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軍事

軍情

從油料保障模式變化感受練兵備戰節奏(圖)

2018-07-12 07:48:14 解放軍報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贏現代戰爭,“糧草”保障應隨著“兵馬”而變。隨著部隊編製體制調整,大量新裝備陸續列裝,油料成為“鐵馬”最重要的“糧草”。

  油料是現代戰爭的“血液”。油料保障充足,“鐵馬”才能動若風發,馳騁沙場。戰場油料保障要瞄準實戰需求,建立起與現代戰場相匹配的保障模式,讓戰爭“血液”以最高效的方式注入基層練兵備戰的“毛細血管”,為作戰單元開足馬力衝鋒注入強大動力。筆者深入演兵場,從“戰場血液”的脈動裡感受練兵備戰的鏗鏘節奏。

  用油單的“新表情”

  ■王文銀 趙 坤 王立軍

  盛夏,第79集團軍某旅訓練場,官兵們圍繞橋樑架設、火炮操瞄等專業課目展開實裝訓練,個個動力十足。

  “以往,一個人練大家圍著看;如今油管夠,人人動手,哪裡不行練哪裡!”現場負責油料保障的下士袁勇飛告訴筆者,現在官兵都鉚足了勁練打仗本領。

  用油量的變化,可以從各類用油單的“新表情”裡看出不少端倪。袁勇飛拿出兩張不同時期的加油通知單向筆者介紹說,現在每次加油,保障種類較以往明顯增多,一張紙上密密麻麻羅列了多種油料和供應保障的物品,有時一忙活,用油單就成了“花臉通知單”。

  翻看該旅前兩個季度各單位的油料指標申請表,筆者發現,與往年同期相比,用油量明顯增加。

  “5年前,剛擔任油料保管員時,定期來加油的車輛都是些‘老面孔’,連車牌號我都能背下來。”加油站油料員、四級軍士長王越迪告訴筆者。如今,隨著實戰化訓練不斷深入,各單位用油需求越來越大,裝備種類也越來越多,定期、定時加油的做法成為“老皇曆”。現在每次車輛裝備加油,不但型號增多了,加油時間也不固定,基本上是隨到隨加。加油保障還實現常態“上門服務”,確保實裝操作、遠程機動等課目順利進行。

  加油通知單、油料指標申請表、油料增撥審批表……該旅運輸投送科助理員崔振華習慣稱它們為“用油單”。他說:“一張張用油單的新變化,折射的是部隊練兵備戰的新熱度。”

  筆者來到工兵連訓練場,官兵們正在開展橋樑架設作業。現場指揮的連長於繼峰介紹說,為了“照顧”好這個“龐然大物”,他們在普通油料指標申請表後面專門增加了一張附表,用來登記所需附油的種類及數量,所以這張表要比普通表格的“個頭”大一些。據了解,這種型號的橋車一跨橋身就是十五六米,數十噸的重型裝備可從橋身通過。但是它“胃口”也大,所需的各類油料就有近十種。

  “液力傳動油、抗磨液壓油、轉向助力油等,隨時準備好,隨到隨加。”指著油材品附表,王越迪告訴筆者,以往這些附油通常在換季保養時才會集中保障,平時只要做好“主要血型”的供應即可。現在隨著實戰化訓練不斷深入,各型裝備都被拉上演兵場經受實戰檢驗,對裝備附油的精確保障提出了更高要求。確保“稀有血型”在戰場暢流無阻,已成為官兵們提高油料保障效能的重點課題之一。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單”不同。部隊練兵備戰的熱度牽動著用油單“表情”的變化,也推動該旅油料保障模式和手段不斷改進升級。透過用油單這扇窗口的新變化,筆者看到了部隊練兵備戰熱度的持續升溫。

  觸摸“戰場血液”的“備戰脈動”

  ——從第79集團軍某旅油料保障模式變化看實戰化訓練深入推進

  靠前保障:從“進站自取”到“即時配送”

  “黃河,我是長江!前方道路施工,行軍車隊迂迴至2號公路!”去年9月,該旅組織機動演練,指揮中心傳來的改道命令讓駕駛員唐赫一路“提心弔膽”。

  唐赫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駕駛員,此次演練的路線他非常熟悉。行車前,他估摸著半箱油怎麼也夠了,圖省事就沒有按規定給油箱加滿油。可這臨機一改道,比原定路線遠了不少,唐赫心裡一下就沒了底。眼瞅著油表指針即將歸零,他不得不停車加油……

