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35歲危機”,學習才是硬道理

《工人日報》(2019年12月03日 06版)本報記者 柳姍姍
分享到:
   

“為什麼招聘都要35周歲以下?”今年34歲的老胡,最近有些焦慮。

已經在快消品行業摸爬滾打15年的她,眼下正在準備跳槽。不過,瀏覽招聘條件後,老胡發現,不少用人單位將求職門檻設置為“年齡在35周歲以下”。這讓她不得不重新規劃自己的職業發展。

在職場中,像老胡這樣存在“35歲危機”的人不在少數,有關人士認為,這種危機存在的原因不是所處行業和職業的問題,而是“人”自身的問題。如何走好職場下半程?對於這個問題,“35歲”群體在焦慮中迫切“求解”。而緩解這一焦慮的根本路徑是強化職業培訓,推動終身學習,促進勞動者技能與市場需求相匹配。

“學習,到什麼時候都不晚”

自認為已經觸到職業天花板的高潔,上半年幹了件讓周圍人大跌眼鏡的事:脫產報班,考臨床執業醫師證。

33歲的她原本在長春一家美容美髮企業做銷售,業績一直不錯,已是經理職位。但考慮到未來職業發展的潛能和空間,她還是決定放棄眼下的高薪收入,重新出發。

“我大學學的是醫學專業,想重新‘撿’起來,畢竟越是技術型崗位,不可替代性越強,比起銷售、文員、行政等大多數人都可以做的崗位,更有發展空間。”固守現在的成績,高潔擔心會被新人替代,“職場向來優勝劣汰,不會對誰格外仁慈。”

當時,高潔所報的考證班上有40多名學生,基本都是95後、00後,她是年齡最大的。但她並不覺得丟人,班裡的“小同學”也時常鼓勵她,這讓她更有信心。“學習,到什麼時候都不晚。”最終,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醫師證書。

如今,高潔還想繼續深造,並將需要考的執業證書“一個個拿下”。放眼未來,她對於從事醫療行業信心滿滿。

和高潔的想法一致,在一家建築投標公司做文員的馬楠楠也認為,眼下的文員工作不是長久之計,而避免職場恐慌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斷學習、提升自己。“學習不是盲目地看到什麼職業熱門就去學什麼,而是根據自己的情況和喜好有針對性地去學。最重要的是要避免自己進入舒適區,保持積極心態,不斷為自己樹立新目標。”

為此,馬楠楠專門在網上買了一套二級建造師的教程。每天下班後,她都會堅持學習兩個小時,“爭取明年把證書考下來。這樣等到機會來臨時,最起碼自己是離機會最近的人”。

和她們不同,36歲的老張已經從學習中受益。他原本在一家外企工作,福利待遇都不錯,可近年來,企業經營每況愈下。今年,老張正式離職,開始找新工作。

“平時,我自學技術,水電焊、鉗工、鉚工,都會幹,不愁找不到新工作,頂多一開始少掙點,但憑我的技術和學習能力,以後的收入肯定低不了。”老張自信滿滿地說,目前他已被兩家條件不錯的公司錄用,等具體對比後再決定去哪家。

與其恐慌不如好好磨練技能

採訪中,記者發現,“35歲”職場焦慮,是個較為普遍的現象。

隨著年齡增長,勞動者身體機能下降不可避免。同時,在資訊時代,一方面知識、技能以及生產條件更新換代轉型升級速度加快,另一方面,“35歲”群體的學習能力也在不斷下降,這些均激化了市場實際用工需求與勞動者能力相對不足的矛盾,也是引發“35歲”職場焦慮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緩解這一焦慮的根本路徑是推動終身學習,強化職業培訓。有學者認為,資訊時代是個知識爆炸的時代,任何人不及時學習、更新知識,都有可能被淘汰,所以每一位勞動者都應有終身學習的意識。

同時,政府、工會、企業也應在職業學習和職業技能培養中發揮應有的作用。在這一點上,2018年5月頒布的《國務院關於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的意見》做出了及時且必要的制度安排。

而在推動終身學習的過程中,勞動領域的專業人士認為,應保障勞動者必要的休息休假時間,為其開展各項學習提供時間前提。毀掉一個員工的最好方式就是讓他忙到沒有時間學習,他認為落實和完善《勞動合同法》中規定的工時制度,對於解決“35歲”焦慮意義重大。

“其實對一些傳統行業來說,經驗豐富的中年人反而比較有優勢。如果有真本事,勞動者在跳槽和後續工作中表現優秀,用人單位自然也會給予對等待遇。”在一家建築公司有著多年人力資源管理經驗的況女士建議,“35歲”群體應注重在職場上發揮自身優勢、積累人脈,與其恐慌,還不如好好磨練技能,主動出擊、以攻為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