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自貢將遛狗不拴繩、車窗拋物等不文明行為列入法規處置範圍,在引來叫好的同時,也引發執法能否規範、是否“一紙文”“一陣風”的疑慮——

【焦點】懲治“不文明”,立法管用嗎?

《工人日報》(2019年11月09日 03版)本報記者 李娜
分享到:


視覺中國 供圖

   

“剛又有人在小區遛大型犬不牽繩,嚇得我和孩子只能繞道回家,真是無語!”11月6日晚,家住成都市溫江區清泉社區的李女士在業主群裡說起了自己的遭遇。小區住戶總量龐大,類似問題時有發生,李女士的抱怨引來其他業主一陣唏噓。

民眾對生活中常見的不文明行為真的無可奈何嗎?事實上,全國已有多個城市嘗試以立法形式對此進行規範。10月,四川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全票通過《自貢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自2020年1月1日起,文明出行、文明停車、文明養犬等行為都將受到法規約束,如若違反,公民將承擔法律責任。自貢成為四川文明入法的首個城市。

自貢並非全國文明入法首例,但消息一出仍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人們不禁提出疑問:“文明”入法後,“不文明”真的管得住嗎?

市民選出最討厭的不文明行為

自貢用立法形式規制不文明行為,並非草率之舉。

記者了解到,中央有要求、地方有先例,這是自貢起草制定《條例》的立法背景所在,而其中還有一個最重要原因,是人民群眾對此有所期盼。

自貢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付朝奎介紹,多年來該市城市發展取得了一些成績,但在環境衛生、公共秩序、文明禮儀等方面,不文明行為依然突出,依靠傳統的道德約束和說教已無法解決現實問題,迫切需要一部綜合性、系統化的地方性法規,對倡導文明行為和禁止不文明行為作出更明確、更具操作性的規定,以法的權威性和懲戒性來促進城鄉生活環境改善,提高社會文明程度,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什麼樣的行為算不文明行為?完全界定清楚很困難。《條例》在制定過程中,曆時兩年,最終從“人民群眾反映強烈”“不符合時代要求”“自貢獨有”角度出發,梳理出需要重點治理的3大類(文明出行、文明停車、文明養犬)8種具體的不文明行為。

記者發現,除自貢外,多地的文明入法行動都極大地回應了民眾關切。

濟南在制定條例前便曾向社會徵集十大不文明行為,這期間有30萬濟南市民參與評選。最終,“遛狗不拴繩”排在市民最討厭的不文明行為之首;浙江嘉興為了解哪些不文明行為最受公眾關注,在草案起草前共發放調查表2900多份,徵集到條目兩萬多條。其中,“不文明過馬路”屬於最為普遍的不文明行為之一。

以法護駕文明是必要嘗試

行人不按照交通號誌指示通過行人穿越道的,處30元罰款;經勸導仍不改正的,處50元罰款;攜帶狗隻出戶,未使用牽引繩的,乘坐電梯、出入人員密集場所狗隻未戴嘴套或者未將狗隻裝入犬籠犬袋、懷抱的,由公安機關給予警告;拒不改正的,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記者發現,儘管自貢《條例》主張以鼓勵倡導為主、限制禁止為輔,但在法律責任條款中,仍做出了較為詳細的處罰說明。

“不抵觸、有特色、真管用。”付朝奎稱,這是自貢市在起草《條例》時確立的九字立法方針。是否“真管用”,還有待於實踐檢驗。記者梳理髮現,已有的經驗表明,立法處罰的確能為不文明行為帶來一些約束。

以浙江《嘉興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為例。該條例規定“行人通過路口或者橫穿道路時瀏覽手持電子設備或者嬉鬧的,處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罰款。”根據官方統計數據顯示,自條例2019年1月施行以來,交警部門對斑馬線上的“低頭族”已處罰6119起,其中警告5496起、罰款623起。此前,溫州也通過立法處罰馬路“低頭族”。溫州交警部門認為,隨著對“低頭族”進行常態化整治,加大教育處罰力度,市區行人過斑馬線低頭現象明顯減少,文明出行習慣逐步養成。

“在法制不斷完備的今天,為文明立法,用法治思維和法治理念規範文明行為,是一種很有必要的嘗試。”四川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律師葉東靈認為,對於一些不文明行為,人們往往將之歸結於不道德,然而,僅止於道德評價並不能很好地引導公眾加強自律。對文明行為的促進需要法治的支撐和保障,引導公眾提升素質。

“法律是道德的成文法,道德是內心的法律。制定條例的目的就是通過對外化的文明行為進行立法規範,促進內在的道德養成,提升個人的文明行為自覺,最終促進社會文明程度的提高。”在付朝奎看來,文明行為入法是落實依法治國,實現德治與法治有機統一的重要體現。

防範“一陣風”後“一紙文”

在肯定自貢文明入法意義的同時,也有社會人士在擔心懲罰條例的落地問題。

“當不文明行為做到有法可依的同時,還需要提高相關法規的可操作性。”四川偉旭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恩惠認為,針對不文明行為所制定的《條例》,如果違法成本過低,被處罰者會覺得無關痛癢,若執法成本過高,則會存在法規與執行脫離的危險。

“以處罰低頭過馬路行為為例,公安、城市管理等行政執法部門如何建立有關違法的不文明行為證據、資訊共用和執法合作機制,這是十分需要關注的點。”王恩惠擔心,一旦執法機制不完善,勢必造成選擇性執法,而執法不公一定會傷害到法律在民眾心裡的權威性。

“‘文明’入法無法對‘不文明’行為藥到病除,但一定能起到改善作用,但再深入人心的立法都要落到執行上。”四川省政協社會法制委員會副主任紀小玲認為,當前深圳、杭州、寧波等全國多個城市都在開展文明入法工作,文明之行始於足下,最終還要看“療效”,必須要警惕防範行動“一陣風”、推進“一紙文”的可能。

“於每個人而言,多行文明之舉,才是實現社會大文明的根本。因此,良法之下的善治,需要每一個人的力量。”紀小玲提出,在文明入法的同時,也要把大眾知法、懂法的宣傳教育工作落實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