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頭條

思念伴隨著辛勞,分隔兩地的軍人家庭日常過法了解一下

2019-06-12 07:34:49 解放軍報

原標題:一天 

 

①郭丹陽擔負值班任務。②郭丹陽帶“拉拉”在海邊玩。③郭丹陽給蔬菜澆水。④郭丹陽環島跑步。⑤郭丹陽與家人視頻通話。農世海攝

  ⑥康鑫給小女兒喂飯。⑦康鑫給大女兒梳頭。⑧康鑫帶大女兒上美術課。⑨奶奶帶小孫女認識“牆上的爸爸”。⑩康鑫為小女兒洗澡。本報記者 高立英攝

  地點:海南省三沙市西沙中建島

  本報記者 衛雨檬 陳小菁

  海風不知疲倦地颳了一夜,純白的珊瑚砂在熹微晨光裡舒展開來。此刻,小島安寧靜謐,臥在南海一望無際的湛藍海水中。

  在西沙最南端的中建島,清晨和季節一樣終年不變。海軍四級軍士長郭丹陽在這裡已生活了16年。今天,是他再平常不過的一個周日。

  “鈴鈴……”6點30分,郭丹陽翻身起床,才套上衣服,值班電話就響了。他是守備營的雷達技師,像這樣的電話隨時都可能打來。“遇上緊急情況要隨時處理,半夜來電話也是常事。有時候剛躺下,電話就又響起來,幾乎沒法休息。”

  只是簡單的傳達,撂下電話,郭丹陽向屋外走去。一開啟門,濕熱的空氣撲面而來。走廊地板上覆著薄薄的一層水汽,格外濕滑。

  郭丹陽走進隔壁洗漱間。水龍頭矇著一層鹽漬,他用力擰開,“嘩”的一下,乾淨的水噴湧而出。他下意識地迅速關小水龍頭,同時伸出口杯接水。在這裡,每一滴水都不能白流。

  在這片“南海戈壁”,水源極度匱乏,他們的生活用水以前只能依靠“島水”。用這種鹽分極高的水洗澡,擦乾後身上仍很黏膩。時間久了,官兵的雙手都被腐蝕得乾澀起皺。

  天完全亮了。郭丹陽下樓去找一個“夥伴”。營區旁有一處馬尾松林,幾十棵樹有高有低、參差不齊,但枝葉蔥鬱。這裡的樹,能活下來就已經是奇蹟了。

  郭丹陽沿著小路走進松林,四處環顧後喊了一聲,“拉拉!”突然,遠處的樹後面竄出一條大狗,搖著尾巴向他跑來。郭丹陽摸了摸“拉拉”,然後帶著它到海邊散步。

  這片海,郭丹陽已經看了16年。18歲那年,他第一次見到大海。新兵入伍前往西沙的途中,郭丹陽從老家吉林坐了三天兩夜的火車到廣州,又幾經輾轉坐上去西沙的航船。

  他還記得,當時海上的風浪很大,幾十個新兵都擠在船艙最下面一層。船搖搖晃晃向前航行,郭丹陽站在狹小幽暗的洗手間裡,彎著身子湊過去,透過舷窗看外面碧藍碧藍的海水。

  “我不會遊泳,但那時就想當海軍,去遠一點的地方……”

  在白沙灘上和“拉拉”玩了一會兒,“拉拉”發出嗚嗚的聲音。郭丹陽撫摸著它的背,為它拂去蹭到身上的沙子。中建島太小,沒什麼能帶它去的地方。郭丹陽笑道,“狗更耐不住寂寞。也不知道是它陪著我,還是我陪著它。”

  8點多,郭丹陽回到宿舍,開啟電視看了會兒早間新聞。同屋的周倫從外面進來,看到郭丹陽在,就按捺不住地聊起來。

  周倫前幾天剛休假歸隊,這次回家把婚禮辦了,心裡正高興著。看著戰友新拍的結婚照,郭丹陽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戀愛的過程。

  郭丹陽是2005年和妻子康鑫開始談戀愛的,直到2007年兩個人才第一次見到對方。期間3年,他們都是通過電話聯繫。

  那時,中建島沒有手機訊號,固定電話只能輪流使用。郭丹陽趁著每次去永興島出差的時候,給遠在廣州上班的康鑫打電話。“那時還用電話卡,一會兒就能打完一張。幾年下來,打完的卡摞起來厚厚一遝。”

