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保安堅守崗位;理髮師、銷售員等待覆工;餐廳服務員轉型送外賣

疫情下的京城務工者

《工人日報》(2020年02月14日 07版)本報記者 唐姝
分享到:
   

閱讀提示

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農民工的複工計劃。快遞、外賣、環衛等行業的從業者堅守崗位,為城市服務;理髮、餐飲、銷售行業則等待著複工的消息;也有一些待業者尋找到新的機會,所有人都在防疫期做出自己的貢獻……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各地也紛紛發布延遲複工的消息。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在北京走訪發現,這場肆虐春節的疫情給農民工帶來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快遞員、外賣員、環衛工、超市員工、保安等仍堅守在崗位,理髮師、健身房銷售等在家等待消息,也有餐廳服務員找到新的工作機會。

春節沒有回家,就堅守在崗位上

2月2日,北京下了一場大雪,來自山東的快遞員張奇正冒著雪送件,臉凍得通紅。“您好,您的快遞到了,還麻煩您到小區門口取一下。”張奇春節期間沒有回家,留守在崗,如今受疫情的影響,許多回老家的快遞員由於封路、交通停運等原因無法趕回來上班,更需要張奇堅守在崗位上。“雖然單量沒有平時多,但是人手不夠。本來這條街不是我來負責的,但是快遞員還在老家,就暫時由我兼顧配送。”

晚上6點,在北二環一家菜市場,來自山西的保安馬師傅正在用體溫檢測儀為進入菜場的顧客檢測體溫。馬師傅說,從大年初一開始,菜場就要求進入人員必須戴口罩、測量體溫,這是他每天最重要的職責之一。

馬師傅告訴記者,菜場每天從早上8點營業到晚上7點,可和他一起春節留下值班的人不到一半,人手比較緊張。上午因為有早市,所有在崗的6位保安都要值班,下午留下兩個人輪流值班。最近幾天,來購物的人並不多,菜場裡營業的商戶不到一半,但是基本的果菜、肉蛋等都有保障。本來馬師傅計劃正月十五回家團圓,但是目前的情況打亂了他的計劃。“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以前,希望這一天能早日來臨。當下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他說。

工作量比平時大,做好防護是關鍵

2月4日,在北京西城區一小區門口,快遞員邱佳還在等待客戶來取件。他看了一眼手機,已經是下午5點了,還有三分之一的件沒有送完。今天一共有120件快遞,平時早就應該送完了,而現在為了加強疫情防控,很多小區實行了封閉式管理,外賣和快遞人員不能進小區,影響了投遞速度。“有時甚至要在一個小區等待1個多小時。”

在馬師傅工作的菜場,記者看到有一位沒有佩戴口罩的顧客想要進入,被馬師傅攔了下來:“您好,現在規定沒有口罩不能進入。”顧客表示理解,隨後離開。

馬師傅說,大多數人都是比較配合工作的,有時候會碰到個別人不太講理,不配合體溫監測。馬師傅苦笑了一下:這不還是為大家好?即使挨罵,我們也還得按規定辦事。”

疫情期間,除了工作量比平時大了以外,對於每天都在外奔波、接觸不同人群的務工者來說,如何防護也是個重要的問題。

張奇所在的公司每隔兩天會發一個口罩,他說雖然每天在外面奔波、接觸快件但並不是很擔心,因為所有快件到達倉庫後會全部消毒。“做好防護就沒有太大問題。”記者注意到他沒有佩戴手套,張奇解釋說手套“戴不住”,打電話查貨號時不方便。而他所能想到的防護方式也就是戴口罩,“回家就會洗手消毒。”

有人焦急等待,有人尋找新機會

對於在北京做理髮師的太浩來說,這個春節假期過於漫長,本來初七就應該回到城市工作的他現在依然在河南老家等待理髮店開業。“理髮店算是人員流動密集的場所,至於什麼時候能複工,老闆也不清楚,我們都在等消息。”太浩表示從未像現在這樣感覺如此熱愛工作,但願疫情能早日過去,恢複正常生活。

同樣在家“待不住”的還有來自黑龍江鶴崗的冀春龍,在北京一家健身房做銷售的他比起擔心收入問題,更擔心這段期間在北京的房租還要不要交,眼看著租期就要到了,無法回京的他心裡有些著急。

儘管近日部分企業開始複工、複產,但諸如理髮店、健身房以及餐飲業等還未有複工的消息。而由於服務性質,從業者無法遠程辦公,只能繼續延長假期。

然而,也有人從中找到了新機會。2月4日晚上6點半,來自山東的外賣騎手劉師傅送完了最後一單準備回去休息。春節期間沒有回家的他本來在餐廳工作,由於疫情的影響,餐廳暫時不能營業,於是出來兼職送外賣。劉師傅表示,現在一些飯店沒有辦法做堂食,只能轉做外賣,而且現在配送費較高,“每天跑二三十單,能掙300多元。”

此外,企業也紛紛出招,新零售平台與餐飲企業達成“共用員工”合作,邀請臨時歇業的餐飲、酒店等員工在疫情期間以短期打工的方式加盟,合作解決現階段餐飲行業待崗人員的收入問題,緩解餐飲企業成本壓力和新零售平台運力不足的問題。據悉,2月1日,某生鮮平台已與一家連鎖餐廳實施對接,目前已有近30名員工於北京店上崗,參與打包、分揀、上架、餐飲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