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軍事

軍旅

掃雷官兵:探雷針與地雷的距離就是生與死的距離

2018-06-13 09:58:06 解放軍報

  2017年11月27日上午,廣西憑祥,隨著南部戰區陸軍參謀長韓鵬少將一聲令下,爆炸聲頓時響徹雲霄,山林中硝煙滾滾。 這“轟隆隆”的爆炸聲,標誌著中越邊境廣西段新一輪大規模掃雷行動正式啟動。

  鏖戰“死亡地帶”

  ■孫進軍

  “3、2、1,起爆!”2017年11月27日上午,廣西憑祥,隨著南部戰區陸軍參謀長韓鵬少將一聲令下,爆炸聲頓時響徹雲霄,山林中硝煙滾滾。 這“轟隆隆”的爆炸聲,標誌著中越邊境廣西段新一輪大規模掃雷行動正式啟動。

  啟動儀式上,並排坐著的鄒銳和程昭善表情凝重。兩人分別是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的旅長和政委。他倆心裡明白,廣西邊境這8個縣市區17個邊境鄉鎮的53處雷場,是曆次大掃雷後剩下的最難啃的“硬骨頭”,對於東西兩線近百名年輕的掃雷隊員來說,不能不說是一次殘酷的考驗。

  一

  王京遞交轉業報告第三天,就聽說旅裡要重組掃雷隊,參加廣西邊境最後一輪大掃雷。這讓他又興奮,又迷茫。

  興奮的是:機會來了。他大學學的是地雷爆破與破障工程專業。畢業多年,從排長幹到連長,還從未進雷區參加過“實戰”。這次,機會終於來了。

  迷茫的是:還有不到一個月,他就要回西安辦婚禮了。與相戀3年的女友領證都一年了,因邊防執勤任務重,他不得不3次推遲婚期。這幾年,正好趕上軍隊調整改革,旅裡轉業名額多,他便盤算著轉業回家。一來好好補償愛人,二來好好陪伴父母。這一次,婚禮日子都定好了,請柬也發出去了,可不能再放愛人的“鴿子”了。但若參加掃雷,時間會不會有衝突?

  思來想去,他還是給愛人發去了資訊,情真意切地講明了自己的想法。第二天一早,他就找到旅政委程昭善說:“政委,我想推遲轉業,參加掃雷。待掃雷結束,我再走!”“這次掃雷行動,從全旅抽90個人,報名的很多。你回去等消息吧!”臨走時,王京還專門去幹部科要走了他的轉業報告。一周后,王京被任命為東線掃雷隊隊長,帶領40多人擔負廣西東興市、防城區、寧明縣、憑祥市4個縣區市遺留雷場的掃雷任務。

  王京心裡清楚,雷場勘察是每個雷區排雷作業的開始,也是最危險的環節之一。他總是走在最前面,當“開路先鋒”。哪裡危險,哪裡就有王京的身影。一天,在019號雷場實施連續爆破時,原本鋪設連接了37節炸藥。但在聽到第13響時,爆炸聲戛然而止。王京立刻意識到:出現斷爆了!他頓時感覺頭髮都立了起來,這可是極少出現的情況。此時前去檢查線路,隨時會有意外發生。

  “給我防爆服,我去看看!”15分鐘後,他帶上爆破組班長王華寶前往爆破區排險。20分鐘後,汗流浹背的兩個人回來了。經查,因一枚雷管失效導致斷爆。在王華寶配合下,王京小心翼翼地取下舊雷管,換上新雷管。隨著一聲令下,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再次響徹山間。如釋重負的王京說:“我感覺這是世界上最悅耳的聲音!”官兵們說:“王隊在,我們心裡很踏實!”

