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城建職教打工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軍事

頭條

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他們從這裡飛向戰場(圖)

2020-06-30 08:27:15 來源:解放軍報

他們從這裡飛向戰場

唐廷磊 崔玉坤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王志佳

 

  夏日,熱浪襲人,蔚藍的天空中白雲朵朵,一場激烈的空中對抗訓練“捉對廝殺”到了決戰時刻。

  平時陽光愛笑的陳朗,在戰機裡彷彿換了一個人,眼神中滿是“殺氣”。他和對手已在空中周旋了幾個回合,仍未找到合適的戰機。戰況越是膠著,越不能急躁,好獵手需要足夠的耐心。看著雲層上越發炙熱的太陽,陳朗嘴角微微上揚:“就這麼辦!”

  陳朗突然駕機迎著太陽飛去。一直死咬不放的對手,面對刺眼的陽光瞬間丟失目標。“機會來了!”陳朗駕機迅速反轉繞到對手身後,一記淩厲的絕殺,鎖定勝局!

  去年夏天,陳朗在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順利完成殲擊機中級訓練,被授予中尉軍銜,成為一名空軍三級飛行員。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院校生活的結束。按照新的飛行員培養模式,陳朗和同學們直接在學院轉入到高級和作戰飛機入門訓練……

  轉眼間,又到畢業時。瞄準未來戰場,學員們都在加緊進行最後的淬火,只爭朝夕、不負韶華,練戰術,練意志,力爭練成驍勇善戰的“空中之鷹”……

殲擊機飛行學員的別樣畢業照。宋航天攝

  “別飄!飛行員不等於戰鬥員”

  看著飛行胸標上的“白板”變成數字“3”,接過飛行等級證章的那一刻,學員範曉錚下意識地挺直了胸,心裡美滋滋的。

  “別飄!飛行員不等於戰鬥員!”教官賀石磊一邊為他頒發證書,一邊無情地告誡他,“你們還差得遠呢!”

  首次空戰對抗訓練,遭遇的對手就是教官賀石磊,範曉錚這才明白了他這番話的涵義。

  那次交戰,自知實力不濟的範曉錚搶先進攻,謀求以快制勝。結果,事與願違。由於急於攻擊,他關鍵時刻操縱不到位,戰機稍縱即逝。當他急切想二次實施進攻時,老辣的賀石磊已毫不留情地將他鎖定……

  僅3分鐘,戰鬥便結束了,範曉錚的大腦一片空白。返航歸來,走在路上,他一言不發,拳頭攥得緊緊的:“如果在戰場上,我已經‘光榮’了。”

  堅持實戰實訓,在對抗中不相讓、不留情,專挑“軟肋”打——這是教官們的共識,也是教官們的行動。“冷水”不斷澆到學員頭上,教官們時刻提醒學員們:通往戰鬥員的路走起來步步艱辛。

  這樣的領悟,沒有誰比他們中的一位學員領悟得更加刻骨銘心。由於在空戰訓練中始終無法做出較好的反應和決策,這位學員沒能通過最終的能力考核,只能改飛其他機種。雖然自己無比刻苦,教官也傾盡全力,但“戰場上敵人不會心慈手軟”。

  天空有些灰暗,這位學員下飛機時很傷心。他無比渴望成為一名殲擊機戰鬥員,駕馭戰鷹翱翔於祖國的藍天之上。還有不到半年,就能實現這個奮鬥已久的夢想。如今,他只能帶著遺憾離開。

  在殲擊機戰鬥員成長的道路上,有時就是這樣殘酷。

  幸運的是,學員林璋星闖過來了。“從飛行員到戰鬥員,關鍵是要樹立戰鬥思維。”其實,林璋星的飛行天賦並不突出,但他的戰鬥意志十分頑強,每逢困難都“死磕”到底。

  戰鬥思維從哪兒來?林璋星幾乎把業餘時間都用在了研究空戰理論上:為了掌握基礎知識,飛行手冊被翻得卷了邊兒;為了算準一項理論數據,一口氣用掉幾十張草紙;為了討論戰術原理的實際運用,和教官爭論得面紅耳赤……

  “飛機掛載飛彈後,可用過載有變化,進入空戰的初始載荷應有所調整……”一次訓練後,林璋星被點名分享戰術心得。在剛剛結束的對抗中,他靈活運用學到的空戰理論,在交戰初始階段便獲得優勢,一舉擊敗對手。

  “胸前的鷹標微微有些發燙。”這一刻,林璋星找到了一名空中戰鬥員的感覺。

  “飛行是一項充滿危險的事業,首先你得有信心征服它”

  “推背感十足!”談起第一次坐上“山鷹”教練機的感覺,學員陳鵬記憶猶新,“更強的操縱感、更快的飛行速度,還有平顯、火控雷達……”

  隨後的極限訓練,陳鵬終生難忘。那天,戰機上升到一定高度後,陳鵬深吸一口氣,操縱戰機進入失速狀態,急速下墜!

