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女兵風采-正文
這個猛士車的女駕駛員,血液裡都帶著硬氣(圖)
http://www.workercn.cn2017-12-12 08:05:23來源: 解放軍報
分享到:更多

  眼看就要離開部隊了,許春年最捨不得的就是她的愛車。臨別前,她專門拉著新任駕駛員再三叮囑,“它是我最親密的無言戰友。今後你可要照顧好它……”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汽車兵許春年

再畫一幅猛士車

  ■梁建才  陳 亮

  初冬的紅土高原,風卷落葉窸窸窣窣地響。

  車場裡,只見一名女兵上上下下地擦拭著猛士車。直到車身潔淨如洗,她拿出速寫本,筆尖快速地在紙上飛舞起來。

  女兵叫許春年,中士軍銜。再過幾天,就要和她戰鬥了4年多的猛士車分離了,愛好繪畫的她想在走之前再畫一下自己的愛車。

  別看許春年畫畫時靜若處子,戰場上,她和她愛車的名字一樣,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猛士”。

  第一次參加千裡機動,許春年一個人駕駛猛士車從天染魚肚白開到夜掛滿天星。當晚,車隊遭“敵”炮火襲擊,許春年的車胎被毀。在沒有千斤頂的情況下,她將掩車木斜放置車梁下,輕輕起步利用掩車木頂起車梁,不到3分鐘便換上了備胎,及時衝出了包圍圈。許春年一戰成名。

  戰場硬功苦練成。那年,經過層層選拔,許春年成為單位組建以來的第一批女駕駛學員。9個多月的理論學習、類比訓練和實車操作讓許春年拔節成長,最終她在結業考核中以全優成績被評為“優秀學兵”。

  連隊組織新駕駛員定車定崗,連長本想安排女兵擔任操作相對容易的卡車駕駛員。可許春年卻指著一輛線條硬朗的猛士車說道:“我身形小,開這車更適合。”從此,許春年就和她的猛士車結下了不解之緣。

  許春年喜歡用畫筆記錄她的軍營生活。在她的畫冊裡,有一幅叫《重逢》的作品她最滿意。

  時針撥回到今年8月,許春年被整編到彩雲之南的第75集團軍某勤務支援旅。由於編製調整,新連長把猛士車分配給了男駕駛員高波。

  “起步前先預熱,油門要輕踩……”每次看著她駕馭過的戰車出征,許春年都對駕駛員千叮嚀萬囑咐,心裡很不是滋味。她多次向連隊申請,要求重新擔任猛士車駕駛員,卻吃了閉門羹。

  “女司機?我們有的是技術過硬的‘老駕’。你安心當‘乘客’就好了。”面對高波的調侃,許春年血氣上湧,杏目圓睜:“誰說女司機就一定不是好司機?敢不敢比試比試?誰贏誰開!”

  進場即開戰。隨著一聲哨響,踩離合、換倒擋、鬆手刹、給油……數個動作瞬間完成。後視鏡裡,許春年目光如炬,操作嫻熟。說時遲那時快,高波的車尾才剛入庫門,許春年的車已穩穩停入庫中。消息一傳開,連長驚呼“這女兵不簡單!”從此,猛士車回到了許春年的手中。她徑直跑向戰車,美滋滋地畫下這幅《重逢》。

  前不久,許春年駕車出徵實兵演習。在執行警戒任務時,她忽見林中一抹人影閃過。她不動聲色地走開,悄悄繞到“敵人”身後,用一個漂亮的捕俘,把前來偷襲的藍軍士兵逮個正著。“智擒藍軍士兵,這才是真正的女猛士!”表彰大會上,看著許春年披掛上“鐵血猛士”綬帶,戰友們紛紛向她豎起大拇指。

  眼看就要離開部隊了,許春年最捨不得的就是她的愛車。臨別前,她專門拉著新任駕駛員再三叮囑,“它是我最親密的無言戰友。今後你可要照顧好它……”

  許春年畫完最後一筆,輕輕合上速寫本走出了車場,卻還是忍不住回頭望去。夕陽撒過,她俏美的臉龐上閃爍著兩抹揉碎了的淚光。

  (圖片攝影:閔 寧)

  血液裡都帶著硬氣

  ■中士 高 波

  只有和許春年交過手,你才會發現,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勇敢的心,連血液裡都帶著硬氣。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