獨身的王婭雖無子女,但她把自己母親般的溫暖獻給了像白雲一樣的孩子們。

2016年,王婭偶然看到清華大學教授趙家和成立基金會捐助貧苦學子的報道,深受感動。聯繫確認後,王婭很快將6000元助學金打入甘肅興華青少年助學基金會賬戶。靈台一中高一學生白雲成了王婭的捐助對象。

2018年,得知自己罹患胰腺癌晚期,王婭加快了捐資助學的腳步。她放棄了昂貴的治療、拒絕價格高的進口藥,在病中又向基金會匯去3萬元。

王婭生前的家,沒有講究的裝飾、華麗的擺設,卻有她心中千金不換的“財富”——一厚遝捐款證書和受資助孩子們寄來的一封封書信。

這些年到底捐了多少錢,王婭自己也不知道。王婭曾說:“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高大上,就是自己有些能力,能幫就幫一點。記得小時候我家有一床特別好的軍用毛毯,有一年天津發大水,我爸媽捲起來就捐了。後來,每次國家號召捐款,我爸都是街道居委會裡捐得最多的。我那時就覺得,不管能力大小,‘幫一把’是挺有意義的事。”

王婭低調助學,身邊人一直不知情。她的徒弟趙穎也是3年前才知道。“我去師傅家看她,她拉著我的手說,‘小穎,我今天聯繫上了一家助學基金會,以後我要盡我所能幫幫西部的孩子們。’那天師傅說起這些時笑得像個孩子。”

“師傅對孩子們大方,對自己卻十分吝嗇。她最常吃的是白水煮菜,因為不用放油,幾乎不太吃肉,一個雞架便是一頓好飯,一個月的夥食費只有200元。她說,錢要用到有用的地方。”說這些時,趙穎哭紅了雙眼。

走進王婭在西青區中北鎮的家,70平方米的一居室裡,只擺放了沙發、餐桌椅、電視櫃、書櫃和床幾樣簡單傢具。開啟她的衣櫃,更是簡單得令人吃驚。幾件薄厚不同、款式普通的衣褲,是她一年四季的服飾。“師傅都是自己買布做衣服,50元錢就能做一身,她說這樣的衣服質量好還便宜。”趙穎說。

最美的笑容:陽光般的溫暖

2018年3月,王婭覺得胃不舒服,到醫院檢查的結果是胰腺癌。病魔來勢洶洶,王婭積極配合醫生,開始化療。

躺在天津中醫藥研究院附屬醫院腫瘤科病床上的王婭,喜歡仰頭望向窗外。有一次,主管醫生呂宏程好奇地問:“王姨,您在看什麼?”王婭笑著說:“我在看太陽,每天能夠看到太陽升起,我就覺得特別溫暖。”

在護士長魏靜的眼中,瘦弱的王婭笑容如陽光般溫暖。“從住進來的那天開始,王姨給我們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愛笑,無論是什麼時候,只要看見有人走進她的病房,她會馬上露出微笑。”

腫瘤晚期患者一般要承受著來自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疼痛。在王婭離世前幾個月來看望她的同學、友人、親屬都說,王婭每次見面都是滿臉笑意,只有握手時她那皮包骨頭的手和低於常人的體溫,才讓人意識到這是一個被病魔折磨許久的人。

陪伴在她身邊的摯友說,王婭在生命的後期全靠每天兩瓶營養液撐著。但王婭的家卻完全出乎意料,乾淨整潔,角落裡、茶几上、陽台邊,都是鮮花綠植,生機盎然。

“我愛花,身體好著的時候家裡養了幾十盆,好看極了。現在身體不好,好多都送人了,但朋友們來看我還是愛送花。”在病床前,一頭利落短髮加鮮亮的黃毛衫,王婭依舊笑靨如花。

最後的心愿:傾盡所有為助學

半年多的時間,經過4個療程的化療,身高1.6米的王婭體重驟減到70斤左右,頭髮大量脫落。就在醫生為她會診下一個療程的治療方案時,王婭卻決定:停止昂貴的化療治療,用節省下來的錢幫助更多的貧困學生。

在生命倒計時之際,王婭心中牽掛的是那些西部的孩子。她從容地背起旅行包,踏上了飛往西部山區的飛機。看到孩子們艱苦的生活,她幾次潸然淚下。

回機場的路上,王婭沉默良久。她對甘肅興華基金會愛心人士楊志明說:“我想把房產捐了,能值100多萬元。等我死後,房子變賣的錢可以繼續用來幫助困難孩子。”

有人勸她,病魔無情,要留下足夠的治療費用。可王婭總是說,錢要用在有用的地方。

要把房子捐贈給一個基金會,在天津還沒有先例。稅務局、房管局、公證處……能去的地方,王婭的同學都幫著去了解。幾經周折,王婭在天津北方公證處辦理了身後捐贈遺囑公證。

但很快,王婭又反悔了。她要把身後捐贈變成生前贈予,因為她擔心自己去世以後還會有簽字等諸多手續,給房產捐贈帶來麻煩。

除了在生前捐出唯一的房產助學,王婭還簽署了遺體捐獻協議,將遺體捐獻出來,用自己最後的力量為人類健康和醫學進步做貢獻。

王婭說,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裡,她想聽從內心的聲音,幹點不一樣的事。捐東西,捐房子,捐器官,旁人可能難以想象,但對王婭而言,捐贈就是一種熱愛生活的方式。

燃盡自己,溫暖他人。王婭走了,卻留下滿天繁星:國網天津市電力公司員工踴躍參與,捐贈157萬餘元資助靈台一中貧困學生以及興華基金會助學對象;國網天津市電力公司啟動“電網之光·王婭愛心”志願服務項目,主要內容包括“光暖稚子心·王婭愛心進校園”、“手拉手”幫扶務工子弟、“心連心”關愛特殊兒童等主題活動。

在4月3日的追思會上,來自甘肅受王婭資助的大學生張寧寧說:“王婭阿姨是我們一生的榜樣。當我們熱愛這個世界時,我們才活在這個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