  掃雷任務還是與婚禮衝突了,王京不得不說服家人,推遲了婚期。直到2018年2月趕上掃雷隊大休整,他才脫下防爆服,換上西裝,匆匆從雷場趕往車站,踏上回鄉完婚的列車。他懷揣一塊親自排出的彈片,想作為新婚禮物送給新娘。臨走前,他還對戰友們說:“這枚彈片,就是我們婚姻的見證。我相信,你們的嫂子,一定會理解和支援我的。”

  二

  南疆雷陣,蜿蜒在漫長的中越邊境線上。

  走在山林間,刻有“雷區”、畫有骷髏的石碑隨處可見。邢志明第一次登上法卡山那年,才19歲。望著戰爭留下的一處處創傷,他彷彿置身於那場慘烈的戰鬥。他心想:我什麼時候能參與大掃雷,祛除祖國母親肌體上的這塊“頑疾”,還邊民一片安寧的淨土。

  2年後,他如願以償進了掃雷隊,之後便天天與地雷打交道,一幹就是16年。戰友們跟他開玩笑,都叫他“雷人”。這一次,已是三級軍士長的他毛遂自薦,當了東線掃雷隊搜排班班長。頭戴3公斤重的搜爆頭盔,身著14公斤重的搜爆服,腳穿鞋底厚達18厘米的排雷鞋,肩扛3.7公斤重的探雷器,這是搜排隊員的標準配置。

  與地雷“處”久了,邢志明摸清了各種雷的“脾氣”,還總結出當年佈雷的一些基本規律。每次搜排出第一枚雷後,他便能根據地形初步判斷出布設方式是“△”形、還是“N”字形。按照他的提示搜排,精準、高效且徹底。他因此得名“邢大膽兒”。

  “探雷,必須膽大心細!探雷針與地雷的距離,就是生與死的距離。有人說我們是在刀尖上跳‘芭蕾’,也有人說我們在與死神握手。但我覺得,探雷針一針針探遍雷場,更像在大地上繡一幅十字繡。一個細節被忽略,輕則傷殘,重則‘光榮’。”邢志明深有感觸地說。

  022號雷場,山高林密、怪石嶙峋,蚊蠅肆虐、毒蛇橫行。周邊鋪設的地雷,分布密集、種類繁多,有壓發、絆發、定向、詭雷等十餘種。近似垂直的峭壁上,邢志明帶領搜排組的戰友們,穿上搜爆服,手持控雷器,腰系安全繩,“蜘蛛人”般四處“遊盪”,細心搜排。伴隨著探雷器“滴滴滴”的刺耳報警聲,他們反覆掃描確認,再抽出探雷針,向土裡輕輕捅紮,仔細探測地雷的位置、大小、類型,然後插上小紅旗標識……就在那片雷場,他們共排出各種地雷52枚。

  有一次,在026號雷場,搜排組戰士董柏宏用探雷器探出一枚地雷。他用探雷針插入深土探測,卻怎麼也測不出地雷的形狀和深度,急得冒出滿身汗。邢志明得知情況,馬上趕來,趴在地上,用探雷針小心刺探,他預感到這是一枚“怪”雷。豔陽炙烤下,汗水似蚯蚓蠕動般,從他的額頭爬入雙眼、滑過臉龐,滴落進潮濕的土壤裡。邢志明不敢眨眼,更不敢擦拭,猶如微雕一件工藝品般地小心翼翼。旁邊的助手,大氣都不敢喘,氣氛十分凝重。

  20分鐘後,這枚“怪”雷被排了出來,它鏽跡斑斑酷似拉杆箱的輪子。邢志明放在手心,反覆端詳,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雷,感覺很陌生。這雷叫啥名、哪國造、殺傷力多大?大家一無所知。指揮長黃泰峰現場拍了張照片,發給西安邊海防學院一位工兵專業的教授。幾分鐘後,此雷相關連結發來:M-44防步兵地雷,體積小,殺傷力大……在場的人,頓感一陣後怕。

  三

  裴建明第一次走進卡鳳村時,他哭了。

  村口,幾個村民圍在一起閑聊,他們中有的斷了腿,有的沒有了腳,有的失去了雙眼。一個中年男人靠著土牆,拄著拐杖,看上去一臉滄桑,渾濁的眼神顯得有些獃滯,右腿空空的褲管隨風飄蕩。

  這是“雷魔”給邊民留下的血淚印記,裴建明的心頓時像針紮一樣刺痛。得知他是掃雷隊的指揮長,這個男人淚流滿面地說:“謝謝你們啦,你們都是大英雄啊。我們全村人,都被這鬼東西給炸怕了呀!”

