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頭條

澎湃在深海的愛——聽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官兵講述潛艇兵的故事

2019-07-12 07:24:56 解放軍報

  澎湃在深海的愛——聽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官兵講述潛艇兵的故事

  ■解放軍報記者 曾火倫 楊豔 實習記者 賀美華 特約通訊員 茆琳

該支隊官兵在訓練中。茆 琳攝

  有一片海,浩瀚無際。有一群人,為國出征。有一種愛,博大深沉。

  潛艇,潛行深海,一默如雷。潛艇兵,守衛藍色國土,心繫家園親人。

  在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採訪,官兵講述的幾則潛艇兵故事,讓記者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面對危險冷靜交代後事——

  “但願這封遺書用不上”

  支隊某艇政委陳篤紅寫過不少次遺書。

  對高風險的潛艇部隊來說,官兵出海之前寫遺書,不算什麼新鮮事。陳篤紅從軍多年,執行重大任務無數,遭遇過的危險數不勝數,自然也不例外。

  3年前,陳篤紅所在艇接到赴某海域戰備巡邏的任務。面對填補諸多技術空白的特殊要求,常年與潛艇打交道的陳篤紅深知,此次任務非同尋常。

  任務部署完畢,他來到辦公室,又一次攤開筆記本寫遺書。老人、妻子、孩子……能想到的都安排得清清楚楚。

  遺書寫完,陳篤紅把筆記本工工整整地擺在辦公桌中間。想了想,怕萬一“光榮”了別人發現不了,又開啟筆記本,將寫有遺書的那張活頁往外拽了拽,露出一角之後再輕輕合上。

  臨走前,他特意交代機關戰士,沒有特殊情況不能動他的筆記本。

  圓滿完成任務歸來,陳篤紅如釋重負,悄悄撕掉了寫有遺書的那幾張活頁紙。

  如今談起那次任務,陳篤紅依然感慨萬千:“執行過那麼多重大任務,寫過那麼多遺書,那次卻感覺是離死神最近的一次。寫下第一個字的那一刻,我在心裡反覆念叨,但願這封遺書用不上。”

  潛艇戰備訓練任務繁重,類似情況並不罕見。但出於保密需要,官兵每次執行任務都無法告訴家人實情,甚至連什麼時候走、什麼時候回都不能說。

  怎麼辦?陳篤紅與妻子約定了一套特殊的“暗號”,用於夫妻間的電話交流。陳篤紅告訴記者:“哪怕只讓她知道‘會期’幾天、‘出差’幾個月,她至少有個盼頭。但有時候我真的很擔心,說好的幾天‘會期’,會不會……”

  “不要問我在哪裡,問我也不能告訴你……”《潛艇兵之歌》的這句歌詞,是潛艇兵“沉默是金”的真實寫照。執行任務如此,對家人的愛與牽掛亦如此。很多時候,他們只能把這份愛與牽掛,寫進遺書、埋在心裡,隨著潛艇一起潛入深深的海底。

  潛艇靠岸才知母親去世——

  “為國盡忠是一種大孝”

  進入4月,支隊某艇艇長於全勝的心情有點像坐過山車,起伏不定。

  細心的該艇政委看出端倪,幾番旁敲側擊才得知,於全勝年過八旬的母親因重病住進了ICU病房,進入病危狀態。

  全艇官兵都知道,於全勝是個孝子。年事已高的母親患病後,經多次治療仍不見好轉。看著病情日益加重的母親,於全勝急得四處尋醫問藥,不放過任何希望。

  可是,支隊承擔的一項重大任務,當時已進入關鍵階段,不少官兵克服重重困難,一心鉚在戰位上。身為一艇之長,於全勝深知自己堅守戰位的重要性。

  一邊是國,一邊是家。這是一道痛苦的選擇題。於全勝最終選擇了戰位。出海那些天,於全勝把痛苦深深埋進心底,為完成任務白天黑夜連軸轉。官兵說,那些天,艇長憔悴了許多。

  圓滿完成任務歸來,剛靠碼頭,於全勝就急切地給家裡打電話,得來的卻是母親已經去世的噩耗。

  那一刻,七尺男兒淚流滿面。

  作為多年的搭檔,該艇政委想安慰卻不知該從何說起。擦乾眼淚,於全勝說:“放心,我挺得住。為國盡忠是一種大孝,老母親九泉之下一定會理解我的。”