  郭丹陽就靠著一張張電話卡,用綿延千裡的電話線牽起了愛人的手。現在他們已經有了兩個女兒,郭丹陽想讓她們到自己守的島上看看。

  中午吃飯前,郭丹陽把班裡的戰士召集在一起,安排好下午的工作。飯桌上擺著八菜一湯。前幾天島上剛剛來送過補給,夥食相當不錯。

  在島上16年,郭丹陽幹過守備營的大部分崗位,也包括司務長。休假回家,他炒的豆芽讓孩子們念念不忘。

  正午時分,太陽懸在頭頂上方,炙烤著每一寸沙土,海風裹挾著熱浪打在人身上。郭丹陽回宿舍躺下沒10分鐘,就被喊醒:設備出了故障。

  郭丹陽跑過曬得發燙的白沙灘,一進機房就開始檢測機器。他總跟徒弟們說,“雷達是小島的眼睛,我們不僅要用好這隻眼睛,還要把它保護好。”

  修了這麼多年雷達,郭丹陽依然熱愛他的崗位:“每天看著回波的特徵,我覺得挺有意思。”每一次準確判情,都讓他開心無比。

  拆開龐大機器的線路,用力拉開緊實的部件,郭丹陽的額上滲出一層汗……

  故障排除,他回到宿舍開啟空調沉沉地睡了一覺。醒來時,外面的光線已經沒那麼強烈。在海邊的沙灘上慢跑,是郭丹陽周末傍晚的習慣。

  黃昏,日影悠長,鋪在泛起細紋的海面上,碎了一片金光。在一望無涯的大海前面,那個獨自奔跑的背影顯得渺小而孤寂、執著而堅韌。海浪拍打著潔白的沙灘,海水不停沖刷,最終抹平了他奔跑留下的足跡。

  海上生明月,今晚的小島多了幾分浪漫。當一輪火紅的圓月從深黑的海平面漸漸升起,穿過被風推動的層層流雲高懸中天時,郭丹陽才想起來,今天是農曆十五。

  過一會兒,島上要開篝火晚會。為了歡迎遠方來的記者朋友們,有人在調試露天音響設備,還有一群人圍成一個圈,擋住海風,生起篝火……郭丹陽和戰友們一起,在操場上擺好一個個小馬紮。

  通紅的火光照著他們黝黑的面龐,這些天涯哨兵的笑容簡單而純粹。一曲《水手》將氣氛點燃。郭丹陽搭起身邊戰友的肩膀,扯著嗓子用力吼著:“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

  郭丹陽只在剛上島時掉過淚,如今島上的苦早已習慣。“別總提中建島多麼苦!現在條件好了,相對陸地上的部隊,我們只是更寂寞一些。”他說。

  晚會結束後,郭丹陽坐在院子的羊角樹下,與遠方的家人視頻通話。妻子和母親看起來有些疲憊,想必又圍著兩個孩子忙活了一天。他將鏡頭轉向夜空,透著紅光的滿月遙遙地掛在天空。

  剛滿周歲的小女兒湊到跟前,她還不會說話,好奇地盯著屏幕。“汶汶,給爸爸吃個葡萄吧?”康鑫把一個葡萄放到小女兒手上,做出示範。汶汶乖乖地將小手裡的葡萄向屏幕遞去。

  大女兒彤彤站在一旁,和爸爸聊著天,但始終不願意露面。明明很想念父親的她,鬧起了小孩脾氣。“彤彤,我今天在海灘上撿到了一隻寄居蟹,回去時帶給你。”郭丹陽喊著她。

  在昏黃的燈光下,郭丹陽捧著手機的那雙手有些腫大,掌心黑亮粗糙,看上去厚實有力。

  聊了10多分鐘,女兒們該睡覺了。道過晚安,郭丹陽上樓回到宿舍。他從床下的柜子裡取出一個枕頭。這個簡簡單單的白色枕頭,是上次妻子來三亞時買給他的,說對頸椎好。郭丹陽把這個枕頭帶上中建島,已經用了3年多。

  郭丹陽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1 2 3 共3頁

編輯:穀永光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2019年聯合國維持和平人員國際日

  • 專題

    “最美退役軍人”風採錄

  • 專題

    走進軍營“00後”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2018網路媒體國防行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