  演練複盤,“馬失前蹄”既有唐赫按慣性思維、考慮不周的原因,更折射出油料保障模式和實戰化訓練需求的脫節。

  王福鵬是該旅三營的一名車場值班員。前些年,他每月月底都要為兩件事忙得不可開交:一是向原旅運輸科申請用車,二是向原旅油料科請領油料,因為月底是該營運輸車到油庫加油的重要日子。

  翻開王福鵬記錄得密密麻麻的請車和請油登記簿,筆者發現,該旅各個營區和油庫之間最遠的有近30公裡路程,一來一回僅在路上消耗的油料就不少。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防空營營長李玉海解釋說,以往部隊的駕駛員訓練,理論學習和類比訓練多,實車駕駛訓練的時間相對較少。再加上配發的群車加油裝備不夠,因此到油庫“進站自取”,能實現一舉兩得:既能通過這種加油方式來培養訓練駕駛員,又避免了油料保障力量薄弱帶來的尷尬。

  隨著新裝備不斷列裝和部隊實戰化訓練強度的加大,一線部隊用油需求更加多元,“一次加油,一月無憂”的狀態一去不複返。今年,該旅新組建的運輸投送科會根據各單位的訓練進度評估用油需求,派運油車到各單位巡迴加油,常態化補充油料。

  從“車找油”到“油找車”,這一保障新變化讓王福鵬和戰友們不用再周折去油庫加油,有了更多時間來訓練自己的專業。

  “行軍梯隊部分戰車燃油即將耗盡,迅速前出實施油料補給!”前不久的一天夜裡,該旅某營進行夜間遠程機動訓練。接到命令,油料保障分隊滿載油料趕赴指定補給地域。操作手奔向各自戰位,開啟各功能模組的艙門,機械操作手迅速開啟閥門,油料瞬間充滿一條條主油管。“戰場輸血”緊急展開,戰車很快“滿血複活”,呼嘯著奔赴前方戰場。

  “手中有油才能打仗不慌!”該旅旅長王海東介紹說,近年來,隨著實戰化訓練不斷深入,臨機拉動等演練均由短途運行改為長途機動,用油需求快速增長。為此,該旅主動作為,探索實施油料“即時配送”靠前保障模式,讓這一問題迎刃而解。

  

  該旅開展油料保障訓練。趙佳慶、袁永飛攝

  精準保障:從“撒胡椒面”到“什錦拼盤”

  鏡頭回到今年一月上旬。遼東腹地大雪紛飛,冬訓演練場上該旅進行對抗性演練。數回合交鋒後,紅藍雙方進入相持階段,戰場呈現膠著態勢。

  “部隊燃油耗盡,迅速實施油料補給!”接到紅方增援力量的調撥請求後,保障部戰勤參謀房大為輕點滑鼠,旅油料保障單元庫存資訊以及配置位置躍然於熒屏,各種油品標準參數一目瞭然。

  “油料組派3台油罐車至××地域!”隨著鍵盤敲擊,一道油料保障指令傳至保障小組。只見身披偽裝篷布、隱身於紅方攻擊群隊側翼的油料運輸車隊,調頭向增援力量方向駛去。油料很快補充完畢,紅方增援力量迂迴至藍方背後,與正面進攻部隊協同,對藍方形成夾擊之勢。

  演練複盤,紅方指揮員、營長孫宏所直言:“這次勝利的取得,精準的油料保障功不可沒!”

  筆者了解到,新年度開訓以來,該旅嚴格落實上級有關訓練指示精神,實戰化訓練不斷深入。他們變過去的油料供給保障為對接保障,讓油料保障精準對接“兵馬”之需。他們通過單件裝備考核油料使用情況、逐裝計算油料消耗數量的方式,精準測算每個戰術環節的油料消耗進度等情況,讓油料保障從“經驗型”向“精確型”轉變。

