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被逼出來”的績效機制改革,激發出員工創新創效熱情

“槓桿”,換了“支點”以後

《工人日報》(2020年06月30日 06版)本報記者 彭冰 本報通訊員 劉曉娣
分享到:
   

閱讀提示

隨著績效改革的推行,整個新木工作站有了“新常態”,員工間競爭意識日益濃厚,千方百計拓展自己的市場,真正形成了全員“掙”獎金的局面,企業迸發出空前的創新創效熱情。

隨著第96根焊條“灰飛煙滅”,劉成所帶領的團隊超前完成了165片管排的焊接任務。

“為保證雨季不影響生產,我們加班加點焊接管排,甚至整個‘五一’節假日期間都沒有一個人休息,大家全是在勞動中度過勞動節!”揮著滿是油汙的雙手,劉成滿臉自豪。

劉成,吉林油田新木採油廠創新維修工作站站長。眼下,站內全員工作積極性、自覺性空前高漲,在他這個“當家人”看來,這主要緣於站裡新近制定出台的績效考核政策:“只改變一個支點,槓桿的作用力就大不一樣了!”

“多勞多得”體現不夠充分

新木採油廠創新維修工作站,是吉林油田成立的第一個群眾創新創效工作站。

2013年,斷崖式下跌的國際油價給吉林油田帶來嚴峻的挑戰,為充分挖掘全員創新創造潛力,開源節流、降本增效,吉林油田公司工會在各基層單位陸續成立14個群眾創新創效工作站,並把“領銜”首個工作站的重任,交給了千裡油區赫赫有名的“工人發明家”、全國勞模劉成。

上任第一件事,劉成四處“招賢納士”,聚攏來一班“愛鼓搗發明創造”的人員,按照不同技術方向,分成6個班組,又帶隊利用閑置和報廢設備材料,在工廠提供的2000餘平方米場地上建起8個工作室。

為調動大家積極性,廠裡將工作站所創造的效益拿出一部分給站內員工發獎金。截至去年底,新木站這班人馬累計完成創新項目146個,通過創新成果的研發、應用、推廣,以及將部分企業委外業務轉為“自己幹”等,6年間全口徑總計創收6000餘萬元。

“近期,國際油價再度讓人大跌眼鏡,對油田來說,掙錢成了更難的事兒。為深挖潛力,廠裡今年給我們的創效指標是2012萬元,分攤到全站現有50名員工頭上,平均每個人背負的指標超過40萬元,比去年人均多出10萬元!”帶著這樣的“硬任務”,劉成夜不能寐,經過反覆琢磨,他和班子成員共同研究起應對之策。

“幾年來,我們站的獎金基本上是站外其他普通採油工的1.5倍 ,雖然不算低,但‘多勞多得’體現的還不夠充分,幹與不幹差別並不大。”創新維修工作站黨支部書記殷廣清介紹,為進一步激發大家創新創效熱情,在深入調研和廣泛徵求意見的基礎上,該站決定重新制定績效考核辦法。

真正形成全員“掙”獎金的局面

獎金浮動,權力下放,是新木工作站本次績效考核政策改革的關鍵詞。

該站首先將獎金分為“合格獎”和“浮動獎”兩部分。

“合格獎,就是基本獎金,即作為一個合格採油工的獎金,比如完成本職工作、安全生產不出問題,嚴格遵守勞動紀律等,總之,各方面都盡職盡責,就可以拿到這部分獎金。”副站長郭小斌說。

而浮動獎金的構成就相對細化了很多,分為超額工作量獎、應急搶險考核獎、解決生產難題創效獎、自營維修獎等多個類別,每一類都明確了考核辦法、獎勵標準,並由專人負責跟蹤考核。同時,為確保創效一線員工收益最大化,每名隊幹部只拿浮動獎的2%。

“就是說我們將浮動獎的85%都給了班組,5%給了提供後勤保障的人,這樣,獎金與全體成員的工作量都掛鈎,真正形成了全員‘掙’獎金的局面。”劉成坦言,這個政策的制定,對工作站的幹部“基本是沒怎麼看到效益”,但對全站創新創效工作而言“好處大大的”。

“首先,班長權力大了,能說了算了。班長掌控著自己班組85%的浮動獎金,享有絕對的獎金分配權,可以根據組員貢獻大小,靈活發放獎金。同時,班長還有人員罷免權,對於幹活熱情不高、創新創效能力差的員工,有權利說‘不’,‘退’回站裡。”劉成說:“由於權力下放班組,幹得多就掙得多,各班組跟比賽似的,搶著要工作量,創效熱情空前高漲。”

“搶著幹活的人越來越多”

“新政策的本質,我理解就是計件付酬,對我們工人來說,只要肯幹活,就能有賬算。不但為廠子多創效,個人腰包也鼓了,雙贏!”鍋爐運行班班長包含冰高興地說,現在班組裡人人生怕自己能力不行掙的少,連平時只打下手的資料員都開始主動跟他學習維修技術了。

隨著績效改革的推行,整個新木工作站有了“新常態”,各個班組沒事就聚在一起研究創效點子,千方百計拓展自己的市場,各班組間、員工間競爭意識日益濃厚,迸發出空前的創新創效熱情:杜海峰、李彩雲所在的勞模專家工作室,主動為生產一線研發並安裝抽油機光杆更換裝置200多口油井後,當前正全力研究推廣校抽技術;集團公司技能專家王瑞東,創造性地發明了機熱拆解、同型組裝、摩擦除鏽、噴漆防腐、試壓降用的修舊利廢“五步法”,不僅節約成本,還節約了數萬元的外委費用;機械班這個月的治漏任務本來是10台套,他們卻自我加壓到50台套……

“等著派活兒的人沒有了,搶著幹活、幹像樣活的人越來越多。截至5月上旬,雖受疫情影響,我們很多對外業務開展晚了,但整體創效額度已達500多萬元。從現在員工精神面貌、工作狀態看,我們不但能完成全年創效指標,還能超額完成!”說到這兒,劉成大步邁向自己的私家車,因為他還要趕著到公司去協調爭取可燃氣體報警器維修、物聯網配電箱製作等自營業務,努力讓新木站拿到更多創新創效項目,讓站內職工“憑藉對企業的貢獻”掙到更多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