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軍旅文藝-正文
用青花藝術傳遞安慰
http://www.workercn.cn2014-03-14 10:50:41來源: 解放軍報
分享到:更多

  大山,是他的童真底色;大兵,是他的青春閱曆;大家,是他的當下公認。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法國頂級的博物館,要為來自中國的藝術家白明舉辦個人專展……這個人曾是中國軍旅的一名普通士兵、原福州軍區某部放映員,現任清華大學陶藝系主任白明。

  駐足於白明的作品前凝視,人性的宣言恣意流淌,既暴露無遺又含蓄無痕,既有些誇張又美妙得體,一種內在的平靜和自信於內心深處悄然發散開去。誰能說清這位山裡人,在一個小泥團中揉碎了多少大山,又讓多少個大山的情人,在泥團中誕生、不朽。

  那一刻,我讓凝神的目光,在白明的情懷中走散,他用撒落的碎片,將我的靈性呼喚;那一刻,我找到了可以替我說話的人——白明,而白明的語言,就是他的瓷、他的畫。

  走近白明的瓷作,那是視覺的奇異之旅、享受之旅;走近白明的內心,那是靈魂的對話之旅、啟悟之旅……

  與自然

  中國的文人墨客,曆來對大自然有著獨特的情愫。

  “民,吾同胞;物,吾與也。”大愛和真愛,必定是天人合一、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和狀態。白明在這種愛中把他與自然愛成了一個整體。深山幽穀,茂林修竹間茅廬錯落,軒窗微開處,一剪梅花一溪月,一曲雲水一閑茶……這一方景緻,不知承載過多少逝者如斯的芳華和天人合一的頓悟。

  在這樣的文化裡浸染,在這樣的山水中生長,白明的靈魂、作品與生俱來般散發出“樸素”“自然”的審美特徵和“深邃”“玄遠”的文化氣質。

  與自然對話,白明“於寂靜中長長地尋覓通感,尋找著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那種怦然心動”。

  他經常在腦海中幻化出瀑布的形態,在胸中響起瀑布的聲音,時近時遠。或如宋代水墨巨山中的白線,或如飛臨瀑底的水沫飛濺虛化的視線,聲音轟鳴而迴響,卻是清淡怡然;氣勢磅礴卻是那樣意韻祥靜……間或有雪花落在臉上,溫柔地撞擊,隨即融化。白明亦能敏感地洞悉隱藏在毫末之間的玄機,“如此切膚的感覺於雪片而言是一生的曆程,而我卻不知其誕生於何處。”

  觀水,目光所及是水,目光所視是心;觸雪,肌膚所觸是雪,肌膚所感是魂。

  這種觸感、參悟,在白明的系列作品《參禪·形式與過程》中尤其淋漓盡現。“欣賞白明,需要有詩情的澎湃和禪者的靜穆。”江西美術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陳政如是慨歎。

  馮友蘭曾說:“風流者必須有四樣特殊的東西:玄心、洞見、妙賞、深情。”

  現在的問題是,白明已經有了這四樣東西,想要讀懂白明的人也要有這四樣東西。

  與傳統

  白明很看重他的祖國、祖宗、祖先,不斷地從傳統中獲取新的思想和靈感,使他的生命一直處於一個被激活的狀態。也因如此,他不僅在國內,也在國際,是一個成了氣候的人。從未涉足過中國當代藝術的法國賽努奇博物館,出人意料地宣布要為白明舉辦個展;一位法國著名建築大師,也曾破例在自己的古堡給白明做展覽……

  種種看似不可思議的“突破”,根本原因在於白明那些通身煥發著中國傳統文化氣韻的精緻瓷器、美妙畫作,讓西方人感受到了東方特有的浪漫智慧,繼而生出追慕之情。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陶藝協會前主席托尼·法蘭克斯毫不吝惜對白明的讚美之詞:“在這兩大領域(繪畫和陶瓷),他都可稱得上是一位重量級的大師……平靜而又文雅,簡單卻又深刻,反映出絕大多數中國藝術中的抽象基因……也許這是中國傳統中一個亙古不變的元素。”

  越是在世界各地觀行,白明越是對中國藝術的“精神美感”產生強烈的依附,這回歸不是簡單的“穿衣”,而是因西方藝術的感染自然牽出的對文化故園的遙望,思考讓位於情感中最核心的表達依賴!他對中國藝術和文化充滿確認和自信,不會消解自己的文化背景以期融入所謂的“國際”和所謂的“現代”。

  白明尤其鐘情瓷的語言:溫潤、清雅、含蓄、高貴、從容和安靜。他說:“迷戀這種材料實際上是迷戀自己心中的‘古典精神’。”

  尊敬中國傳統水墨畫的道統,又融入對當代抽象繪畫的深刻理解;自信地從“我”出發,認認真真地做自己的東西,以古人的氣息涵養出當代的氣韻。在刻意強調藝術“中西結合”“中西融匯”的當下,白明給足了我們期許,那將是讓明天世界藝壇刮目相看的驚豔。

1 2 共2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