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傑出人物-正文
八路軍譯電老兵王宗如——心中的電波永不消逝(組圖)
http://www.workercn.cn2017-07-29 04:12:26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抗戰時期,參加無線電培訓的戰士。

  資料圖片

  王宗如老人與珍藏的電碼本。

  記者 喬棟攝

  中國工農紅軍第一台收報機。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

  中央軍委總部在延安時使用的我軍製造的收報機。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

  “首長要給某個團發電報,內容是‘明日到什麼地方’,那我就把這個翻譯成電文。‘明’是2494,‘日’是2480,‘到’是0451……”今年95歲高齡的老兵王宗如,曾是八路軍120師的一名戰士,一說起譯電來,立刻來了興緻。

  數字 就是語言

  王宗如老人站起身子,緩緩地從抽屜裡尋出一本用布包的書來。他小心翼翼地把布掀開,一本邊已磨得起皺的泛黃書籍映入眼帘,書的正上方,用楷體寫著“標準電碼本”。“這書可不容易,那會兒條件艱苦,不能鉛印,這書是用石頭印出來的。”老人用手拭了拭書的封面,如同一位虔誠的信徒,翻開了這段塵封80年的曆史。

  王宗如1937年在河北老家入伍,成了一名民兵。第二年,他被調入八路軍司令部,隨後加入120師。在那個年代,“識字”可是一項了不起的技能,王宗如的命運就此改變。

  老人喝了一口水,清清嗓子:“那會兒政治部讓寫牆報,我就寫了一份牆報在院子裡貼出來,通過這牆報,領導覺得我‘有文化’,就挑選我當了譯電員。”王宗如介紹,在那個年代,譯電員除了要有文化基礎,還得有高度的政治覺悟和保密意識。

  “我們先學的是明碼。一天規定記20多個字,反覆地記,反覆地背,不允許有一丁點差錯。因為你記錯一個數字,那很有可能就影響到戰局。”王宗如敲了敲桌子,像是在給學員上課:“跟小學生學寫字一樣,先得把自己的名字會寫了,我的名字‘王’是3769,‘宗’是1350,‘如’是1172,先把名字背會,再學其他的。”

  這些數字怎麼在譯電機上體現呢?老人一手捧著譯電書,一手比划著,眉宇之間神采飛揚:“一個字兒4個碼,‘1’是嘀嗒,‘2’是嘀嘀嗒,‘3’是嘀嘀嗒嗒。”

  王宗如1981年退休,但直到現在,他依然能脫口說出大部分漢字對應的電碼。老人說:“在路上看到那麼多形形色色的車牌,腦海中馬上不自覺地浮現出相對應的漢字來。只是現在有的車牌有了字母,有的車牌成了三個數字了,明碼成了密碼了!”

1 2 共2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