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展開城市困難職工解困脫困百日攻堅行動,最後4970戶困難家庭將走出貧困

“之前吃的那些苦都過去了”

《工人日報》(2020年08月01日 03版)本報記者 龐慧敏 本報通訊員 蔣少萱
分享到:
   

廣西現代運輸公司製造部的一線工人林海霞還記得,大女兒考上大學時,自己已經快要扛不住了。一個月2000多元的工資,要維持自己和三個孩子的生活,大學的學費又在哪裡?

現在,林海霞已經有了定心丸,她告訴《工人日報》記者,今年6月份到南寧市總工會開會時,負責同志告訴她,今年她一定會脫貧脫困,如果脫貧脫困之後仍有困難,工會也會繼續幫助她。

今年,廣西壯族自治區總工會在全區發起決戰決勝城市困難職工解困脫困百日攻堅行動,以9月30日為時間節點,倒計時幫助每戶困難職工解困脫困。據統計,從2016年至今,全區各級工會累計籌集3.5億元幫扶資金對城市困難職工開展幫扶救助活動。

“怎麼這麼久都不提呢?”

林海霞今年46歲了,2013年丈夫突發腦溢血去世後,她一直獨自拉扯著三個孩子長大。那些年,她咬牙加班加點,一個人扛起一家人的重擔。

直到2018年,大女兒考上大學,一個學期幾千元的學費讓林海霞無法承受,她覺得自己快扛不住了。“當時女兒對我說,自己還想繼續讀書,我作為母親特別支援,但一想到每年幾千元的學費,就覺得很無力……”

在南寧一家啤酒廠工作26年的舒柯,對廠裡的工作一清二楚,還考取了5本國家證書。說起自己的職業技能,他驕傲地豎起一隻手,張開五個手指,“5本啊!但我依然是困難職工。”

舒柯的愛人在2009年被鑒定為精神殘疾二級後,全家生活一下跌到穀底,“當時我愛人發病不能工作,我那時也才1000多元的工資,要一邊工作一邊照顧愛人和小孩。”因為愛人發病時會極具攻擊性,甚至會傷害年僅2歲的孩子,舒柯不得已將愛人送去了精神醫院。

精神醫院每個月的住院花銷高達8000元,昂貴的花銷迫使他在上班之餘還要去打三份零工。“我在廠裡上三班倒的工,下工後還出去打零工,最誇張的一次是好幾天沒合眼,結果路上開著>機車睡著了,車子擦著馬路的花圃邊,差點出事。當時就覺得實在不行了,停車在馬路邊眯了一下眼,然後又馬上起來繼續趕路。”

面對著家庭變故、重大疾病等困難,許多城鎮困難職工首先想到的是自救,“不麻煩組織,不麻煩別人”,但一個人拖著一個家庭,力量終歸有限。到了2016年,舒柯扛不住了,也不怕抹不開面子了,開始尋求工會幫助。當工會領導了解到舒柯的境況後,痛心地說,“你怎麼這麼久都不提呢?”

“還是工會組織好”

說起那段往事,舒柯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家事,怕有閑話,對孩子影響不好。”

林海霞的情況也類似。為了讓女兒上學,林海霞一度打算去借貸,但很快,公司工會幹部彭姐發現了她的家庭困難,“海霞,你怎麼不早說啊?”很快,工會將林海霞列入困難職工檔案,並迅速幫助她和女兒辦理申領“金秋助學計劃”的助學金。拿到每年6000多元的助學金,林海霞如釋重負:“真是解決了大問題啊!”

針對舒柯,工會的各類補助和慰問也很快到位了。而讓舒柯更加感到溫暖的是,工會的幫助不只局限於物質層面,也包括了精神層面。今年5月,兩名心理諮詢師和三位工會領導上門拜訪。“一共兩個多小時吧,諮詢師們一直在和我愛人交流,並且教了我很多心理方面的小遊戲和知識,有助於緩解我愛人的病情。”這是舒柯打心裡覺得最實用的幫助。

林海霞的丈夫在世時,每天喝酒,甚至對妻子家暴,也不在撫養孩子上出力。每每說起這些,林海霞眼眶紅了又濕,最後只得感歎一句:“工會給予的溫暖更多!”每年過年過節,工會都來家裡慰問,讓自己的心覺得暖暖的,“還是工會組織好啊!”現在,遇到困難,林海霞學會了及時找工會,“一些很普通的話,從工會工作人員嘴裡說出來我都會覺得特別暖心,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特別有力量。”

“好日子就要來了”

為使城市困難職工一同邁入小康社會,廣西壯族自治區總工會在全區開展的困難職工解困脫困百日攻堅行動,協同政府各部門,進一步構建築牢城市困難職工基本生活、基本醫療、教育救助、基本房屋安全、就業創業、社會保險政策待遇“六條保障線”,並建立梯度幫扶服務模式,形成了以困難職工幫扶、送溫暖走訪慰問、互助保障、生活服務為主要內容的相互銜接、層次清晰、各有側重的梯度幫扶服務格局。

南寧市困難職工幫扶中心主任黃芳對記者說:“這些年,我接觸到各種緣由致困的職工,深刻感到他們的不易。作為幫扶人員,要切實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要有擔當,要儘可能地利用所有資源去幫助他們,不僅僅是溫飽問題,還有他們的房屋、社保、子女上學、就業創業、法律援助,甚至是心理方面的溝通。”在黃芳看來, 解困脫困工作已經到了攻堅階段,“各方面的資源也整合得非常好,即使有些職工不能脫困,我們也建立了長效的幫扶機制,先緩解職工的困難,緩解了以後再進行送溫暖、心理關愛等幫扶救助。”

舒柯每天都會翻閱心理方面的書籍,希望用所學幫助妻子。說到未來,舒柯想參加專業的心理知識培訓並考取證書,在幫助妻子的同時,也能幫助更多人,“之前工會做調查問卷的時候,我就把想法寫上去了。”

林海霞的大女兒在大學裡學習努力,再加上工會的幫扶,她覺得生活有了新盼頭,“之前吃的那些苦都過去了,好日子就要來了!”

經過努力,全區城市困難職工家庭由2016年底的3萬多戶下降至目前的4970戶。而這4970戶,也將在百日攻堅行動後,走出貧困的泥潭。這些數據的背後,是廣西工會拼盡全力的努力和一個個脫貧脫困職工的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