  常年風裡來浪裡去,不少官兵跟於全勝一樣,經曆過忠孝不能兩全、家國難以兼顧的煎熬。無論最終做出怎樣的選擇,每一名潛艇兵都深深懂得“有國才有家”的道理。

  這個道理並不複雜,卻是一代代潛艇兵忠誠履行使命的強大動力。

  孩子出生丈夫卻杳無音信——

  “軍嫂就是那個含著淚也要為你笑的人”

  舵信班班長王世田要當爸爸了。

  兒子還是女兒?答案揭曉之前,這是個“甜蜜的煩惱”。

  然而,更大的煩惱還在後面:2018年1月,部隊接到了出海執行任務的命令。王世田算算日子,當妻子臨產,自己還在海上。這個結果,讓連跟孩子見第一面該說點什麼都悄悄“綵排”過無數次的王世田心裡有點涼。

  出發前的思想摸底,副艇長鬍文佳問他:“要不要找個人替你?”

  王世田搖搖頭:“請組織放心,我已經跟家裡說好了。”

  胡文佳後來才知道,當時,王世田的母親身患癌症,父親身體也一直不太好。因為王世田太忙,妻子懷孕後就回了老家,身邊長期無人照顧。

  任務完成歸來,潛艇離陸地越來越近,手機漸漸有了訊號。歸心似箭的王世田非常忐忑。

  看著王世田坐立不安的樣子,胡文佳問他:“世田,老婆生了沒有?”

  王世田緊張得直搓手:“不知道呢,還沒問。”

  “手機不是有訊號了嗎,怎麼還沒問?”

  “我想知道但又怕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會不會……”

  胡文佳急了:“哪那麼多廢話?給老婆打電話去,馬上!”

  一會兒工夫,王世田喜笑顏開地回來了:“母子平安,是個大胖小子!”

  面對記者的採訪,支隊長丁永偉感慨萬千:“什麼是軍嫂?軍嫂就是那個含著淚也要為你笑的人。她們很苦,她們很累,她們很委屈,但為了丈夫的事業,再難也咬牙堅持。‘軍功章裡有你的一半’,從來不是一句空話。”

  親人連遭傷病也不向組織伸手——

  “補助應該給比我更困難的兄弟”

  “禍不單行。”說起四級軍士長董小利,支隊官兵都會不約而同想到這個詞。

  今年4月初,剛剛執行完一項重大任務的董小利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得知4歲的女兒因誤食藥物引起中毒,被送進了醫院ICU病房。

  董小利瞬間蒙了。掛斷電話,他悄悄躲在角落裡,一根接一根地抽煙。想起女兒活潑可愛的樣子,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離下一次重大任務只剩一周時間了,老家路途遙遠,來回一趟僅花在路上的時間就得3天。

  回,還是不回?董小利萬般糾結。思前想後,實在放心不下女兒,董小利鼓起勇氣向領導提出請假5天。他心想,等從老家回來,還有兩天可用於任務準備。

  5天過去,董小利準時歸隊。戰友們噓寒問暖,關心孩子的病情,董小利總是回答“病情平穩,沒什麼大事”。

  官兵沒想到,這是一個善意的謊言。事實上,因為藥物中毒太深,董小利的女兒在ICU病房住了將近半個月才脫離危險。回去的兩天兩夜,他只能隔著玻璃遠遠地看著女兒躺在病床上。

  雪上加霜的是,董小利從老家回到部隊剛一個小時,家裡人打來電話,在建築工地打工的父親不慎從腳手架上跌落,一隻眼球破裂,傷情嚴重。

  領導得知情況,勸董小利立即回家,將父親送往大醫院救治。

  就在董小利的父親和女兒住院期間,支隊下發通知,為家庭困難官兵發放一定數額的救濟補助。

  全艇官兵第一個想到了董小利。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婉言謝絕:“家庭困難的戰友還有不少,補助應該給比我更困難的兄弟。”

  支隊領導告訴記者,利益面前首先想到戰友,董小利不是第一個,更不是唯一的一個。在潛艇部隊,沒有出過海,不算真正的潛艇兵。潛艇工作的特殊性,將官兵聯繫成一個生死相依的命運共同體。支隊官兵總結的“一條艇、一條槍、一條命”,是對這種感情的最好概括,也是部隊多次圓滿完成重大任務的堅實基礎。

  採訪結束,驅車離營。不遠處的海面上,海鷗飛翔,碧波蕩漾。記者知道,那片深藍之下,澎湃著潛艇兵對祖國的熱愛、對家人的深情、對大海的眷戀……

編輯:夏賽賽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2019年聯合國維持和平人員國際日

  • 專題

    “最美退役軍人”風採錄

  • 專題

    走進軍營“00後”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2018網路媒體國防行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