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女兵風采-正文
女兵審美折射俄羅斯社會變遷
http://www.workercn.cn2017-12-19 10:57:51來源: 文彙報
分享到:更多

  扔得了手榴彈,跳得了傘,彈得了吉他,打得了架子鼓,“臉書”和Instagram貼滿了各種自拍:時而搞怪、時而軟萌、時而清純、時而性感……最近俄羅斯社交媒體被一位既知性又野性的美女刷屏,她不是模特,也非演員,而是俄羅斯新一任國防部發言人,年僅26歲的羅希亞娜·馬爾科夫斯卡婭。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消息,11月 15日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宣布任命馬爾科夫斯卡婭為國防部發言人。馬爾科夫斯卡婭出生於1991年1月6日,來自遠東地區的海參崴,畢業於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新聞學院。

  馬爾科夫斯卡婭曾在海參崴的全俄國家廣播公司工作,擔任記者和新聞主播,2015年轉職到國防部媒體俄羅斯“紅星”電視台出任記者。“紅星”電視台是俄羅斯國防部和軍隊的公關形象窗口,而紹伊古的這一任命也被看作是改善國防部公共形象的有意之舉。

  任命狀一出,立刻在網上引起熱議,在社交媒體上,馬爾科夫斯卡婭被封為“國防部甜心”,甚至有網友打趣稱,“快點把徵兵地址甩過來,已經對參軍躍躍欲試了,這可是超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馬爾科夫斯卡婭一改人們對俄羅斯強力部門的刻板印象,也改變了人們對俄羅斯年輕女性的看法———“戰鬥民族”的女生一點都不“女漢子”,她們既愛紅妝又愛武裝。

  俄羅斯 (蘇聯) 女兵是一個非常迷人的群體,很多文藝作品中都曾將她們奉為主角。老一輩的中國讀者對蘇聯當代著名作家鮑裡斯·瓦西裡耶夫的小說 《這裡的黎明靜悄悄》 肯定不陌生———一則發生在蘇聯衛國戰爭時期驚心動魄的女兵抗戰故事。在瓦西裡耶夫的筆下,五位女主角,有的魅力逼人,有的相貌平平,有的乾癟瘦小,有的活潑健壯。她們雖為軍人,也愛美愛八卦,個性迥異,有血有肉,真實得就像是我們身邊的每一個姑娘。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斯韋特蘭娜·阿列克謝耶維奇在 《戰爭中沒有女性》一書中用這樣動人的筆觸描繪二戰中的蘇聯女兵形象:“十五六歲的姑娘,人還沒步槍高,三十五碼的小腳穿著四十二碼的鞋,那麼沉重又那麼醜陋。戰場上的女孩依然愛美,卻沒有愛美的權利。這樣的女兵有100萬,她們都來自於普通家庭。”

  戰爭不允許女兵保留飄逸的長髮,自然也不會允許濃妝豔抹,甚至會抹去她們作為女性本身的性別特徵,穿戴要和男性保持一致,對她們而言,戰爭中沒有女性,只有蘇聯戰士。這既是國家的需要,也是社會審美的一種要求。

  美國 Buzzfeed 網站曾做過一個“百年美麗:俄羅斯”的項目展現20世紀以來俄羅斯 (蘇聯) 女性的審美曆史,也折射出社會百年歷史的變遷。20世紀初,或許還遺留著帝國最後的榮光,俄羅斯女性喜歡雍容的妝容。十月革命以後,婦女解放成為社會主義革命的重要內容,那時女性自我意識增強,因而更青睞濃重的眼妝,以及看上去略顯頹廢的模樣。而到上世紀30年代史達林執政時期,蘇聯女性卸下厚重的濃妝,開始素顏,並使用頭巾包頭,彷彿隨時可以投身到社會主義建設中去。衛國戰爭前的40年代,奢華風開始流行,大膽的紅唇和閃閃發光的配件成為蘇聯女性時尚的標誌。但是這種奢華延續的時間並不長,戰爭的爆發讓大批女性卸下紅妝,穿上戎裝,素顏和軍帽成為當時的流行,而這也正是瓦西裡耶夫所描繪的經典女兵形象。

  戰爭勝利後,女性重回愛美的天性,並開始嘗試一些有趣的新髮型和更為多元化的妝容,看過上世紀70年代經典蘇聯影片 《辦公室的故事》 的觀眾一定不會忘記,在莫斯科統計局嚴肅枯燥的機關氛圍中,全局女性來到單位一起化妝的鏡頭,多樣的妝容為單調的工作增加了一抹亮色。影片中人手一隻的庫班帽 (Kubanka) 也成為當時最為時尚的女性單品。

  蘇聯解體以後,也許是對大國的轟然倒塌不知所措,90年代俄羅斯女性在妝容上也較為低調,重新回歸自然。但是這種不適應感也只是轉瞬即過,漸漸地,她們用富有光澤的唇妝和煙熏眼妝來迎接21世紀。如今,隨著社交媒體的日益發達,俄羅斯女性無論是化妝風格還是著裝品味都非常自信、大膽,甚至“熱情如火”,“網紅”國防部新聞發言人馬爾科夫斯卡婭便是如此,翻開她的Instagram主頁,幾乎每張照片都時尚迷人,贏得網友數以千計的“贊”。(劉暢)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