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軍旅文藝-正文
仰望那個兵
http://www.workercn.cn2017-11-06 08:43:45來源: 解放軍報
分享到:更多

  在我現有的照片中,時間最早的一張是9歲時所照。背景是我家的房子,我戴著一頂軍帽,噘著嘴,表情略顯緊張,這畢竟是我懂事後第一次拍照。每當我看到這張照片,便想起攝影者,他的模樣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他是一個兵,早已不在人世了。

  他的名字叫馬存仁,是我二姐的對象,中等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一身綠軍裝,顯得十分精神,一笑兩眼彎彎。那是上世紀70年代,正流行“全國人民學解放軍”,當兵的最吃香。尤其是小男孩,可謂對解放軍情有獨鐘,哪個小男孩沒有一把木製的手槍呢?

  我二姐師範畢業之後,分到我們公社教書,吃商品糧,人也生得白淨,在女性中屬於高個子,和馬存仁很般配。

  馬存仁一共來過我們家兩次,一次是相親,一次是探親。第一次大概是在春天,在媒人介紹下,馬存仁來我家和二姐見面。當時我正好在家玩,看到來了一個當兵的,20多歲,文質彬彬的,身上那股勁兒和村裡人完全不一樣,一下子被吸引住了。這次相親,雙方都很滿意,很快就訂了親。記得馬存仁給二姐的訂婚禮物是一套《列寧全集》。

  深秋時節,馬存仁回家探親,又一次來到我家。由於關係已經確定,所以,就和家裡人一樣了,他的到來給全家帶來了歡樂。他先去挑水,由我帶路。走在路上,不斷有人故意問我:“三兒,這人誰呀?”我只笑不答,但我因為身邊跟著一個解放軍姐夫,煞是神氣活現。不幾趟,甕裡的水滿了。放下水筲,接著他抄起掃帚就掃院子,不大工夫把院子打掃得乾乾淨淨,清清爽爽。我覺得這馬存仁簡直就是電影裡的、小人書裡的解放軍,行為做派一模一樣。我娘對這女婿很滿意,樂得合不攏嘴。

  令我想不到的更讓人快樂的事情來了——馬存仁拿著照相機呢,要給大家照相!那個時代,照相可是一件不簡單的事,農村的人大多數一輩子從來沒照過相,即使照相也得專門去縣城照相館拍照,在家裡就能照相?大伙兒一聽,立刻炸了窩似的,嘰嘰喳喳都很興奮。梳頭洗臉,穿上過年才穿的新衣裳,一一由馬存仁哢嚓哢嚓拍了一張又一張。最幸福也最羞澀的當然是二姐了,勤謹、懂禮而又多才多藝的對象給她的臉面增光添彩,使她的內心充盈著滿足感。

  9歲的我,站在房前,一臉端肅,馬存仁按下快門,拍下了一張我最早最珍貴的童年照片。順便說一下,那頂軍帽也是馬存仁給我的。直到高中畢業,頭頂軍帽一直是我的標配,我翻看上學時的照片,幾乎每一張都戴著軍帽,少年心裡頭藏著一個秘不示人的夢想。

  照片上的我噘著嘴,內心卻樂開了花。緊張,興奮,好奇,激動,小小的心臟從來沒有如此劇烈地跳動過。馬存仁耐心和氣地和我說話,聊部隊上的事情,行軍啦,訓練啦,裝備啦,令我對軍旅充滿了想象和嚮往。馬存仁說他喜歡看書,他有好多文學方面的書,下次再回來一定給我帶一些來。他的這個承諾,讓我牢牢記在心裡,對他下次來充滿了期待。

  可是,卻沒有了下次。他犧牲了。

  那天,是個初夏,六月的太陽火辣辣照著,天空晴得出奇。我和小夥伴們在麥田裡拾麥穗,有一個小孩不對著我卻對著我身旁的夥伴說:“鄰村的馬存仁犧牲了。”我聽得真真的,恍如晴天霹靂,一下子蒙了!

  我麥穗也不拾了,背著籮筐跌跌撞撞跑回家。二姐和母親在家正幹活,我把別人說的話說了,二人立時像石頭一樣呆住了,過了一會兒二姐才放聲大哭。

  過了兩天,馬存仁的弟弟來到我家,他也是當兵的,穿著綠軍裝,眉目間和他哥哥很像,十分懂禮貌,他向我們說了馬存仁的情況。還說,臨死前哥哥讓轉告,二姐是個好姑娘,他沒有福氣娶為妻子,祝她幸福。聞聽此言,二姐更是痛不可當,淚流不止。

  幾十年過去了,馬存仁墓木已拱,他的形象卻鮮明地鐫刻在我心裡。是他,使我對解放軍的印象從藝術拉到現實,產生零距離的親近感;是他,曾經滿足了一個男孩對一個軍人完美的想象。今天,我懷念一個兵,是我曆經了幾十年的滄桑歲月,依然在心靈深處保持著那份對光榮與夢想的仰望與崇敬。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