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軍情

下連隊“蹲苗”,這個楊排長越蹲越感到有滋味(組圖)

2019-04-15 09:16:15 解放軍報

  楊文超拽緊繩索奮力攀登阻絕牆,一寸一寸向上挪動(上圖)。人生如同攀登,不因旅途艱難而畏懼,不因旅途疲憊而放棄。當登頂的那一刻,你會一覽別樣的風景。李源耕 攝

  作為培養幹部的有效途徑,新畢業的學員都要下連隊“蹲苗”當排長。但並不是所有的排長都能領悟到“蹲下去”的真諦,有的排長難免糾結迷茫。本期特邀老排長楊文超同新排長們交交心——

  從楊排長“蹲苗”,看自己長啥樣

  ■黃志偉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賴文湧

  蹲下去怕起不來

  “到基層去,到邊防去,到一線作戰部隊去!”幾年前,楊文超軍校畢業,滿懷激情地來到第73集團軍某旅發射連。

  然而剛任職排長不久,楊文超看到的、聽到的關於“蹲苗”的那些事兒,卻讓他心裡打起鼓來。

  與楊文超在同一個營任職的李排長,在基層一“蹲”就是四年,剛畢業時連主官都叫他“小李”,如今卻習慣喊他“老李”。任職四年沒挪窩,現在的“老李”很鬱悶。

  通過與分配到其他單位的軍校同學交流,楊文超了解到,陸軍中像李排長這樣,畢業“蹲苗”三五年還是排長再正常不過了,副連職一幹七八年也不鮮見,有的排長甚至已經30多歲了。

  “乾著乾著沒了激情”“蹲著蹲著習以為常”……甚至還有人蹲到最後不願意起來,熬年頭、等轉業。

  “軍校畢業的幹部年紀輕輕,蹲蹲苗也沒啥。”入伍第八年作為優秀士兵提乾的單排長感慨道,“我本來年齡就偏大,這一蹲都30多了,後勁兒不足,基本就等著脫軍裝。”

  排長們能夠理解,這是軍隊體制編製調整改革不可避免的陣痛:改革大背景下,軍隊員額裁減30萬,其中陸軍佔大頭,旅裡幹部編製大大壓縮,“蹲苗”排長多、副連職崗位少的矛盾較為突出。

  楊文超清楚眼下“僧多粥少”的矛盾,他更想知道,基層的優勢是什麼?尤其是作為一名排長的優勢。

  接到畢業分配命令後,楊文超就在網上搜索相關資訊,網頁跳出的前幾條,都是關於“博士排長”倪志軍的新聞。

  這個提前一年以全優成績畢業的博士,來到單位從一名普通戰士幹起,之後又在班長、排長、副連長等8個基層崗位曆練。倪志軍調整心態,踏實“蹲苗”,虛心學習,補齊短板,崗崗幹得精彩。倪排長後來成長為某新型飛彈營的首任營長,帶領官兵很快練就發發命中的絕技,如今已升任該旅副參謀長。

  眼見為實,排長在“蹲苗”期,有蹲不下去的,但也有相當一部分排長蹲得很成功。

  後勤專業畢業的張亞賓,陰差陽錯被分配到飛彈營當排長,但這個“門外漢”不認慫,“蹲苗”兩年就以“新操作手”的身份參加實彈射擊,連續三個季度被評為“神劍之星”,得到集團軍領導高度評價。

  優秀士兵提乾的“老排長”吳德廣口頭禪是“看我的,跟我上”,野外駐訓安營紮寨總是挖第一鍬、揮第一鎬,重大演習期間運用熟練掌握的幾種通信手段,帶領全排圓滿完成指揮所通信保障任務,被該旅評為“十佳強軍精武精英”……

  對照這些標杆,楊文超心裡更不平靜了。堂堂博士畢業都心甘情願下基層摔打曆練,老老實實蹲下去從排長幹起,自己又有什麼理由瞻前顧後、畏首畏尾呢?他暗暗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踢好“頭三腳”,給大家留個好印象,半年後借調機關幫忙,第2年在機關落編,第3年幹個連主官……

  當蹲下去的時候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楊文超沒想到,“頭三腳”還沒踢出去,自己卻先“崴了腳”。

  那周,楊排長第一次擔任連值班員。周一早上組織隊列訓練,雖然前一天晚上他就將流程在腦中預演了好幾遍,早起又練了一遍,但真正站在全連官兵面前,看著百十雙眼睛盯著自己,楊文超愣是忘詞了……

  “一班長,隊列訓練由你組織。”連長見狀趕緊叫一班班長卿滔救場,楊文超紅著臉快步回到隊列中去,彷彿當頭挨了一棒。

  早上的隊列訓練僅僅是個引子,集合時查不清人數、開飯前不會指揮唱歌、晚點名時講評講不到點上……楊文超值班第一天就鬧出不少笑話,心裡七上八下。

  “你的能力素質距離一名合格的排長還差得遠啊!好好總結總結吧!”當天晚上,楊文超從連長房間出來,雖然挨了批評,但心裡暢快多了。漫長的一天終於結束,不知是因為天氣太熱還是神經緊繃,楊文超身上的迷彩服一整天就沒幹過。

  作為排裡的老班長,卿滔一開始是看不上楊排長的:體能不行、書生氣重。五公裡跑得還沒新兵快,最後差點“吊車尾”;單、雙杠一練習勉強還能做幾個,但二練習開始就“熄火”;飛彈專業理論講得頭頭是道,真到訓練場操作起裝備來卻“玩不轉”;休息時間一個人悶著頭擺弄手機,和大家玩不到一塊兒……

  不知怎麼與戰士談心交心也是楊排長的一大短板。一名戰士因為失戀,睡不好覺、吃不下飯,楊文超發現後,主動上前談心勸解,兩人“尬聊”了半天,戰士卻依舊愁眉苦臉,楊排長最終只能找指導員求救。

  訓練、生活上遇到的很多困難問題,大家發現找楊排長解決不了,都習慣越過楊排長直接找連主官請示。楊文超被“晾”在了一邊。

  儘管被“架空”,心裡很彆扭,但楊文超真真切切感受到,當好一名排長不容易、不簡單。

1 2 3 共3頁

編輯:傅仁譽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春暖花開”策劃|軍事40年:國防和軍隊建設偉大成就

  • 專題

    2018網路媒體國防行

  • 專題

    我與軍隊的不解之緣-中工網

  • 專題

    本網策劃:“我”和軍隊的不解之緣

  • 專題

    2018年徵兵工作進入倒計時-中工網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