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頭條

陸軍首次組織全體官兵軍事訓練等級考評(圖)

2019-05-15 07:37:00 解放軍報

陸軍首次組織全體官兵軍事訓練等級考評,這場大考正在引發許多連鎖反應——

“一等一”的兵從此有認證

  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等級考評隱顯目標射擊課目考核現場。謝  煒

  “時間還剩30分鐘!”聽到考官的提示,雷國鴻用餘光迅速掃了下計算機屏幕右下角的時間框,瞬即又將焦點轉回到屏幕上那張紅藍交錯的態勢圖上。

  作為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雷國鴻參加過不少比武考核,但這場考評讓他感到“像當年高考一樣緊張”。

  這是一場旅指揮員等級考評,根據考評的成績,雷國鴻將被認證為一級、二級或是三級旅指揮員。

  今年3月以來,在整個陸軍部隊,從軍長、旅長到排長、士兵,每一名官兵都有一場自己的訓練等級認證大考。“你定了幾級?”一時間,這甚至成了大家打照面時的習慣性問候。

  訓練等級評定,對一些軍兵種來說並不陌生,飛行員有飛行等級,特戰隊員也有特戰等級。訓練等級評定是部隊訓練管理走向精細化的一個重要手段,但在組建不久、專業龐雜的陸軍合成旅全面推開定級考評,無疑是一個全新的課題。

  這場考評給部隊和官兵帶來了什麼?

  在這個旅的偵察員等級考評現場,下士吳曉偉正滿頭大汗地參加爆破課目考核,為考取專業一級認證而拼搏。

  “都說要當就當個一等一的好兵。誰是一等一的好兵?現在不能隨便說,得有專門的認證了!”考試結束後,吳曉偉一抹汗水,呵呵笑了。

  同樣的崗位,不等於同樣的能力

  “考評不再一把尺子量長短,不同素質的人要過關都不簡單”

  上午8點半,機關交完班,彈藥科助理員孫桂陽“一步兩個台階”跑回了辦公室。

  匯總彈藥消耗數據、上報情況、下發通知……認真處理完當天工作,他把區域網路即時通信軟體的自動留言改成了:我在作業室訓練,有事請撥電話。

  年初,孫桂陽從基層調入機關,上任沒多久,就接到參加參謀軍官等級考評的通知。“一開始我都快崩潰了!”孫桂陽發現,20多個考核課目,大多數自己從沒接觸過。

  “全員參考,人人定級。躲是躲不過的,至少得定個初級吧!”他開始每天第一個到機關作業室“打卡”,晚上最後一個關燈、鎖門。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多月。

  作業室裡,“老機關”郭小牛也天天自覺來參訓。這位戰勤計劃科科長曾獲原廣州軍區裝備助理員比武第一名。正在練習繪製戰鬥決心圖的他同樣感到壓力不小:“有了能力等級評定,同樣的崗位不等於具備同樣的能力,‘老機關’得有更高的要求才行!”

  根據自願申報的原則,郭小牛報考了一級參謀軍官,這意味著1000分的綜合評分,他必須考過900分,“一兩個失誤,可能就評不上”。

  “考評不再一把尺子量長短,不同素質的人想要過關都不簡單。”旅參謀長徐知喜認為,更加精細的訓練管理,讓訓好訓壞不再一個樣,也讓大家看到了自身能力與崗位履職更高標準之間的差距,自然也就產生了壓力。

  戰士吳德風剛剛晉陞下士不久。此次等級考評,他報考了輕機槍手專業一級。在報考這個級別的戰士中,他是為數不多的下士。有人說,這個考評就像是職業技能鑒定考證,但在吳德風看來,其意義不止如此:“訓練等級就像身上的一張標籤,誰會甘心比別人低一等?”

  “以往看一個戰士,往往看軍銜、兵齡,現在我們還要看訓練等級,而且這是一項‘硬數據’。”三營營長駱程認為,個人能力無關年齡、兵齡,這將在考評中被越來越多地驗證,也將對軍營原有的“秩序觀”帶來衝擊。

  槍聲從早上一直響到深夜

  “從要我訓到我要訓,變化彷彿就發生在一夜之間 ”

  時針滑過子夜,槍聲仍不時從旅裡的2號射擊靶場傳來。

  面對深夜“槍聲”,在靶場附近站崗的徐文哲早已習以為常:“最近一個多月都是這樣,經常是槍聲從早上響到晚上。”

  正在組織夜間實彈射擊訓練的是一營。聞著射擊場上的硝煙味,營長鄒宜毫無困意。他說,對照考評內容,全營很多官兵夜間多姿勢射擊都存在短板,“考評逼著我們把漏訓的課目抓緊補回來”。

  就在這個夜晚,同一片星光下,機關大樓有16間辦公室依舊亮著燈,17名首長機關幹部也正在進行等級考評的備考訓練,其中包括3名旅常委。

  宣傳科幹事王洪報考了二級參謀軍官。按照這個標準,以前作訓參謀要掌握的技能,現在成為所有機關幹部的必考課目。為了實現目標,他常常“抱著一張圖,一繪到深夜”。

  “從要我訓到我要訓,變化彷彿就發生在一夜之間。”榴炮一連連長陸松感慨。一個周五的晚上,熄燈後陸松查鋪查哨時發現,下士黃本昊不在宿舍,而是在學習室加班背記炮兵專業理論。

  “以往在這裡可很難看到他!”黃本昊是連隊有名的“頑童”,訓練水平不高不低,“叫外賣、玩手機很有勁,到了訓練場卻常打蔫兒”。為此,陸松和指導員沒少做他思想工作。沒想到,等級考評推開後,黃本昊跟著同年兵一起報考了專業二級,主動加班學習補短了。

  更多的變化也在悄然發生——

  “一個馬紮”變成了“兩套衣服”,這是機動通信專業中士侯文傑走上訓練場時的體會。他坦言,過去訓練,老士官都會帶著馬紮,“老兵看一看,新兵一身汗”;等級考評推行後,對照定級標準,每個人都看到了差距,紛紛主動湊上去練,“一天下來至少換兩套衣服”。

  “兩套衣服”變成了“一個馬紮”,這是計算機網路專業下士吳愛才在訓練場上的新發現。吳愛才說,過去搞訓練,體能課目是大頭,一天跑跑跳跳下來,至少汗濕兩套衣服;如今等級考評更注重考查專業訓練課目,方艙裡一坐大半天,反而是訓練常態。

1 2 共2頁

編輯:穀永光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最美退役軍人”風採錄

  • 專題

    走進軍營“00後”

  • 專題

    “春暖花開”策劃|軍事40年:國防和軍隊建設偉大成就

  • 專題

    2018網路媒體國防行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