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趣聞-正文
學霸能打仗!俄軍如何將一名中學生鍛造成沙場驍將
http://www.workercn.cn2017-12-15 13:15:18來源: 參考消息網
分享到:更多

  原標題:學霸能打仗!且看俄軍如何將一名中學生鍛造成沙場驍將

  自俄聯邦武裝力量2015年介入敘利亞戰事以來,俄軍在戰場上的表現令西方國家“刮目相看”。儘管由於俄羅斯經濟發展乏力等原因,俄軍難以大規模更新業已陳舊的技術裝備,但憑藉完善的指揮體系和較高的裝備運用水平,俄軍仍足以勝任各種複雜的作戰任務。換言之,對於人才、體制等“軟實力”的建設,是俄軍在技術並不頂尖的情況下挖掘和培養部隊戰鬥力的主要渠道。而在這方面,對高級將領的合理選用更是一個關鍵性因素。通過對近期俄軍提拔的一批高級將領履曆的分析,我們就可窺見俄軍高級將領的若干選用之道。

  據俄羅斯《紅星報》11月29日報道,俄聯邦總統蒲亭提拔了一批將領到俄軍各重要崗位工作——任命原中部軍區參謀長、駐敘俄軍集群參謀長亞曆山大·拉賓中將為中部軍區司令;原中部軍區司令弗拉基米爾·紮魯德尼茨基上將出任俄聯邦武裝力量部總參軍事學院院長;原俄聯邦武裝力量副總參謀長亞曆山大·茹拉夫寥夫上將出任東部軍區司令;原東部軍區司令、駐敘利亞俄軍部隊集群司令謝爾蓋·蘇沃維金上將出任俄羅斯空天軍總司令。除上述大軍區司令級將領外,原北方艦隊參謀長亞曆山大·莫伊謝耶夫海軍中將和近衛第2集團軍司令根納季·日德科少將也被任命為俄聯邦武裝力量副總參謀長。

  上述6名將領,連同此前被提拔為南部軍區司令的亞曆山大·德沃爾尼科夫上將,以及新任西部軍區司令安德烈·卡爾塔波洛夫上將,共同構成了俄軍高級將領的全新陣容。而值得注意的是,這批將領在任職經曆和工作特點上有許多共性。

  首先,近期被提拔的俄軍將領普遍擁有實戰經曆,比如曾在俄軍駐敘作戰集群擔任過司令員或參謀長的,就包括卡爾塔波洛夫、德沃爾尼科夫、茹拉夫寥夫、蘇沃維金和拉賓。在駐敘俄軍執行的空中打擊、特種作戰和反恐等各類複雜行動中,上述將領均表現出高超的指揮能力和勇敢的戰鬥作風。此外,回顧前者履曆,這些將領大都參與過世紀之交俄軍在車臣和北高加索其他地區發動的反恐平暴作戰,當時其普遍擔任營級至師級的一線指揮官。早年的參戰經曆,不僅使這些將領獲得了實戰曆練,也為他們後來擔任駐敘俄軍領導職務打下了牢固基礎。

  而通過對俄軍將領們實戰經曆的觀察,我們也可以發現俄軍利用戰爭來培養、選拔高級指揮官的獨特路徑。戰爭是檢驗軍人能力最好的試金石。正是在不斷的實戰中,俄軍得以發掘那些戰場表現最優異的軍官,並將他們提拔到更重要的崗位上。而近期的敘利亞作戰行動,自然成為俄軍新銳將領躋身核心指揮崗位的必經之路。此舉不僅可以為這些等待提拔的將領提供指揮大兵團作戰的“實踐課堂”,以補齊他們缺乏高層指揮經驗的短板,還能作為考察待提拔將領的最後一次“摸底測試”,以此確保俄軍統帥部沒有“看走眼”。

  除多次實戰經曆外,俄軍提拔的高級將領往往也具有豐富的跨戰區任職經曆。眾所周知,俄羅斯地幅遼闊,各地區的自然和人文條件迥異。同時,地跨歐亞兩洲、鄰國眾多的地緣環境,也使俄軍面臨來自歐洲、中東-中亞和東亞等多個方向的廣泛挑戰。因此對於俄軍將領來說,全面了解本國各區域的作戰環境以及在各個戰略方向上的主要對手,是他們勝任更高階指揮崗位的必要條件。而分析前述各位將領的任職履曆,可以發現所他們都有至少在3個不同戰略方向的任職經曆,甚至一些將領的任職足跡遍布俄羅斯4大戰略方向(包括北極)。

  廣泛的跨戰區任職經曆,使這些將領獲得了在不同戰區執行作戰訓練任務的豐富經驗,進而能夠在擔任高級指揮職務時,對不同地區的作戰環境和對手的差異做到“心中有數”,避免盲目套用不合宜的指揮套路和作戰方法。同時,從初級軍官層級開始即實現全境跨戰區調動,也可避免因長期在某一部隊服役而導致軍官形成思維定式和部隊陷入人事僵化狀態,這同樣有利于軍官的培養和人才的流動。

  對於高級將領來說,除下部隊實踐外,系統化的軍事院校深造經曆也彌足珍貴。在對于軍官的教育培養方面,俄軍有著一套完整而獨特的制度。一般來說,能夠擔任師級及以上指揮崗位的軍官,在履曆中都必須經過3個層級的院校教育。第1層級是對初級軍官的養成教育,旨在將走出校門的中學生培養成為合格的軍人和初級軍官,並在此階段完成對軍官的高等學曆教育。第2層級是任職營連級職務的階段。在這一階段,軍官需要經過嚴格的選拔和考試,進入軍兵種專業指揮學院接受2至3年深造,旨在結合軍官的基層任職經曆,培養其戰術-戰役指揮能力和知識儲備,使其能夠勝任師團級職務。第3層級則是在師團級任職階段,將全軍最優秀的師團級軍官選送到總參軍事學院進行再深造。軍官在這一階段將接受大量的戰略和高級指揮教育,使受訓軍官得以勝任集團軍至俄軍總部機關的領導崗位。如果一名俄軍軍官經過了上述3級培養,就等同於敲開了走向高級將領的大門。而上述3個層級的院校培養穿插於一名軍官的各層級任職經曆之間,使軍官得以定期從指揮崗位“回爐”接受教育和檢驗。

  觀察前面提及的各位將領,我們會發現,這些將領都接受了完整的3層級軍事教育,並在院校培養階段一直是同輩軍官中的佼佼者,堪稱學霸。特別值得關注的是,今年提拔的俄軍將領的基層任職經曆,均是在俄羅斯面臨內憂外困的上世紀90年代度過的。可見,儘管當時俄軍面臨巨大困難和壓力,但從未放鬆軍官教育培養的嚴格流程,才使得如今躋身高級指揮職務的將領們獲得了良好的院校培養。由此亦可見俄軍對於院校教育的重視。

  而據俄羅斯國防部官網和《紅星報》等軍隊媒體的報道,在俄軍執行海外作戰任務和國內戰備訓練任務的過程中,俄軍高級將領對於任務的達成發揮了重要作用。而能夠勝任複雜任務的高級將領,則是在上述豐富而又充滿特色的培養選用之路中成長起來的。(馬騏騑)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