  卡鳳村,是當地有名的“寡婦村”。那一年,10個村民在山上剛乾完農活,準備圍坐在一起吃飯。有個人不慎誤入旁邊的雷區,踩上連環雷。只聽“轟轟轟”幾聲巨響,這群年輕力壯的男人瞬間倒在血泊中。當村民聞訊趕來時,發現10個人只剩下9條腿。短短几年裡,百來口人的小山村,竟有33個男人命喪雷場。後來經過兩輪大規模掃雷,邊貿大門逐漸開啟。但附近山區地形地域複雜,雷患依然未除。

  裴建明深知:徹底,永久,這4個字是本輪大掃雷的主旨。這群新時代的掃雷隊員,個個心中有著堅定的信念:決不遺留一枚地雷在這片土地上,當好南疆雷患的“終結者”,徹底消除中越邊境的雷爆雷患。

  為提升掃雷效率和質量,避免對當地百姓的建築造成損失,他們將高科技運用到掃雷作業中。爆破作業,以前採用捆綁直列裝藥的方式,效率低,破壞性大。現在採用掃雷爆破筒,採取連續爆破方式,作業過程快捷、高效,破壞性小。在偵察爆破效果時,還首次使用了無人機。掃雷使用的GTL511型新式探雷器,探測深度為50厘米,連深土裡一根小鐵絲,都甭想逃過它的“眼睛”。

  在廣西靖西市嶽圩鎮下勇村附近的一座高山上,裴建明帶領西線掃雷隊官兵,持續奮戰了15天,一直排到半山腰,按地雷分布資料顯示已經完成任務。撤離的前一天,他透過望遠鏡,反覆端詳山體、觀察地形,總感覺有點不放心。他最終決定:再向山上延伸10米!3天后,他們在峭壁的山澗裡,又排出2枚地雷。

  “每到一處,掃雷部隊前腳剛走,邊民就會立刻播下種子。所以說,我們責任重大、馬虎不得啊!”裴建明常常囑咐官兵。雷場有句特別浪漫的流行語,他常掛嘴邊:牽起你的小手,趟過這片我們剛剛親吻過的土地。

  049號雷場移交那天,下勇村來了50多名村民。眼看官兵們又要手牽手趟雷區,村支書孫成歡攔在隊伍前面,拉住裴建明的手,說啥也不讓趟。他眼含熱淚懇求道:“別趟了,別趟了,我們相信你們!你們這些戰士,都像我兒子一般大呀,我們哪忍心啊!”“鄉親們,我們掃過的雷區,連自己都不敢走,又怎敢讓你們進去播種?這是慣例,不以這種方式走一遍,就意味著我們的任務沒完成!”

  “身穿掃雷的戎裝,奔赴昔日的戰場,那裡的膠林急待收割,那裡的山野渴望開荒,那裡的公路焦盼通暢,那裡的集市呼喚通商。趟過艱險的雷區,留下安全的地方,在那裡我們出生入死,在那裡我們英勇頑強,在那裡我們經受考驗,在那裡我們百鍊成鋼……”隊員們高唱著《掃雷隊員之歌》,手拉手趟過雷區。村民們禁不住熱淚盈眶。掌聲、歡呼聲、哭泣聲交織在一起……

編輯:徐林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也門首都再遭沙特空襲 房屋倒塌現場一片狼藉

  • 專題

    立陶宛:北約士兵波羅的海舉行兩棲登陸演習

  • 專題

    俄羅斯士兵參加偵察兵大賽 奮力拚搏挑戰全能

  • 專題

    雲南武警開展軍事訓練尖子比武 首日上演“槍王”對決

  • 專題

    美土支援確保敘利亞曼比季安全的合作路線圖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