  1秒、2秒、3秒……陳鵬緊緊握住操縱杆,彷彿掉入黑洞,恐懼不由自主地滋生。“就是現在!”幾秒後,死死盯著狀態參數的陳鵬瞄準時機,迅速實施改出操縱。

  然而,戰機卻發生劇烈抖動。“糟糕!”突髮狀況令陳鵬瞬間冒了冷汗。所幸片刻後,飛機開始平穩爬升,此時高度已經下降了近2000米……

  “飛機抖動是因為你心理負擔過重,改出時間過早,速度沒有達到。”總結時,教官桑苗點到了問題的關鍵。“飛機就像馴服一匹野馬,你越緊張,它越欺負你!”教官告訴陳鵬,只有摸清它的“脾氣”,才能最大限度發揮作戰效能。

  “飛行是一項充滿危險的事業,首先你得有信心征服它。”如何培養飛行員的飛行自信、激發敢於“亮劍”藍天的血性?教官們的方法是:最低限度介入,最大限度放手。

  袁文最初覺得那隻是教官“嚇唬”自己,“真要出錯了,教官能看著不管?”

  沒想到還真是!那次的閉合航線練習,袁文發現三四轉彎速度過小。

  “教官,怎麼辦?”沒有回應。

  “教官?”袁文再次呼叫,聲音中透著幾分焦急。而後艙的教官白曉毅面無表情,放在操縱杆上的手一動不動。

  “沒時間了,再不糾正就危險了!”“絕望”的袁文徹底打消了依賴心理,立即調整戰機,修正航線,最終有驚無險。

  經過不斷磨合,戰機漸漸成為學員們最親密的“夥伴”。那一天,學員趙繼擴將承擔編隊單飛首飛任務。然而,早上突降霧霾,籠罩了整個營區。“按計劃開飛!”仔細研判後,指揮班子定下飛行決心:“新大綱規定了飛行最低起降條件訓練,這正是練兵的好天氣!”

  “可以起飛。”接到指令後,趙繼擴駕馭戰機直衝天際。

  500米、1000米、2000米……趙繼擴駕駛戰機像一把尖刀穿破層層雲霧。“到雲上了!”俯瞰機腹下方的茫茫雲海,趙繼擴心裡豪情湧動:“跨過阻礙便會看到更美的風景!”

  “敢作戰只是戰場‘小白’,懂作戰才是制勝‘王道’”

  “停止動作!”在一次訓練中,學員張曄剛進入戰鬥狀態,便被後艙教官盛偉鑫突然叫停。

  重新進入戰鬥,他再次被叫停。

  “位置關係和進入數據都正常,為什麼叫停?”

  面對一肚子委屈的張曄,盛偉鑫沒留一點情面:“操作明顯超出了飛機負荷,敵人沒消滅,自己先墜毀了!”

  在這裡,“保存自己、消滅敵人”是學習戰鬥的核心理念。“戰術課目比例已接近70%,實戰化訓練成為常態。”盛偉鑫介紹說,“敢作戰只是戰場‘小白’,懂作戰才是制勝王道。”

  同一寢室的學員李占祥和丁中原,終於盼來了緊張刺激的“一對一”自由空戰競賽。

  隨著空戰對抗進入白熱化,漸入佳境的李占祥打出漂亮一仗。戰鬥開始,兩架戰機在高空以巨大的俯角“擦肩而過”,處在低位的對手突然駕機反轉,意圖奪取位置優勢。關鍵時刻,李占祥果斷放棄預先戰術,幾乎在同時“以牙還牙”作出反轉機動,利用角度優勢“一擊即中”!憑藉這次完勝,李占祥一舉躍升到積分榜首。

  相比李占祥,丁中原此番“空戰之路”則頗為坎坷。雖然制訂了詳細的作戰計劃和戰術想定,但實戰中卻接連遇阻。

  “戰場形勢瞬息萬變,抱著僵化套路,做提線木偶贏不了空戰。”不斷反思的丁中原迅速調整作戰思路,在最後一次對抗中上演“逆襲之戰”,最終和李占祥並列奪冠。

  在戰鬥中學習戰鬥,讓空戰對抗難度不斷升級。

  學習室裡,學員羅洋和劉知遠正在進行著緊張的戰術協同。明天,他們將搭檔進行“二對一”對抗訓練。“交戰時對‘敵’機要施加足夠壓力,削弱對方機動能力……”經過反覆探討,兩人最終確定作戰方案,明確了分工。“從一對一到二對一,從單打獨鬥到作戰單元,態勢複雜程度成倍增加,對我們的戰術理解運用和應對能力將是極大的考驗。”羅洋說。

  隨著無線電中一聲令下,空戰打響。羅洋按計劃與“敵機”正面交鋒,劉知遠作為支援在外圍弧線飛行,獵鷹般盯著數公裡外的“敵機”。

  激戰中,交戰空域能見度突然變差,劉知遠丟失了“敵機”。“航向300度……”得到羅洋的通報後,劉知遠很快重新捕捉目標。“有機會了,我攻擊。”默契的配合讓劉知遠獲得絕佳位置。他猛地推動油門至全加力,實施最大旋速急轉,足足6個G的載荷將他的身體狠狠摁在椅背上。

  “再見!”截獲“敵機”的劉知遠最後不忘對“敵人”幽上一默,果斷按下發射按鈕!

  “好樣的!”走下戰機的兩人興奮擊掌。如今,畢業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羽翼漸豐的“雛鷹”們已經做好了飛向戰場的準備。

編輯:王妍
 
 
 
 

圖片

 

圖片

 
 

專題

  • 專題

    2019年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 專題

    領航強軍新時代

  • 專題

    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