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軍旅生活-正文
將青春的足跡印在邊防線上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1 10:53:47來源: 解放軍報
分享到:更多

  離別總是在9月,又到了退伍的季節。看著營門前那棵漸漸長高的榕樹,王偉的心中卻思緒萬千。

  王偉是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連的一名上等兵,該連防區共有7塊界碑,入伍2年來他有幸參加了其中6塊界碑的巡邏,卻唯獨未能執行距離連隊路程最遠的32號界碑的巡邏任務,今年好不容易遇上巡邏期,自己卻要離開部隊。

  32號界碑矗立于海拔3900多米的高黎貢山之巔,巡邏路峽穀縱橫、河流湍急,加之怒江雨季較長,河水暴漲……每年巡邏32號界碑的最佳時期只有短短几周。在今年滿服役期的老兵中,像王偉這樣從未參加過32號界碑巡邏的還有不少。

  今年老兵退伍之際,連隊特意安排了一次前往32號界碑巡邏的任務。8月29日,天還未亮,巡邏官兵就出發了。這次巡邏由指導員任偉帶隊,10名隊員全部都是即將退伍的老兵。巡邏車在懸崖峭壁中開鑿出的簡易公路上緩慢前行,2小時後道路中斷,官兵們改為徒步行進。

  高黎貢山具有十分罕見的垂直分布植被和特殊氣候,素有“一山分四季,十裡不同天”之稱,沿途灌木叢生,處處是懸崖峭壁。官兵每人負重20餘公斤,攀爬平均坡度超過75度的高山,一路險象環生,但官兵們毫不畏懼。

  下午15時,巡邏分隊抵達一條激流旁,左側是垂直而下的深淵,右側是懸崖峭壁,官兵們捲起褲腿、光著腳,在冰涼刺骨的雪水中一步步向前移動。走到一半時,上等兵於聞新踩到一塊布滿青苔的石頭跌入水中,湍急的河水差點將他沖走,多虧下士張宇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背囊,才將他拉了回來。

  夜幕時分,巡邏分隊來到第一個宿營點。宿營地是兩棵底部已空的梧桐樹,每棵樹洞能容下5至7人,隊員們往樹洞裡噴洒防蟲藥劑後,簡單整理了一下,背靠著大樹,相互擠靠著打盹休息。

  次日清晨,天空飄著細雨,隊員們吃過乾糧後便向著原始森林進發。經過5小時的艱難跋涉,呈現在巡邏分隊面前的是另一番景象:山頂被厚厚的冰雪覆蓋,寒風刺骨,界碑就矗立在遠方的山峰上。

  指導員帶著隊員們繼續攀爬。不多時,中士袁小強臉色發白,額頭冒著豆大的汗珠。袁小強是全連巡邏次數最多的老兵,已累計巡邏70餘次,因經常巡邏在高黎貢山上,患上了嚴重的風濕,一到陰寒天氣雙腳就鑽心的痛。本來,這次巡邏沒有安排袁小強參加,可他非要再來看看界碑,向界碑道別。

  “自己選擇的路無怨無悔,青春的足跡印在祖國邊防線上,我感到非常自豪,就算是爬,我也要爬到界碑旁!”袁小強說。曆經兩天半的艱難跋涉,巡邏分隊終於抵達矗立在高黎貢山之巔的界碑旁,看到那宣誓主權的“中國”二字,老兵們情不自禁地歡呼相擁,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由上到下依次為:圖①:新疆奧爾托蘇邊防連:向界碑告別;圖②:北部戰區陸軍某旅:班長不讓自己哭出聲;圖③:西藏山南軍分區3197哨所:下山前的一個吻;圖④: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最後一次帶你“飛”;圖⑤:西部戰區陸軍玉樹騎兵連:再敬一個軍禮;圖⑥:南海艦隊某基地通信站:仔細擦拭“老戰友”。

  劉 慎、王樂意、李國濤、韋啟位、李智、陳 祥攝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