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軍事秘聞-正文
南京大屠殺|5歲的我看見父親喪生在日軍槍口下
http://www.workercn.cn2017-12-09 10:44:52來源: 解放軍報
分享到:更多

  “80年過去了,作為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兒子、如今不到100人的倖存者之一和唯一的解放軍老兵,我的心情仍異常沉重。這是南京之殤、中華之痛,也是人類曆史黑暗的一頁。我所親曆的恐懼、傷痛與仇恨,永生難忘。”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南京大屠殺慘案80周年之際,聽南京大屠殺倖存者、85歲離休老兵回憶——

  那一天,父親喪生在日軍槍口下

  ■程福保

  1937年12月13日,日軍野蠻入侵南京,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慘案,30萬同胞慘遭殺戮。2017年12月13日,我們將迎來第4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80年過去了,作為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兒子、如今不到100人的倖存者之一和唯一的解放軍老兵,我的心情仍異常沉重。這是南京之殤、中華之痛,也是人類曆史黑暗的一頁。我所親曆的恐懼、傷痛與仇恨,永生難忘。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淪陷,南京危急。11月20日,國民政府宣布移都重慶,機關忙著轉移,有條件的人家西遷,不了解情況的群眾則奔走城鄉相互避難。據國民政府當年11月統計,南京人口為103萬,12月疏散後還有60多萬(40多萬群眾、15萬軍隊和5萬外地難民)。而大屠殺過後,據日軍華中派遣憲兵隊司令官大木繁報告,截至1938年2月,南京人口僅剩不到20萬。

  1937年12月9日,兇殘的日軍兵分6路進攻南京,守軍奮力抵抗,日軍傷亡2.5萬人。11日,城防司令唐生智率部奉蔣介石命令撤退。因指揮不當,守軍陷入混亂、傷亡慘重。13日,日軍先後攻佔南京光華門、中華門、中山門,入城後進行了為期42天的大屠殺,姦淫燒殺,無所不為,駭人聽聞。直到1938年1月23日,在國際輿論的抗議下,日軍才有所收斂,但零散屠殺沒有停止。

  屠城期間,日軍用機槍掃射無辜群眾,包括放下武器的中國軍人,屍骨成堆,血流成河,焚屍滅跡,慘無人道。抗戰勝利後,南京軍事法庭於1946年查證日軍集體屠殺28案、19萬人,零散屠殺858案、15萬人。包括期間發生的“百人斬”,日軍少尉向井敏明、野田毅兩名劊子手相互比賽,以軍刀砍百人取樂,令人髮指。日軍這一屠殺30萬同胞的罪行罄竹難書。時至今日,中國人民始終寬宏大量,理性地將戰爭罪責歸咎於少數軍國主義分子,主張中日友好,但日本右翼集團面對鐵一般的事實,仍矢口否認大屠殺,企圖掩蓋滔天罪行,重溫軍國主義舊夢,中國人民豈能答應?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們豈能答應?

  我的父親程長河就是在南京大屠殺中被日軍殘忍槍殺的。

  父親出生於一個貧困家庭,沒有文化,先在上海閔行厘捐局當門房,厘捐局裁減後,輾轉到南京從事製作摺疊扇的手工活。

  1937年12月以後,日軍飛機經常到南京上空轟炸掃射,城裡殘垣斷壁、火光衝天,不少群眾死於非命,全城百姓人心惶惶。父親拿不定主意,跟姑媽商量到江寧縣銅井鄉避難。那時社會秩序很亂,火車停車處無月台,車上也無人報站,哥哥見到“銅井”兩個字就大喊:“爹爹,到啦!”全家慌亂下車,誰知姐姐不慎跌倒將手臂摔骨折,我們只好又回城醫治。

  時局越來越緊張,去銅井的路斷了,母親聽舅舅說江北安全,父親便讓我們簡單地收拾行李。他用扁擔挑起行李炊具,13歲的哥哥背著兩歲的小妹,9歲的姐姐攙著懷孕的母親,5歲的我提著鐵皮水壺,全家人艱難地跑到江邊碼頭,雇一隻小筏子,擠在一起渡江。我記得在江中央,船老闆怕“江珠子”(江豚,編者注)頂翻小船,還讓我們往江中扔銅錢。

  到了江浦縣,我們一家擠在城東附近的一個茅草棚裡。一天,日軍飛機突然飛到江浦轟炸,我們跟老鄉一起躲在江邊一個乾涸的大水渠裡。離我們住處不遠的一間茅草房中彈著火,濃煙滾滾。如果帶來的衣物燒光,怎麼過日子?父親一邊說“不好”,一邊跑回去拿衣被。剛返回水渠,父親又想起還有一個母親生孩子要用的高腳木盆沒拿,又立即跑回去。等他拿到木盆出門不久,就遇上端著槍的日本兵,嘴裡“嘰裡呱啦”說個不停。父親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誰知喪心病狂的日本兵不分青紅皂白就對著父親開槍,父親當即倒下。

  日本兵不肯罷休,繼續尋找殺人目標。我們躲藏的地方距離他們不遠,誰都不敢出聲。小孩子被大人捂住嘴巴,怕我們哭出聲。就在日本兵越來越近、腳步聲越來越清晰時,忽然一聲哨響,他們扭頭集合,繼續向東進犯。不幸中的萬幸,我們這群人躲過死亡。

  日本兵走後,母親抱著父親的遺體哭得死去活來:“老天啊,這叫我們怎麼活?乾脆跳江裡死了拉倒……”鄉親們苦勸:“你好好想一想,你肚子裡的孩子還沒出世,還有身邊的4個孩子誰管?人死不能複活,你無論如何要活下去。”母親強忍淚水,在鄉親們的幫助下,用蘆席裹著父親草草掩埋。時局平穩後,母親帶著我們4個孩子回到舊居,母親腹中的小妹妹生下不久就夭折。家中既無房產又無土地,生活極端貧困。哥哥端一個小盤子賣花生、馬蹄糕,當學徒,後來開了個小店,賣油鹽醬醋,姐姐在電信局當話務員,一家人勉強度日。

  1949年南京解放時,我是一名中學生,決定報名參加解放軍。聽說我是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我的入伍申請很快就被批准。後來,作為一名解放軍炮兵,我參加過西南剿匪、金門炮擊,曾操作過繳獲自侵華日軍的舊型號山炮,也是新中國第一批親手操作“喀秋莎”火箭炮的人。離休前,我是第一地面炮兵學校副校長。

  我清楚地知道,南京大屠殺死難的同胞達30萬之眾,我的親曆只是30萬分之一。但作為在黨的培育下成長起來的老兵、老共產黨員,有生之年,我有責任、有義務把這段經曆講出來、講下去,因為這不僅是我們一個家庭的苦難,更是中華民族的災難,我們永遠不能忘記“貧窮就要受欺,落後就要挨打”,我們要牢記國恥、振興中華,絕不能讓曆史重演!

  作為一名85歲的老兵,我還想對年輕的戰友們說——

  我們這代人,經曆了日偽時期亡國奴的屈辱,民國時期民不聊生的痛苦,解放後,生活才一天比一天好起來。我們深深地知道: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救中國,才能建設強大的中國!如今,中華民族不僅站起來、富起來,而且正在強起來!希望你們永遠忠於黨、忠於人民,聽從黨的指揮,苦練殺敵本領,沿著習主席開闢的中國特色強軍之路堅定前行,早日實現我們的中國夢、強軍夢!

  題圖製作:方 漢

1 2 共2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