  “相比主油,附油的調撥保障更要下一番細功夫!”複盤會上,該旅運輸投送科科長王文銀的發言讓負責保障的楊助理漲紅了臉。

  演練中,一台多功能工程作業車在作業時突然出現故障,經查是液壓油不足引起。負責保障的楊助理驅車趕往前線“送油”,卻發現所送的液壓油不是該作業車所需的型號。

  “實戰化訓練對油料保障專業提出了更高要求,‘血型’不對哪能‘輸血’?以前‘撒胡椒面’式的保障模式行不通了!”楊助理深有感觸地說。

  “現在部隊拉動不再是練‘鐵腳板’那麼簡單了。我們旅年初冬訓,為檢驗嚴寒條件下部隊遂行作戰任務能力,超過90%的裝備都要經受‘寒將軍’檢驗。不同類型的裝備所需的主附油數量不一、類型各異,這給部隊油料保障帶來了挑戰。”楊助理說,現在的“糧草官”如果不能主動適應戰場變化,鑽研新知識、錘鍊新技能,那今天的“油”就可能加不進明天的“戰車”。

  打一仗,進一步。該旅著眼戰場需求,培養資訊化戰場“糧草官”的腳步正逐漸加快。走進該旅油庫,筆者看到,一場油料保障比武考核正在進行。官兵同台競技,真比實操,無照明油品識別、野戰油庫開設、油料裝備搶修等課目作業先後上演……翻開該油庫的訓練計劃,筆者看到訓練已常態化引入實油實裝操作,雨天油料收發訓練也被列入必訓內容。針對部隊夜訓增多的實際,提高微光條件下部隊加油效率的課題也隨之展開。

  軍民融合保障:從“自帶乾糧”到“吃百家飯”

  “守著油庫卻加不上油!”

  這是幾年前該旅遭遇的尷尬。

  那次,該旅機動近千公裡到某演兵場參加上級組織的系列實兵對抗演習。先遣車隊從駐地營區出發,中途想到某部加油站補充油料,卻“碰了壁”——想要跨單位加油,必須要有相應的調撥單。

  當時規定,部隊遠程機動油料保障通常由用油單位提前提出申請,經過逐級報批,最後由上級統一協調籌劃油料指標和供應關係。

  程序流轉跟不上車輪的速度,導致加油點就在眼前卻解不了“渴”。這一問題曾困擾了該旅保障部助理閆學智好長時間。隨著部隊調整改革推進,聯勤保障中心成立,該旅與駐地多家油庫建立了聯動保障機制,實行油料保障一體化。

  閆助理拿出一張加油卡介紹說,現在這樣的卡每台車都配備,以前它只能在指定的加油點進行加油,隨著保障改革的推進,加油卡將會“升級”,部隊只需提前在上級油料部門備案,駕駛員在體制內的油庫都可以通用,甚至在緊急情況下通過許可權控制可到地方加油站加油,確保裝備車輛機動到哪裡保障都能夠順暢。

  “遠程機動就應該‘吃百家飯’。”上士李鐵峰說,這幾年部隊遠程機動演訓任務越來越多,油料保障單靠部隊“自帶乾糧”只能是“杯水車薪”,如果不甩掉“罈罈罐罐”,在演訓中和其他軍兵種協同起來非常難。

  今年的一場演練,該旅部隊遠程投送速度已創造“曆史最快”,卻依然比藍方晚到一步,在對抗中處在劣勢。

  為什麼呢?原因還是在於油料保障效率上。為此,他們及時改進保障方法,採取“軍地聯合、定點輻射”的油料保障模式,將旅本級的油料保障分隊和沿線的地方加油站全部納入保障體系通盤考慮,按戰鬥節點預置,減少部隊遠程機動中的油料補充時間,提升部隊機動速度。

  今年以來,該旅主動和聯勤保障中心進行對接,針對遠程機動中用油量大,油料保障要求運輸快、加註快等實際,部隊和油料倉庫共同革新探索出新型油料器材——攜帶型電動抽油泵,方便部隊在長途機動過程中進行快速倒油;針對加油過程中速度過快引起油箱氣壓升高,導致油經常鼓沫以致加不滿的難題,研製出減壓器;他們還定期派人員到部隊開展油料裝備巡修……

  現代戰爭,“糧草”保障隨著“兵馬”而變,但後勤保障先行先備的思想理念沒有變,後勤保障與作戰需求相適應的原理沒有變。透過該旅油箱裡的變化,筆者感受到部隊實戰化訓練深入推進的鏗鏘步伐。

  演訓“五湖四海” 暢加“八方來油”

