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協商:於細微處做文章

《勞動午報》(2018年07月12日 02版)□張刃
分享到:
   

如何實現協商全覆蓋,成為擺在工會面前的一個課題,而且在細微處大有文章可做。阜寧工會“微協商”提供了經驗,值得借鑒,可以推而廣之。

工資集體協商推行有年,許多地方、企業工會摸索出不少成功經驗,有的還形成了工作模式。按部就班運作固然有序,有效,卻也難免由於情況差別而顧此失彼,譬如某些特殊工種、崗位,集體協商往往不能兼顧其特殊需求。儘管這些工種、崗位人員不多,但其權益同樣需要維護,因此,工會不能不給予特別關照。

近日,工人日報報道,江蘇省阜寧縣總結合企業實際和職工訴求,探索並建立工資“微協商”模式,即企業在開展集體協商的基礎上,對部分工種相對特殊、從業人員較少、在集體協商中不能一次性覆蓋的崗位和群體(如後勤保障、保安保潔、機械維修、技術攻關、檔案管理等)所採取的小範圍、多層次、一對一的協商形式,取得了良好效果。這個經驗引人注目。

“微協商”指向明確,就是那些特殊工種、崗位。因為特殊,所以協商方法靈活、簡便,阜寧縣總採取了“三不”方式,即:協商地點不限,只要能坐得下來,車間、工地都可以;協商人數不限,只要符合條件,群體、個人都行;協商時間不限,只要提前預約,白天、晚上均可。這樣不僅降低了協商成本,而且擴大了受益面,提高了成功率,更重要的是,由於直接面對少數人,甚至個人,使得協商內容十分具體,談成了就是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而不僅是“獲得感”。

“微協商”對於職工而言是靈活、簡便的,而對工會來說卻可能比較“麻煩”。既要根據實際情況與行政方共同商定參與“微協商”的對象,又要參照本企業當年集體協商的平均增幅,結合“微協商”崗位的技術含量、勞動強度和工種的特殊性等因素合理測算,還要派人在協商對象方便、適合的時間、地點參與一對一協商。這樣做,顯然比集體協商瑣碎、“麻煩”很多,但卻彰顯了工會不遺餘力地為職工服務的精神,是當好“娘家人”的生動體現。

勞動報酬問題直接關係到職工的切身利益,曆來為職工高度關注,當然也就成為工會組織為職工維權的重要內容之一。市場經濟條件下,勞資不對等的博弈中,為職工爭取合理的勞動報酬與福利待遇,正是國家立法並通過工會推行工資集體協商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但是,勞動報酬、福利待遇是一個大概念,具體工作中不可籠而統之,一概而論。必須看到,由於經濟社會的發展,產生了不同經濟性質的企業;由於社會分工的細化,出現了更多的工種、崗位;由於勞動關係的複雜,不同行業、不同企業、不同就業形式存在差異,使得不同的勞動者對於自身權益有不同的訴求,即使在同一企業,細微處也是千差萬別,工會不可能在“統一”的集體協商中兼顧到多方權益。因此,如何實現協商全覆蓋,成為擺在工會面前的一個課題,而且在細微處大有文章可做。阜寧工會“微協商”提供了經驗,值得借鑒,可以推而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