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軍事秘聞-正文
揭秘:侵華日軍為何專打八路軍三八六旅?(圖)
http://www.workercn.cn2014-03-26 15:21:30來源: 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分享到:更多

1941年,三八六旅旅長陳賡(前右)和參謀長周希漢(前左)在攻打榆社前小憩

  近日,黨史頻道轉載了《湘潮》雜誌的文章“第十三集團軍:山林猛虎”。文中記述了“專打三八六旅”的由來,摘編如下:

  《亮劍》中有一個畫面,前來找李雲龍決戰的日本人的坦克上貼了“專打三八六旅”標語。此事是事實還是作家虛構的?對此,筆者專門訪問過三八六旅的老人,也和三八六旅旅長陳賡大將之子陳知建進行過探討。得到的結論是,不僅我們的老戰士這麼說,日本人也這麼說,甚至侵華日軍的後代也予以確認。

  那麼他們為何成了日軍要專打的隊伍呢?

  西安事變後不久,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就來到抗日前線。他們在山西省平定縣七亙村同一地點兩次設伏,以傷亡50餘人的代價,共殲滅日軍400餘人,繳騾馬近400匹和大批軍用物資,創造了“重疊的待伏”這種奇妙的戰法。

  幾個月後,三八六旅用“引蛇出洞計”在神頭嶺設伏,兩個小時槍戰加肉搏,斃傷鬼子1500人,繳獲長短槍500多支。隨後,又在響堂鋪設伏,一個“口袋陣”套住500多名鬼子,斃傷其官兵400多人,繳獲汽車180輛。此戰,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和副總司令彭德懷邀請國民黨高級將領現場觀戰,國民黨將領為之歎服。這三戰打疼了日軍,也使得八路軍聲望大增。

  1939年2月,三八六旅在冀魯豫大平原的威縣香城固再次隱蔽集結,派出小股部隊連續襲擊城鎮要地,吸引鬼子出動。2月10日,日軍四十聯隊一個加強中隊的坦克和汽車陸續進入三八六旅的伏擊圈,一營立即開火,擊毀了頭一輛汽車,擊斃了日軍的翻譯官,擊傷了中隊長安田。安田知道上當了,立即命令後撤。然而,為時已晚,香城固的“口袋陣”越紮越緊。經過8小時激烈戰鬥,日軍一個中隊的兵力全部被殲滅。香城固一仗,給日軍再次造成沉重打擊,振奮了根據地人民的鬥志,這對鞏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據地,堅持平原遊擊戰起到了重要作用。這樣,三八六旅自然成了日軍的眼中釘。

  2月11日,鬼子調來了70輛汽車2000多人的部隊,派出5架飛機配合,出動坦克,拖著重炮,裝甲車上貼著“專打三八六旅”的標語,沿途搜尋三八六旅機關和部隊。他們抓住八路軍一個通訊員,第一句問話就是:“你是不是三八六旅的?”確認不是,汽車一溜煙開走。

  這時,三八六旅已轉移至丘縣。日軍車隊又追向丘縣。三八六旅又轉移至館陶以北的尖塚附近,日軍追到尖塚時,三八六旅已渡過衛河,轉移到了冠縣。鬼子尾隨追擊了整整7天,還是沒有追上。

  陳賡率領三八六旅徒步與鬼子的汽車賽跑,每次都機動地在宿營的當晚又轉移了地方。鬼子始終沒有一次追到三八六旅,最後只得惱恨而歸。

  一次,美國大使館武官卡爾遜來到三八六旅考察,禁不住連連稱讚說:“三八六旅,中國最好的旅。”

  有人計算過,在抗日戰爭中,三八六旅轉戰山西、河北、河南三省,發動群眾,擴大武裝,開展遊擊戰爭,先後戰鬥850餘次,斃傷俘日偽頑軍2.5萬餘人,鞏固和擴大了抗日根據地,壯大了我軍力量。

  當時太嶽區曾流傳歌謠:小日本,你聽清,太嶽山上有陳賡。小日本,你別搗蛋,讓你碰上周希漢……

  說的就是這支隊伍。而陳賡卻說,我們三八六旅叫“三子一郎部隊”。意思是陳賡腿有傷殘,人稱“瘸子”;政委王新亭高度近視,戴眼鏡,人稱“瞎子”;參謀長周希漢奇瘦,人稱“瘦子”;副旅長陳再道號稱拚命三郎,這不正好是‘三子一郎’部隊嘛!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