  ■第80集團軍某合成旅四級軍士長 潘 飛

  2006年新兵下連後,我擔任了油料保管員,3年後轉崗,擔任運加油車駕駛員。之後,我始終沒離開過這個崗位,算是單位的“老油料”了。

  12年來,我身邊的變化可真不少。剛開運加油車那會兒,這個崗位沒有正式編製,我就像運加油車崗位的“臨時工”,常被派遣“客串”駕駛其他車輛執行任務。

  2017年編製體制調整後,我的崗位有了全新的稱呼——運加油車駕駛員兼司泵員。

  改變的不僅是稱呼。很快,集團軍運輸投送處指導各部隊按照新編製、新部署、新任務,建立起多級聯訓、技能和勤務相容合訓的一體聯動訓練機制。除駕駛專業外,我還要完成司泵員專業的相關訓練考核,最終達到“熟悉運加油車技戰術性能和開設、撤收與轉移程序,掌握加油作業程序和注意事項”的標準。

  回想以前開運加油車的日子,也有過尷尬的經曆。2009年冬,我駕駛運加油車保障部隊轉場。出發沒多久,心中的興奮就被緊張所代替。車隊碾冰軋雪,沿山路蜿蜒行進,老式運加油車越野性能差,時不時就鬧點“小脾氣”,讓我緊張得手心出汗。

  車隊到達調整點後,我馬不停蹄給戰友們的車輛加油。因為只有兩把加油槍,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調整一次運加油車以便對接。加完油,我和油料保管員一起手動轉加油卷盤,控油、收油管……等到全部撤收到位,車隊已經重新出發。我趕緊跳上車追,可沒走多遠車就陷進泥裡。沒辦法,只能向車隊搬救兵。

  趕回來救援的戰友們深一腳淺一腳地協力推車,有人小聲嘀咕:“這哪裡是加油車,明明是‘拖油瓶’!”我心裡很不是滋味,“真打起仗來,甭說保障別人了,能不能顧好自己都難說。”

  從那至今,我的“搭檔”換了5任。現在的運加油車運載量翻了一番,加油效率是原來的3倍多,撤收更是由手動變為機械,越野性能也有了質的提升。

  去年,我們旅晝夜機動至某訓練基地。我一路伴隨保障,隨叫隨到、快加快收,被戰友們親切地稱為“外賣小哥”。

  這幾年,隨著跨區演訓任務的增多,我駕“搭檔”到過高寒荒漠,油罐裡滿載著寒區油料;上過鐵路平板,隨鐵軌穿林海、過雪原;到過沿海灘涂,登上了海軍的登陸艦……

  在演訓任務中,我和“搭檔”由最初的游離於情況之外,到如今成為了對手重點打擊的目標。

  實戰化訓練的步伐越來越快。去年集團軍組織駕駛員集訓,將戰地駕駛、車輛自救互救等6個課目納為重點訓練課目。野外駐訓以來,我和戰友們除了要完成較以往更多的油料保障任務,還要依託野外條件強化複雜道路駕駛、夜間駕駛等作戰保障技能。握方向盤的手繭子越磨越多,我的底氣也越練越足。

  2016年,我們旅晝夜機動,與友鄰單位在科爾沁草原深處展開攻防對抗。我驚喜地發現,不必再捨近求遠輾轉幾百公裡拉油了。只需簡單的手續,就能跨集團軍到就近倉庫補油。去年以來,我們部隊實現了通過“軍油工程系統”網上請領油料,手續進一步簡化,效率也成倍提升。

  踏遍“五湖四海”,喜迎“八方來油”。隨著聯合訓練步伐的加快,聯戰聯訓聯保體制機制不斷完善,我還多次到駐地某空軍倉庫拉油,戰車“喝上”空軍油也早已是平常事。

  (劉慶賀、常皓博、顏士棟整理)

編輯:徐林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2018年徵兵工作進入倒計時-中工網

  • 專題

    也門首都再遭沙特空襲 房屋倒塌現場一片狼藉

  • 專題

    立陶宛:北約士兵波羅的海舉行兩棲登陸演習

  • 專題

    俄羅斯士兵參加偵察兵大賽 奮力拚搏挑戰全能

  • 專題

    雲南武警開展軍事訓練尖子比武 首日上演“槍王”對決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